這一定是她剛才動來動去時,一時失去平衡而向着噴水池掉下去。
 
撲通!!
 
一下響亮的落水聲傳到耳邊,露露整個人坐落在噴水池裡,她的黑色洋裝都濕透了。
 
現在是冬季,氣溫比較低,濕透了的露露這樣下去很可能會病倒的。
 
我一臉「這下糟糕了」的表情,並立即反應過來。
 


自己也踏走進了噴水池之內,水池冷冰冰的水讓我的雙足感到非常冷。
 
下一刻,我扶起了露露,然後把自己的外套脫下來,並披在她的身上。
 
由失足掉到噴水池至到被我扶起並披上了我的外套,只不過是不出幾秒的時間,露露一時間都反應不過來。
 
還未反應過來的露露,現在只是一臉呆滯,像是在說「發生甚麼事」了的一樣。
 
我沒有理會她反應過來還是未反應過來,我下一秒就一個公主抱把她抱起。
 


「哇嗚?」
 
就這樣被我抱起來的露露,嚇得發出了吃驚極了的聲音。
 
「新…新陳哥?」
 
「沒問題的,我會找到能讓妳乾身的地方。」
 
現在的露露真是全身濕透了,她的裙子還濕得滴下了水珠。
 


我剛才披在她身上的外套,現在也因為濕水了的關係而出現了深色的地方。
 
我用力把露露緊抱在自己的身子前,讓雙手和胸口把溫暖傳到露露的身上去,希望能讓她暖和起來。
 
接着就立即邁步離開噴水池,向着一個可以讓露露得到乾身的地方走去。
 
但這個地方那裡呢?我腦子中頓時沒有這個問題的答案。
 
然而,在這個時候我看到答案了。
 
一個正在派傳單的人,正以呆若木雞表情看着剛從噴水池中公主抱起了女孩並走出來了我。
 
他可能覺得我是有那條筋不對勁,以為有個神經病人出現,所以呆了的望着我,連他手中的傳單也忘記了派。
 
我最初是不知道他派的是甚麼傳單,但當我看到他身後的一個易拉架廣告牌後,我就知道了。


 
「麻煩你給我一張傳單!」
 
「呃…是…好的。」
 
他把手裡派的傳單交給了我,而那張傳單的內容是在推廣一間小型酒店。
 
理想酒店------你理想的愛情,將會在這裡找到!!
 
這一個標題就大刺刺的印在傳單之上,而在傳單的標題下邊是一張地圖,讓我非常清楚的知道這間酒店的位置。
 
我用了最快的速度,把行走的路線烙印在腦海之中,然後旋踵轉身,向着酒店的位置奔跑而去。
 
「啊…那個,現在是平安夜,保險套特價二十元四個!」
 


「誰要這種東西啦!」
 
「真…真漢子!」
 
在我轉身跑開去後,派傳單的那個人向我多補了一句。
 
話說到最後,他似乎是誤會了的對我豎起了大姆指,以示讚賞。
 
「羅密歐,你看看你,那個男的多主動啊!今天可是平安夜耶!」
 
「朱麗葉,我們現在就去做愛做的事吧!」
 
一旁的一對情侶似乎因為我的關係而吵起來,不過我沒打算理他們就是了。
 
為什麼會在這一刻大家會有這麼怪的反應,甚麼保險套,甚麼愛做的事,甚麼平安夜全部都被提及出來?


 
那是因為理想酒店是很有名的……咳嗯……愛情旅館……
 
今天是平安夜,所謂「平安夜,失身夜」,再加上愛情旅館,大家的腦子在想甚麼實在是顯而易見,所以大家才會有這些反應。
 
不過我不是要帶露露去做那些事呀!我是為了讓露露乾身才去那裡的。
 
在旅館裡能夠洗個熱水澡,讓露露的身體暖起來,也可以請職員幫忙烘乾一下她的衣服。
 
對於現在全身濕透的她來說,那個旅館實在是最佳的地點。
 
要是慢一點,我怕露露會因為濕透的關係而得了急病。
 
冷水再加冬天的寒風,這樣的雙重攻擊,那有一個平時都不多照陽光的女孩能夠擋得住?
 


因此我才不管四周的人有甚麼反應和目光,立即就拿傳單並奔跑起來。
 
我緊抱着露露,直奔到旅館門前,並直接撞開大門,猶如特種部隊行動。
 
在服務台前的一對年輕男女,被我嚇得哇了一聲,就連職員也是。
 
那對年輕男女,男的看起來已經成年了,但女的看起來卻十六歲未滿。
 
我是不是應該要阻止一下比較好?
 
不,我現在不是要做這些事的時候啊,這些事就給警察去做吧。
 
我抱着露露,來到服務台前,大叫了一聲:
 
「我要開房!」
 
我的大叫聲傳到了各人的耳中。
 
看到我如特種部隊的出現,即使我插了個隊,那對男女也不敢出聲,職員也馬上為我處理。
 
在職員為我處理的時候,那一對男女中的那位女性,忽然以傾慕的眼神望着我。
 
她的眼神像是在說「我能不能加入你們」的一樣,雙眼都閃閃生光的。
 
「真的好有霸氣啊。」
 
我不小心聽到她的說話。
 
說我有霸氣?難道是在說我剛剛衝進來大叫「我要開房」的那一幕嗎?
 
