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希望你們都能聽聽我的說話。」
 
我對着亮起了「ON」的麥克講話,我的聲音在這刻透過麥克而在學校各個廣播器中傳出了來。
 
不論是在學校各處變得敗瓦的課室,還是在各個破爛的設施,甚至是在被黑暗淹沒的學模宿舍都響起了我的聲音。
 
這裡實在是太安靜,真的太安靜了,靜得連我自己都能夠聽到在廣播器傳出的迴音聲。
 
我的聲音是如此響亮和清晰的在夜空中迴響,但這是好事還是壞事我就不清楚了。
 


「今天,我們向着高塔進攻過去,但是很不幸的,我們沒有把高塔攻陷下來,因為我們遇上了困難。
 
但是,我們沒打算放棄,在世界崩塌前的最後一日,我們會再一次向高塔進攻過去。
 
這看起來是我們在做無謂的掙扎,但我們還是要做,盡我們所有的力量和能力去做,因為這是我們的世界啊。
 
在這個世界之中,雖然有很不美好的事,也有叫人不愉快的事,但也有叫人感到快樂的事。
 
和朋友一起建立的友情,和戀人之間的回憶,以及對於未來的夢想,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存在於這個世界之中。
 


如果個世界給毀了,這一切的一切,這些美好的事物,全都部會消失的。
 
明天的計劃,未來的夢想,將來的理想,還有更多更多的事,一切都會消失的。
 
為了阻止世界崩塌,為了那充滿了夢想的未來,我會站出來戰鬥到最後一刻,甚至粉身碎骨。
 
我希望各位能夠站出來,能夠為了保護這個充滿了夢想和無限可能性的世界而站出來對抗現實。
 
我希望各位能夠站出來,能夠為了拯救這個充滿了各種奇妙的愛的世界而站出來對抗現實。
 


我希望各位能夠站出來,能夠為了捍衛這個充滿了與各種事物的回憶的世界而站出來對抗現實。
 
對抗現實,並不是單靠我一個人可以做得到的事。
 
所以我請求各位,借力量給我,與我一同作戰吧。
 
明天早上六時,將會是我們再度出擊的時候,能不能拯救這個世界,也是在看這一刻。
 
希望各位能夠於前往男男社匯合我們,與我們一同作戰,把現實擊倒吧。」
 
說到這裡,我按下了「OFF」的按鈕,然後在麥克旁邊的「ON」這個字的燈光便消失了。
 
我想要說的說話已經講完,我的廣播也隨即完結。
 
在我身後的由依老師很輕力地拍了拍手,她現在是一臉「喺!喺!演講辛苦了」的表情。


 
「宇宙塵還真是不適合演說。」
 
「這…這種事妳就別管啦!」
 
我知道自己剛才的說話又奇怪又好像沒有重點,實在是說得挺差,但由依老師直接說出來實在太過份了。
 
「我說啊,宇宙塵,你真的認為還有人會加入我們嗎?」
 
由依老師這是甚麼意思,她是認為沒有人會加入我們嗎?
 
