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呆住了,我整個人一瞬間完全呆住了,甚至連呼吸也差點忘記了。
 
看到在自己的眼前出現了個跟自己一模一樣的人,我震驚得久久反應不過來。
 
我以為那是鏡子,但那是真實存在的,那個跟我一模一樣的人是真實的存在啊。
 
「喂喂,你們啊,不用吃驚這麼久吧?」
 
看到我們所有人一臉吃驚呆眼的反應,那個「我」很苦惱地說起話來。
 


我用力地搖了搖自己的頭,好讓自己稍微回神過來。
 
「你到底是誰?你是黑暗魅影的抓牙嗎?為什麼會跟我一模一樣的?」
 
「你能不能每次只問一個問題啊?」
 
跟我一模一樣的聲音存到自己的耳中。
 
看到「自己」正跟自已講話,這種感覺實在是相當的奇怪,感覺我像個白痴一樣自問自答。
 


「你是黑暗魅影的抓牙嗎?」
 
「不,我不是,我才不是那麼弱小的傢伙的抓牙。」
 
回答了我第一個問題的「我」,以看待垃圾一樣的眼神望着黑暗魅影曾經站在的那個位置。
 
那是一種冰冷極了的眼神,也是個非常殘酷的眼神,更是個高高在上猶如自以為神的眼神。
 
然後,「我」拾起了地上的古舊檯面開關器,並緊緊地握在手中。
 


「竟然是被這樣的東西給打敗……哼!」
 
啪喇!!
 