似乎我又被誤會更深了,不過我已經懶得去解釋甚麼。
 
「露露,等等聽到甚麼聲音都別理,當作沒聽過。」
 
「咦?聲音?……乞嚏!」
 
就在我和露露說話的時候,她忽然就打了個噴嚏,這是身體出現毛病的先兆嗎?
 
「不好意思,房準備好了嗎?」
 
我高聲地催促着那位職員,因為我想要露露盡快脫下濕了的衣服,並能洗個熱水澡。
 
「行啦行啦,我知道你們現在打得火熱,但也給我一點時間。」
 
職員向我抱怨着,並以不可一世的目光投在我的身上。
 
接着,職員就帶我們去房間的位置,然後就留下我和露露兩個人在房間裡。
 
在房間裡,有燈火很是昏暗,但又還未到伸手不見五指,我和露露都可以看得見對方的臉孔。
 
房間的最裡頭有一張心型的床,我剛在這張床怎樣睡人,但馬上就想起這到床不是供人睡的。
 
另外在房間裡邊有一陣香味,似乎是用來催情的。
 
我開始怕我待在這間房裡太久就會失去理智,把持不住耶。
 
「新陳哥,你聽不聽到有點聲啊?」
 
「我剛才不是說過要當作聽不到的嗎?」
 
在這間房裡,隱約傳來了女性的嬌喘聲,或者爽得大叫「YES」的聲音,搞得身為男性的我坐立難安。
 
露露好像不明白這些聲音是怎麼的一回事,這真是太好了。
 
「去洗個熱水澡吧,不然等等就會冷病了。」
 
「嗯,現在就去。」
 
各種洗澡用的東西都在浴室裡,毛巾和吹風筒也有,真是齊備呢。
 
為什麼我會知道,因為浴室是用落地的大玻璃呀!
 
浴室裡邊的一切,我在外邊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會設計成這樣,想都不用想是為什麼吧!
 
還好在落地大玻璃的後邊,有一個薄薄的窗簾布,勉強說可以擋一下。
 
把窗簾布拉起,擋了一下浴室裡邊的情景,然後露露就進到裡邊去,不用一會就傳來了流水的聲音了。
 
燈光雖然昏暗,但在窗簾布的那裡,竟然映出了露露洗澡時的身影。
 
那少女纖纖的身體曲線,在這刻以影子的方式落在窗簾布上去。
 
那充滿了調情氣氛的環境,一不小心就讓我心跳加速起來,我只好馬上別開視線。
 
忽然間,我不小心把露露那映在窗簾布的影子,與黑暗魅影重疊在一起。
 
我是被自己那幻想嚇了一嚇,不過露露又怎可能是黑暗魅影呢。
 
那有個黑暗魅影會這麼可愛?那有個黑暗魅影會叫我起床?那有個黑暗魅影會把自己當聖誕節禮物給我?
 
不用一會,露露洗澡完了。
 
「新陳哥!我洗澡完囉。」
 
露露帶着開心的笑容,跳到坐在心型床邊的我旁邊,並靠在我的背部。
 
「那個…不好意思,可不可以別靠這麼近…因為那毛巾似乎很薄身。」
 
現在的露露是被一條毛巾包裹着,就由胸部包圍到大腿一半的位置。
 
我承認,在露露洗澡完出來的時候,我是不小心看到的啦,我真的是不小心,是不小心啊!
 
所以我現在不敢正視她,免我自己想入非非。
 
露露不明白的發出了一聲「嗯?」,而她也繼續靠在我的背部,那個微微隆起的地方,我的背部都感受得到了。
 
「對了,新陳哥,剛剛我發現了這個。」
 
這時候,露露在繼續靠在我的背部的狀態下把一個東西遞到我面前。
 
那個東西很薄,而且是用正方型的包裝,我可以看得見包裝裡邊的東西是圓形……是未開封的保險套。
 
「別給我看這種東西!別給我看這種東西!」
 
四周的氣氛已經讓我有點火熱,那隱約傳來的女性嬌喘聲已經讓我心癢,露露那身浴巾裝也已經讓我心跳加速了。
 
現在露露突然遞個保險套給我,我說不好會暴走的啦。
 
我暴走起來,連我自己都覺得可怕啊!
 
「裡邊的這個是氣球?用來吹的嗎?」
 
露露甚至打開了來,並開始研究着裡邊的那個東西是甚麼和如何用。
 
「新陳哥,我們來一起玩啦,好嗎?」
 
我無法忍受這一切了,這一刻,我內心的一個野性要爆發出來了!
 
「吼!」
 
「哇,新陳哥!」
 
我大叫了一聲,然後立即把露露推倒在心型的床上。
 
露露是有被嚇到,但是她的臉並沒有被嚇到的表情,反而是一臉急不及待的表情,高興得大叫起來。
 
接着,我一個猛衝,把那個「東西」撞破了!
 
我把房間裡的門撞破,連奪門而逃也不去做,直接撞破逃走。
 
要不是我野性爆發,這裡門是絕對撞不破的啊。
 
再不逃走的話,我真的怕我自己做出無法補救的事。
 
對不起啊,露露!!!!!
 
就這樣,我和露露這一次外出約會就結束了。
 
而且因為房錢、賠償門錢,我這一次約會實在是嚴重超支。
 
不論是跟深雪學姊的那一次,還是現在和露露的這一次,我的約會都是一團糟。
 
果然我與女孩的約會是有甚麼搞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