不過去想想也覺得是這樣。
 
面對即將要未日的世界,與其花時間去拯救,還不如珍惜剩下的時間,跟最愛的人相處。
 


「我不知道…但我還是希望有人會加入我們,與我們一起去對抗現實。」
 
我從廣播室的窗戶望出去,看着那被黑暗和現實所侵占的世界,內心多少很不安地回答由依老師。
 
然而,即使明天沒有人來幫助我們,甚至可能只剩下我一個人,我也會戰鬥到底。
 
「真是的,宇宙塵始於是宇宙塵呢。」
 
「這是甚麼意思?」
 
「我說啊,假設被你成功登上塔頂,你有甚麼辦法能夠救回奈奈啊?」
 
由依老師雙手抱胸的對着我講話。
 
被她問到此點的我,一時間像是語塞般擠不出任何的說話。


 
其實我都沒想過這一點,直到由依老師問起我才開始思考這一件事。
 
「讓我想想啊……」
 
「唉,你這笨蛋。」
 
由依老師對於我現在才開始思考這一件事感到相當的失望。
 
她一邊按着自己的太陽穴,一邊對着我搖頭,以表示她對我的失望和無奈。
 
「放心吧,由依老師,我一定會有辦法的。」
 
「是這樣就好了。」
 


「吓!妳這是甚麼意思啊!」
 
「就是說你真的超靠不住啦,宇宙塵。」
 
由依老師豎起了一隻手,並彎着腰的指向我的臉,她更是一臉邪笑。
 
她知道了我現在的身體因為變得虛弱,所以不能對她動粗,所以才這樣耍我。
 
實…實在是太過份了!我那裡靠不住啊,我再靠不住這當了好幾集的主角啦。
 
然後,當由依老師的話聲落下之後,她收回了指向我的手指,和她那邪惡的笑容。
 
「真是覺得很搞笑呢,宇宙塵。」
 
「我才不搞笑。」
 
「記得第一次認識你的時候,我還對你生氣,甚至難為你,沒想到現在卻跟你站在同一陣線,還有說有笑。」
 
忽然間,由依老師開始回想起我和她之間的事。
 
說起來我也覺奇怪呢,記得第一次與由依老師認識的時候,只覺得她是個超討厭的女人。
 
但是經過很多事之後,我不單單覺得她還是個很討厭的女人,而且也超暴力!
 
不過,我們還是感情很好,而且也成為了朋友,這個情況真是搞笑。
 
「直到世界快要崩塌的這一刻,我們都還在一起,哈哈。」
 
一想到這一點,我自己也不禁笑了出來。
 
「吶…宇宙塵…我有件事一直都想要跟你說。」
 
就在我的笑聲落下的一刻,忽視表情變得認真極了的由依老師開口說起話來。
 
她那突然認真起來的語氣,不禁讓我緊張起來。
 
雖然廣播室中沒有燈光,四周更是被黑暗侵占,但是由依老師那張泛起了桃紅的臉,卻清楚映入我的眼前。
 
咕嚕……
 
現場瀰漫着一股很奇妙和緊張的氣氛,讓我忍不住嚥下了口水。
 
然後,在下一刻--------
 
撲!
 
----------在我還未來得及反應的時,由依老師走近了我的身邊,然後一口氣抱住了我。
 
「我喜歡你!」
 
她的臉就靠在我的臉旁邊,由她叫喊般說出的那句話,不斷在我耳中迴響着。
 
我整個人呆住,是受驚過度的呆住。
 
由依老師那一個緊抱,以及她那很努力擠出來的那一句「我喜歡你」,都完全還我呆住了。
 
她那豐滿而形狀姣好的胸部就壓在我的身前,她那女生特有的香味瞬間撲倒我的鼻腔,她那告白更在我耳中迴響不絕。
 
我的心猛跳動,我的血液更亂流一通,被由依老師抱住並告白的我,整個人都又呆又亂了啊。
 
「到了明天,說不定我們都會死……所以,我想要把這一件事告訴你。」
 
在我耳邊輕輕細語的由依老師,此刻是多麼的溫柔,讓我感到好不習慣。
 
她那對我耳邊低語的動作,讓我一時間忘記了她的真實年齡,讓我產生了一種學妹對學長告白的感覺。
 
我的心跳動得越來越厲害,心臟像是要由我的身體裡跳出來。
 
因為由依老師突然告白的關係,我的大腦好不容易才從混亂的狀態中恢復過來。
 
「由依------」
 
「不要,不要告訴我你的想法呀。」
 
正當我想要回應由依老師的心意時,她突然更用力地抱住我,並在我耳邊用力的喊叫出句話。
 
臉頰已經由桃紅色變成了蘋果紅的她,雙手環住了我的腰間,又再開口說話。
 
「你的想法,我是知道的,所以不要告訴我。」
 
似乎,由依老師已經料到我的回答是怎樣。
 
對於由依老師她來說,她只是想要把她喜歡我這一件事告訴我知道,而沒有期望過我會跟她有甚麼關係可以發展。
 
不過,如果從我口中聽到回應的話,她可能會受不了。
 
「把你的想法…告訴奈奈知道吧。」
 
「嗯?」
 
「就像現在這樣,告訴她知道。」
 
我是有點不明白由依老師這句話是甚麼意思,但我還是似懂非懂的說了一聲「嗯」。
 
「由依老師…是不是差不多該放手了?」
 
雖然被由依老師緊抱着,是一件感覺不錯的事。
 
但是以我們的關係來說,是不是該是停下緊抱呢?
 
聽到的這麼說的由依老師,不單單沒有放手,反而整個人完全伏在我的身上去,像是依偎我的一般。
 
「就今天,讓我任性一次………畢竟,以後都沒機會了。」
 
「真拿妳沒辦法。」
 
就這樣,在這個漆黑的廣播室之中,我就站在原地,被由依老師依偎着。
 
「宇宙塵……你真是個笨蛋。」
 
她似是要罵我的聲音,在這裡迴響着,並久久不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