一下破裂的聲音響起,傳到眾人的耳中去。
 
下一刻,「我」把握着神奇開關的手張開,一堆黑色的煙就向四周飄散,而神奇開關卻消失在「我」的手中。
 
這個動作……「我」把神奇開關給毀掉了。
 
這一個動作,讓我感覺到眼前的這一個「我」並不是善男順女,說不好是個敵人。
 
我擺出了戰鬥的動作,雙眼緊緊地盯着「我」。
 
「你為什麼會跟我一模一樣?」


 
「呵,這是為什麼呢?還是說,你為什麼跟我一樣?」
 
「你的意思是我是假的我!?」
 
「到底是你跟我一樣,還是我跟你一樣呢?到底你是新陳,還是我才是新陳呢?」
 
「我」的話聽起來是多麼的恐怖,簡直是在否定我的存在一樣。
 
「我」把我自己否定,有一瞬間我在想自己是不是真正的我。
 
在我身後的大家,突然都在私私細語起來。
 
「謝小鬼,眼前的這個真的是妳爸爸嗎?」
 


「嚯呃…那個…這個…那個…呃……」
 
「新陳君跟新陳君的攻受之戰,實在叫人熱血起來了。」
 
「到底那個才是曾經跟我一同作戰過的新陳啊?」
 
大家都對我投來了不信任的目光,大家都在這一刻懷疑我是不是他們所認識的那個謝新陳。
 
明明我跟大家都已經相處了這麼久,他們竟然不相信我,這太叫人心痛了。
 
「實在有夠醜陋呢。」
 
「我」似乎明白到我內心的想法,不禁嘲笑起懷疑我是不是真正的謝新陳的人。
 
「我是真正的謝新陳呀!你們怎麼都不相信我!」


 
「那人家問一下你,謝新陳是不是M男?」
 
「我才不是M的呀!」
 
「很好,這是假貨,真正的謝新陳是M男來的呢。」
 
「我重申一次!我是謝新陳,而且我不是M男!」
 
「知道啦,跟你開玩笑而已,呵呵。」
 
深雪學姊真是過份,現在根本不是開玩笑的時候嘛,而且還不道歉只在那邊呵呵笑。
 
總之,聽到了我與深雪學姊的對話,大家都相信我是真正的那個謝新陳。
 


只是一句說話,就已經讓大家對我產生疑心,一想到這裡「我」就不禁笑了起來。
 
雖然我覺得自己的樣子還不錯看,但是我在此刻卻覺得「我」的表情是多麼的叫人討厭。
 
「我會有跟你一模一樣的樣子,甚至是聲線和體格,說不好是上天的惡作劇呢。」
 
「惡作劇?」
 
「還是說,其實我就你內心的另一個你?」
 
在我內心的另一個我?這種事情根本叫我沒辦法相信。
 
「你到底是誰?」
 
我狠狠的盯着「我」問道。
 
「我」搔了搔一下頭,他似乎是在想應該要怎樣介紹自己。
 
當他想了大約兩三秒後,便一隻手插着腰的回答着我,更同時以高不可攀的眼神望向我。
 
「有一些人會稱我為『宇宙』,也有些人會稱我為『世界』,也有些人會稱我為『神』,不過,我比較喜歡別人稱我為----------」
 
此刻,他的嘴角上揚了起來,這是一個給予渺小人們的嘲笑笑容。
 
「『現實』。」
 
現實------這到底是甚麼奇怪極了的名字?聽起來完全不像是人名。
 
「謝新陳,你接下來是想要問我到底是來做甚麼,對吧?」
 
名為現實的「我」,豎起了一隻手指,直指向我。
 
我的心頓時猛跳動了幾下,因為我真的如同他所說的一樣,想要問他到底是要來做甚麼。
 
黑暗魅影被打倒了後,現實就出現在我們的眼前。
 
他把神奇開關毀掉,也出言讓大家對我的存在懷疑起來,我可不認為他是一個好人,這是我的直覺告訴我知道。
 
所以,名為現實的他,到底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他是來做甚麼的?
 
現實笑了笑,並把本來指向我的手指,改為直指向漆黑的夜空。
 
接下來,他把他的目的說了出來,而那個目的讓我們再一次震驚的呆住。
 
「我是來毀滅這個世界的。」
 
大家都瞪大了雙眼,直視現實,久久都給不出反應來。
 
我以為他是發神經所以才這麼說,但從他的眼神當中,我知道那不是開玩笑的。
 
我不會搞錯,因為他現在的眼神就是我認真起來下定決心要做一件事的眼神,我最清楚不過了。
 
「要毀滅這一個世界,我還得需要你,謝新陳。」
 
「需要我?」
 
這時候大家都投來了「原來謝新陳一直都是反派人物」的眼神,真是叫我受不了。
 
我花了好多的時間向大家解釋,大家才相信我是正派的角色呢!
 
「我是另一個你,但我並不完整,我需要你的血來恢復我的力量。」
 
另一個我……而且是不完整……這真叫我不知道怎樣給反應。
 
總而言之,他現在是來捉住我,並要吸取我的血來恢復他的力量嗎?
 
「等一下!黑暗魅影要捉住我,你也要捉住我,你們也是替那位大人效力的嗎?」
 
「那位大人?啊,是指我嗎?」
 
「甚…甚麼…你就是黑暗魅影口中的那位大人。」
 
「應該就是了,畢竟是我叫她捉住你的,不過她最後還是被你打敗了呢,她還真的有夠沒用。」
 
對於黑暗魅影的戰敗,現實連半點同情也沒有,甚至嘲笑她起來。
 
黑暗魅影雖然不是好人,但她為了捉住我而努力着。
 
但現實他,卻完全不視黑暗魅影的努力為一物,把她的努力完全否定及無視,實在太過份了。
 
「新陳,我們先下手為強的收拾他,趁他的力量還不完全。」
 
「說得對,飛麗斯。」
 
飛麗斯把重劍交給了我,然後她站出來準備與我一同去戰鬥,把那個人渣一樣的現實打倒。
 
黑暗魅影只是棋子,真正的主謀是現實,只要把現實打倒,這一切事都會結束。
 
「喝呀!!!!!」
 
我先下手為強,立即舉起重劍向着現實衝過去。
 
不知道現實是反應不過來還是怎樣,他只站在原地動也不動的望着我。
 
甚至是發出了冷冷的「哼」笑聲。
 
磅啪!!!
 
一下重擊的聲音響起,但是被擊中的人卻是我。
 
在我進攻過去的時候,一個膝蓋向着胸口撞過來,我的腳步立即就被停住。
 
下一刻,一個拳頭就向着我的臉打過來,在擊中的聲音響來之後,我整個人就被打飛出去,在地上滾到一邊。
 
按住痛到要死的胸口,我再次站起來,然後一副驚人的畫面又再出現在我的眼前。
 
由剛才到現在,現實動都沒動過,對我作出攻擊的人,並不是他,而是在他身旁的一位少女。
 
水嫩的雙眼,青春可愛的少女臉孔,以及那綁在左邊的單綁式馬尾。
 
「奈奈!?」
 
沒錯,出現在我們的眼前,出現在現實身邊的是奈奈。
 
剛才對我作出攻擊的是奈奈?為什麼會這樣?她是不是搞錯了甚麼?
 
