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谷先生、變態也站了上前,為着要打翅川打倒而擺出戰鬥的姿勢。
 
只不過是由泥人偶化身而成的翅川,依然站在高塔的門前,動也不動地以空洞無情的眼睛望向我們。
 
「翅川的行動很迅速,大家小心點。」
 
泥人偶雖然是模仿着翅川,但也有跟翅川一樣的力量。
 
曾經跟翅川進行過一對一戰鬥的我,深深的明白到翅川的速度是多麼的快,因此我提醒着大家。
 


「可惡,最近我都沒有在深雪大人面前有好現,今天就由我來上吧!」
 
不知道在想要裝甚麼英雄的變態,在我的話聲落下之後,便向着翅川直衝過去,準備發動攻擊。
 
看到了變態直線的衝過來,翅川立即有所反應。
 
他用力地拍動着翅膀,讓強風吹起來,把向前衝的變態吹停了步伐。
 
「小心!不要被吹飛!」
 


我的話聲還未落下,翅川變得更用力地拍動翅膀。
 
本來已經叫人難以前進的風,一下子變得更強更有力。
 
「嗚呀呀呀呀呀呀呀!!!!!!」
 
變態被吹飛的慘叫聲響起,接着就是他摔落在地上的聲音。
 
「啊…深雪大人…我不行了,就算沒有了我,妳也要努力生存下去。」
 


「你這個每次都被秒殺的垃圾!變態!白痴!」
 
深雪學姊想要走近變態,然後用腳踐踏他。
 
但是因為現實的影響,只要深雪學姊靠近變態,變態就會立即被彈開,情況如同北磁石和北磁石在一起。
 
對於變態剛出場就會被秒掉的事,這完全是我的預計之內,所以我也沒有特感嘆。
 
「谷先生,我們左右夾攻他。」
 
「嗯,明白了。」
 
當谷先生向我點了點頭後,我們兩個就立刻進攻過去。
 
要是用直線來進擊,一定會像變態一樣立即被吹飛開去,所以我們兩個便左右兩邊走,不以直線前進。


 
翅川在這一刻再次拍翼,把風吹起了來。
 
但是他吹出來的風並沒有順利地把我們吹開,只是稍微讓我們減了一下速,或者把沙吹入眼。
 
我的身體比較虛弱,沒有像谷先生一樣跑得快。
 
因此,跟我分開左右兩邊跑的谷先生,是最先來到翅川的身旁。
 
谷先生帶着健美先生那有力的拳頭,快速向翅川打過去。
 
然而,翅川的反應相當好,在谷先生打出拳頭的同時,翅川便伸出一隻手,把谷先生從旁邊的打出來的拳頭接住。
 
翅川瞥了瞥谷先生,他沒有說甚麼「太遲了」之類的說話,就只是瞥看了谷先生一眼。
 


連這種對白都不說,眼前的翅川真的跟我所認識的翅川完全不同,但我覺得眼前這個翅川是比較差的。
 
谷先生看到自己的拳頭被接住,他立即一個躍起,然後使出了個踢擊,向着翅川腰間踢去。
 
這次翅川也用另一隻手把谷先生踢出的腳捉住,他現在雙手都捉住了谷先生打出來的手腳了。
 
谷先生似乎是想要用甚麼反擊技來掙扎,但在這一刻我也趕到來翅川的身邊。
 
「喝呀!!!」
 
啪憑!!
 
在拳頭打出去的一刻,翅川的翅膀向着地面拍動,一陣強風吹向了地面,借助地面反彈而襲向我和谷先生。
 
強勁的風力,一下子把我和谷先生吹飛開去,向着某處的樹撞上去。


 
在撞上了樹之後,我和谷先生雙雙跌在地面,谷先生能夠自行站起來,但是我卻是非常的勉強。
 
自己的身體被虛弱化,只不過是這樣的撞擊,我就覺得一陣暈,身體也痛得連眼淚出也擠出了來。
 
可惡…這一個身體真是太不中用了啊!
 
由依老師急步地去我的身邊,把我扶起了來,沒有她的幫助,我可能得花好多氣力才能重新站起。
 
「宇宙塵,沒事吧,別死撐下去啊。」
 
「被由依老師這樣關心,還是真有點不習慣呢。」
 
我帶着開玩笑的語氣跟由依老師講話,然後她就鬆開了扶着我的手,把我推跌回地上。
 


「既然你沒事就自己爬起來囉,笨蛋。」
 
可惡!你們都欺負我,我要告訴媽媽知道呀!
 
