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開關,那是辛西亞婆婆親手交給我的東西。
 
她說那是對付黑暗魅影的關鍵之物,並叫我相信神奇開關的力量。
 
起初我是不相信的,我是認為辛西亞婆婆是老胡塗般亂說話。
 
單憑一個古舊的檯燈開關器,就可以成為對付黑暗魅影的關鍵之物,稍微想想也覺得是開玩笑的。
 
黑暗的弱點是光,光就是對付黑暗的最佳武器,所以我寧願相信用電筒和射燈照出來的光。
 


但是,黑暗影魅的力量比我想像中要強大,她一下子就把所有的光毀掉,甚至讓黑暗力量以龍捲風的方式出現。
 
不單單如此,她甚至讓大量的黑暗俘虜湧現,想要殺死大家。
 
我們沒辦法抵抗,大家被殺死只是時間的問題,這是一個叫人哭出來的絕望局面。
 
面對着這一個絕望局面,我下定了決心,放手一搏。
 
所謂的放手一搏,就是相信那個看起來很不可信的古舊檯燈開關器-------神奇開關。
 


辛西亞婆婆說過,要相信魔法,魔法才會為自己帶來力量。
 
我下定了決心相信,也做出了一個相信神奇關關的人才會做的行動,我接近了龍捲風風眼裡的黑暗魅影身邊。
 
依照辛西亞婆婆所說,黑暗魅影的身體上,大約在心臟的那個位置有一個空洞。
 
只有把神奇開關放到那個洞裡,並按下開關按鈕,才能夠對黑間魅影造成傷害。
 
這一切以為是辛西亞婆婆瘋言瘋語的事,結果就在臨時相信了神奇開關的我眼前一一程現。
 


被我把神奇開關放進了於心臟附近的那個洞並按下了開關按鈕的黑暗魅影,現在在我眼前亮起了光來。
 
光芒從她的身體裡綻放,她悲絕的慘叫聲在四周迴響不絕。
 
黑暗俘虜的主人受到了神奇開關的影響,使得一時間無法行動。
 
光芒也越來越強烈,亮得連我的眼睛也快要睜不開,四周的黑暗也漸漸被驅散。
 
黑暗魅影似乎想要掙扎,她想要讓神奇開關從於心臟附近的那個洞離開。
 
她知道我不會把手縮回去,所以她才算後退,好讓神奇開關遠離她。
 
然而,現在的黑暗魅影的能量只有曾被釋放出一半,只有一半黑暗力量的她,在這個情況下想要動也動不了。
 
再說,我也用我的手,緊抱住黑暗魅影的腰間,讓她無法移動。


 
「不…不…不可能會這樣的呀!!!!!!!!!」
 
黑暗魅影整張漂亮的少女臉蛋扭曲起來,猶如所有臉部肌肉同時抽搐。
 
雙眼瞪得大大,大得快要讓眼球滾出來。
 
她那張張得大的嘴裡,舌頭抽筋般伸出,慘叫聲也不絕的傳出。
 
受到了由心裡照出來的光所影響,黑暗魅影的身體各處也出現了火花。
 
大概是連帶的關係,黑暗俘虜也一隻一隻的燒了起來,更有些早就灰飛煙滅了。
 
由黑暗力量所具體化的龍捲風,也同樣出現了火花。
 


氣流一邊高速轉動,一邊燒起來,變成了一個火花龍捲風。
 
那些被黑暗力量附上去的物件,也因為神奇開關的力量而消失掉了。
 
「這!這!這不是!我的計劃之!中呀!!!!!」
 
她那一臉無法接受眼前的一切的臉孔,實在是叫人感到心涼。
 
說甚麼計劃的!那些被她傷害了殺害了的人,不是也有他們自己的計劃嗎?
 
他們也有自己明天的計劃,也有後天的計劃,甚至有更多更多的計劃,但是!!!!
 
由依老師……辛西亞婆婆……命案中的幾個人……以及其他的局外人,他們全部都是與這件事無關的呀。
 
但黑暗魅影卻為了捉住我,而不斷去傷害別人殺害別人,我絕不會放過她!


 
「好好感受一下,被妳傷害過的人的痛苦!!!!!!」
 
「噫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無法從光芒之中逃離的黑暗魅影,她的身體開始因為光芒的火燒而漸漸消失。
 
修長的雙腿,纖纖的小手,各處雪一樣白的肌膚,那小女孩一樣可愛的臉蛋,現在是各處被開出了被侵蝕了一樣的洞。
 
黑暗俘虜一隻一隻爆開,成為了煙霧,天空的烏鴉也一隻又一隻的爆開,如同煙花。
 
「力量!我的力量!我需要力量!我需要黑暗的力量!」
 
還未死心的黑暗魅影,還想要掙扎。
 


她向着遠處伸手,希望黑暗能夠給她力量。
 
「只要一點!就只要一點!就只要一點點的黑暗!!!!!」
 
然而,在這一個空間,連半點黑暗也沒有。
 
在這裡,就只有能夠驅散黑暗的光芒,還有由因為相信魔法而產生的光芒,以及由勇氣所幻化而成的光芒。
 
黑暗魅影伸出去的手,在此刻燃燒殆盡,消失於光芒之中。
 
不單單只是手,她的雙腳,她的頭髮,她的身體,也消失在光芒之中,現在就只剩下那張臉還未消失。
 
絕望!黑暗魅影那被光芒侵蝕着的臉,就刻上了這兩個字!
 