昨天一整日都沒見到奈奈,害我還擔心她發生了意外,所以現在看到她我應該是很安心的,但這樣的心情卻沒有出現。
 
「奈奈!快點離開那個人,他很危險的!」
 
我對着奈奈大叫,但是她卻完全沒有反應,只以空空洞洞的眼神來望着我。
 
眼神雖然是空洞,但是我看到她的眼睛之中,有着無限的傷痛和衰傷。
 
現在到底發生甚麼事了?
 
「奈奈!!!」
 
我再次用力地呼叫她,但她還是不為我的聲音所動。
 
「奈奈。」
 
但是當現實以跟我一樣的聲線呼叫她的時候,奈奈慢步地走到現實的身邊。
 
現實在這刻抱住了奈奈的腰間,把奈奈擁在他的懷中,更接吻了起來。
 
大家都瞪大了眼,謝西嘉更發出了近似慘叫的聲音,甚至別開了視線。
 
奈奈沒有迴避,她欣然接着現實與她的接吻。
 
現實甚至是刻意讓我們看清楚他們的親密舉動,讓奈奈伸出舌頭,在我們面對上演起舌吻。
 
兩條舌頭互相交疊,像是在舞動起來的一樣互疊或打轉,吻得連口水絲也拉了出來。
 
現實更用他的嘴唇吸吮奈奈的舌頭,像是要把她的口水吸走的一樣。
 
忽然間,一種痛心的感覺就在我的心頭裡湧上來。
 
「你這傢伙!!!!」
 
不單單只是痛心的感覺,就連憤怒的感覺也衝了上來。
 
我沒去按捺自己的怒火,用盡全力衝向現身,決要把他斬死。
 
然而,依然在與奈奈舌吻的現實,舉起了一隻手指向我。
 
他的手才剛伸出,一道黑氣就衝我,猶如衝擊波的一樣把我吹飛。
 
以身體吃下了這一下攻擊,我整個人就摔到去大家的身邊去。
 
「新陳,沒事吧?」
 
「爸爸,你怎樣了,沒事嗎?」
 
飛麗斯和謝西嘉立即上前扶起我,好讓我重新站起來。
 
當我站起來之後,現實與奈奈的舌吻也結束,他以一臉爽快的模樣望着我,而在他身旁的奈奈似是欲求未滿的樣子。
 
「看到自己喜歡的女孩,跟其他男人親密,這也是現實中常常有的事啊,謝新陳。」
 
「你這傢伙!」
 
「讓你看看更多現實中會發生的事吧。」
 
現實的手再一次伸出,數道黑色向着我們所有人襲來。
 
「在現實之中,不可能會出現半機械半人類的人。」
 
黑氣擊中了飛麗斯,她的身體在這一刻化成粒子,漸漸地在我們眼前消失。
 
「飛麗斯!」
 
「在現實之中,不可能會出現來自未來的女兒。」
 
黑氣擊中了謝西嘉,謝西嘉的身體在這一刻化成粒子,漸漸地在我們的眼前消失。
 
「爸爸!!」
 
「謝西嘉!」
 
「在現實之中,不可能會出現擁有強大力量的同性戀者。」
 
黑氣擊中了谷先生,他雖然沒有化成粒子,但是出現在他重要部位上的聖光卻消失,他那個部位甚至出現陽痿的現象。
 
「在現實之中,不可能會出現能夠發明眾多道具的小女孩。」
 
黑氣擊中了深雪學姊,即使變態立出來為她身前想要保護她,但黑氣還是擊中深雪學姊。
 
深雪學姊似乎沒有甚麼改變,但只是目前我們還未看到。
 
「在現實之中,不可能會出現守護着愛人的變態。」
 
變態受到了黑氣的攻擊,他突然間從深雪學姊身邊飛彈開去,彈飛出五米遠,靠近不了深雪學姊。
 
「在現實之中,也不可能會有主角威力啊!」
 
就我連我也被黑氣擊中,在這一刻,我看起來沒甚麼改變,但我覺得自己有一種虛弱的感覺,覺得有股力量從我身上離開。
 
「最後,在現實之中,更不可能會出現連人…不,連青蛙也GAP的瘋狂世界!!」
 
在最後,現實把手直伸向天空,一道黑氣就向着天空直撲過去,並在超高空之中發生如同核爆般的爆炸。
 
黑氣向着不同地方衝去,一瞬間擊中了所有事物,讓這個世界產生改變。
 
「看到了嗎?感覺到了嗎?這就是現實了。」
 
現實對着我露出了看到垃圾一樣的眼神,並無情地笑道。
 
 
 
 
 
 
 
 
<<青蛙“GAP”一聲 --- 第九聲:Darkness>>完
1月31日更新後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