我靠着自身的氣力重新站起來,但是受到了剛才的一擊,我覺得自己的氣力已所剩無多了。
 
「新陳君,這個敵人就交我來應付,你得把氣力保留到跟現實對戰的時候。」
 
已經站起來的谷先生,面向翅川,重新擺出戰鬥姿態。
 
與此同時,一直在跟普通的泥人偶戰鬥的陸仁甲和肥醬來到了谷先生的身體,代替了我的位置去戰鬥。
 
「雖然我只是個考古學學生,但我也要盡自己的一分力。」
 
「看到自己的同班同學有危難,經常插嘴的我又怎能不出場?」
 
陸仁甲和肥醬的話聲落下之後,便一同與谷先生向着翅川進攻過去。
 
翅川沒有表情,他只盯着朝他進攻過來的三人。
 
無論你們幾多個人來上,都只是徒勞無功的---------雖然翅膀他沒有講話,但我還是覺得如果這真的是他本人,他一定會說出這樣的話。
 
翅川用力拍了拍翼,並讓他自己違抗地心吸力的一樣飄在半空之中。
 
接着翅川再次拍翼,以飛行的姿態向着谷先生他們衝過去。
 
「小心點,飛行是他的天性啊!」
 
被稱為「羽者」的翅川來說,飛行簡直是如同我們步行的一樣容易的事。
 
即使是高難度的動作,或者是更精細的動作,對於羽者來說是易如反掌的。
 
我的話聲都還未傳到谷先生他們的耳中,翅川就已經來到了他們的面前。
 
在聲音到達他們耳朵的一刻,翅川就已經把他們三個人撞開,就猶如氣車般撞過去。
 
三個人瞬間被撞飛開去,旋轉的摔回去地面。
 
在三個人之中,就只有擁有一身健美先生身驅的谷先生能夠再次站起來。
 
肥醬和陸仁甲也只不過是平凡人,不像谷先生一樣經常做運動,受到了這一擊,他們兩個雙雙倒地不起。
 
呼吸是有的,他們兩個沒有死去,這真是不幸中的大幸,他們大概是暈了吧。
 
雖然谷先生能夠再次站起,但是他跟以前並不一樣。
 
現實的影響,讓他的氣力跟平凡人沒差很多,谷先生現在站得有點腳步不穩了。
 
「要是有性座的力量………」
 
谷先生擦了擦嘴角流出來的血,低聲抱怨般說道。
 
這時翅川飛回到大門前邊去,繼續守住大門,決不讓我們輕易通過。
 
他保持着浮空姿態,像是在說隨時都能夠像剛剛一樣撞飛我們。
 
以平凡人的力量,根本是沒辦法跟這樣的「怪物」戰鬥,由依老師因這種狀況而緊咬嘴唇。
 
「喂,深雪啊,妳快點想個辦法啦,妳能不能再弄個變身器來啊?
 
「沒啦!人家現在都不記得這東西是怎樣製作出來。」
 
受到了現實的影響,深雪學姊已經沒有能力再製作任何東西,她現在真的跟個小女孩沒有分別了。
 
再這樣下去,我們是沒有辦法贏得過翅川。
 
「可惡呀!!!!!」
 
我完全不理會任何事的向前猛衝,帶着必須要打敗翅川的決心向着他。
 
望着我衝過來的翅川,就連飛行撞擊也不想用,他只是用力地拍了拍翅膀,讓強風吹襲我。
 
又再一次,那個弱不禁風的身體立即就被吹走,直到撞上了樹才停下來。
 
「嗚…嗯!」
 
背脊發出劇烈的痛楚,在跌面去時下巴與地面撞個正着,現在我整個人痛得流出眼淚。
 
沒有辦法…沒有任何辦法……以我們現在的狀態,根本贏不過這守門者翅川。
 
「這到底是甚麼東西,打也打不死的!」
 
「媽媽呀,這東西好可怕!」
 
就在我再次花好大的氣力從地上站起來的時候,四方八面傳來了慘叫的聲音。
 
四周正在與泥人偶戰鬥的男男社成員,紛紛發出慘叫聲,並開始後退着。
 
與男男社成員們交戰的泥人偶,雖然很不堪一擊,被打一擊就倒地,但是在倒地之後又立即站起來。
 
即使男男社成員的拳頭再猛打去,那些泥人偶也沒有消失,甚至反擊過來。
 
面對打不死而且數量眾多的泥人偶,男男社的成員一步一步的後退。
 
本來他們殺出來通往高塔大門的通路,也一點一點的被泥人偶淹沒。
 
「撤退吧!宇宙塵!」
 
這刻,由依老師走到我身邊,邊扶住我邊講話。
 
「撤退?開甚麼玩笑!?」
 
「再不撤退的話,大家的性命就會喪於這裡的呀!」
 
由依老師豎起手指直指向被泥人偶打得一步步後退的男男社成員,高聲地對我哮叫。
 
本來我的視線還能夠看到守在大門的翅川,但是因為男男社成員們的後退,讓翅川的身影消失在泥人偶之中。
 
男男社的成員節節後退,谷先生也受了傷,陸仁甲和肥醬及變態也被打得倒地不起。
 
「只能撤退了嗎……」
 
我盯着那像是永遠打不開的高塔大門,以近乎絕望的語氣含恨的喃喃自語着。
 
雖然很不甘心,但是現在只能這麼做了,現在只能撤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