我真是想要問她,這種絕望的感覺好不好受。
 
「滾回去黑暗的深淵去呀!!!!!!!!!!!」
 
「噫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絕望的悲嗚在我耳邊迴響不絕,然後一陣強大到沒辦法睜眼直視的光芒,就在我的眼前綻發出來。
 
我緊緊閉起雙眼,但那強大的光芒,就像是要把眼皮底下的黑暗也要衝破的一樣光猛。
 
然後,當那慘叫的聲音落之下後,那道強光漸漸從眼皮裡退去。
 
剎那過後,眼皮後邊的黑暗,就跟平時沒兩樣的黑。
 
當我再一次睜開眼睛的時候,四周都平靜了下來。
 
鴉雀無聲,風不吹,草不動,那些太陽照射燈也不存在我們眼前。
 
黑暗俘虜、烏鴉、被黑暗力量附身了的物件,也消失得無影無蹤。
 
本應該是在我眼前的黑暗魅影,也在這一刻徹徹底底的消失了。
 
剛才所發生的戰鬥,就像是一場夢的一樣,猶如是假的,猶如是我幻想出來的。
 
但剛才所發生的事,並不是假,那是真的,當我和到自己手中握緊的那個古舊的檯燈開關器後就知道。
 
「不要再見了,露露。」
 
我喃喃自語地說了句話,然後就把一段曾是朋友間的感情,伴隨着神奇開關一同放在原地。
 
「各位,沒事吧?」
 
稍微重整好心情,我立即奔向大家。
 
「新陳君,我剛剛超害怕,我需要一個愛的抱抱。」
 
看來我得把谷先生心裡都照亮一下,是不是要把神奇開關由他屁股放進去?
 
「嗚嗚嗚…謝西嘉以為這次死定了……嗚嗚嗚。」
 
受驚過度的女兒,抱住了我的腰間,拼命的淘哭起來。
 
看到那個真的非常努力的傻女兒這樣哭,身為爸爸的我當然是連忙的安慰,一邊摸着她的頭一邊告訴她這一切都過去了。
 
深雪學姊似乎不需要我安慰了,因為她已經有了個好好的男朋友。
 
「變態豬!你剛剛為什麼不能像那個時候一樣發出驚人的力量呀!」
 
「啊呵!深雪大人又在用腳按摩我了啊!」
 
比較堅強的飛麗斯,則不需要我們做甚麼去安慰她了。
 
「新陳,等一下,別先太早高興,事情有點不對勁。」
 
正當我們因為終於把黑暗魅影打倒而鬆一口氣的時候,飛麗斯對我說了句話。
 
這一句話,把我們放鬆下來了的心,重新拉緊。
 
我以為黑暗魅影還未消失,但我環視着四周,這裡的黑暗是正常不過的自然黑暗,並沒有特別。
 
唯一比較古怪的是,這裡的氣流好像還有些混亂。
 
…………等等啊,氣流不是好像還有些亂,而是沒有正常過。
 
四周的氣流混亂的流動着,那讓人以為有了眼疾的環境依照映入我們的眼中。
 
「這是怎麼一回事?」
 
明明黑暗魅影已經被我打敗,在光芒之中灰飛煙滅,但是由她所造成的氣流混亂卻沒有消失?
 
啪!啪!啪!啪!啪!
 
就在我以為黑暗魅影還未完全不打敗,打算緊趕去拾回放在地上去神奇開關時,一道鼓掌的聲音突然響起。
 
「真是相當精彩呢。」
 
當拍掌聲落下之後,一道說話的聲音就響起了來,那是一把我非常非常非常熟識的聲音。
 
聲音響起的同時,一道人影慢慢步行過來,並停在神奇開關的那個位置。
 
即使天空無月光,即使四周沒有燈光,即使氣流正混亂地流動着,但我們竟然能夠看得清楚那個人的臉孔。
 
那是一張極為熟識的臉孔,特別是對我來說,那是一張絕對不可能忘記的臉孔。
 
「這…這搞甚麼?」
 
「這可不是幻覺。」
 
「為什麼會有……」
 
「為什麼會有兩個爸爸的?」
 
沒錯,出現在我們眼前,讓我們震驚到呆眼的人,竟然是我,我出現在我的眼前?
 
「嗨,新陳,我們又見面了。」
 
在我眼前有着跟我一樣聲音、臉孔和身體的「我」,叫出了我的名字,更向我打起招呼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