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崩塌前一天的早上六時。
 
聽說因為地球圓形的關係,有些地方會在這個時間見到太陽,也有些地方看不到。
 
不過在今天,全世界都是一樣,都是一樣見不到太陽。
 
已經崩塌了一半的天空,有的就只有黑暗。
 
陸地也已經崩塌了一半,所有的生物無分物種的一同掉落到黑暗的絕望深淵。
 


我絕對要阻止這個情況,我絕對要這樣做,我要阻止現實他把我們這個世界毀掉。
 
這一刻的我,站在男男社被我召集而來的眾人面前,在心裡邊下定了決心。
 
雖然昨天由依老師帶我去廣播室,利用學校的廣播系統召集想要跟現實對抗想要跟我們一同作戰的人。
 
但是,眼看下去,現在在場的人數就跟昨天的全然一樣。
 
然而我們已經下定了決心,在今天一定要攻陷高塔,把現實打倒,拯救這一個即將末日的世界。
 


我不知道應該要怎麼做,因為昨天我們連個大門也攻不破。
 
翅川的出現,讓我們完全的敗北,我實在是擔心我們在面對翅川的時候,有沒有辦法活得下來。
 
但這樣的擔心也是無謂的,現在我們沒有「後退」這一條路選擇,現在只能夠上,把一切的難關衝破。
 
「宇宙塵,該是時候出發了。」
 
由依老師叫了叫我,提醒着我現在應該要做的事。
 


「雖然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但能跟深雪大人同年同月同日死,我實在太幸福了。」
 
「喂呀!你這變態怎能說這麼不吉利的說話。」
 
「各位好男人,在有生之年能跟你們一同赤裸裸肛肛好,是我感到最高興的事。」
 
「好男人……嗚嗚……不做嗎……嗚嗚?」
 
面對這場壯士一去不復回的戰鬥,大家都把心中想要說話紛紛說出來。
 
這並不是我們都認為自己救不了世界,而是大家都已經帶上了必死的決心來跟現實對抗。
 
現在是大家都表現出感情的一刻,我不應該阻礙大家的,但是我們有更重要的事要做了。
 
「各位一同對抗現實的同伴,讓我們盡最大的努力,把這個現實打倒吧!!」


 
我用自己能夠發出最大的聲量來叫喊,讓各位為對抗現實的勇士收拾好心情,面對並打倒現實。
 
在場的所有人,已經不再分你我他,大家齊聲大叫出一聲「喝」來和應着我。
 
不論是男人,不論是女人,不論是異性戀,不論是同性變戀,不論是紳士,不論是變態,這一刻,大家都為了對抗現實而振奮起來了。
 
隨後,我們就帶着那必死的心情,向着高塔前往。
 
沿着學校那破破爛爛的道路來走,我們再次來到了高塔的前邊。
 
以樹幹形成的高塔就聳立在我們的眼前,而在高塔最上邊,則是有着宇宙戰艦外形的學校禮堂,而現實他就在那裡等着我。
 
那道有着神明現身圖案的大門,也立在我們的眼前,不動如山。
 


唯有打開那道門,我們才能進入高塔之內,經由高塔內的通路上到最高層。
 
大概是已經感覺到我們,在大門以及高塔的四周出現了一堆堆的黑色泡泡。
 
黑色的泡泡變成了泥巴,然後泥巴變成了人類的姿勢,高塔的防衛兵泥人偶紛紛出現在我們的眼前。
 
在大門的前邊,也出現了仿照翅川外型和能力而生的泥人偶。
 
銀白色的頭髮,高大的身軀,猶如貴族王子的服裝和臉孔,以及最具象徵性的巨大翅膀,這些一切一切的東西,都映入了我們的眼中去。
 
高塔的守門者-------翅川,他就出現在我們的眼前,把守着通往高塔頂層的大門。
 
雖然他是由泥人偶化身而成的翅川而不是真正的翅川,因此沒辦法說話。
 
但是我也能夠感覺到他正以眼神跟我們說「還是死心不息嗎?真愚蠢。」這一句說話。


 
看了看翅川也看了看接踵而來的泥人偶,然後我也看了看自己這邊的成員。
 
陣容就跟昨天的一樣,到底我們有沒有辦法勝過翅川,我真的不知道。
 
然而現在只能夠上了!
 
「我們已經沒有退路了,為了拯救我們的世界,上呀!!」
 
身為大家的召集人,我舉拳向天,用盡全力叫喊起來。
 
各位男男社的成員們在大喊聲「好男人!不做嗎?」後,便脫光了衣服,全力撞向泥人偶,與敵人展開了戰鬥。
 
男男社的各位成員,赤裸裸的戰鬥着,用他們的血汗和肌肉來為我們打開通向翅川的路。
 


「爭取時間,我們也上吧。」
 
雖然道路是被打開,但不會持續太久,因為男男社的成員體力也有限。
 
面對體力無限而且又殺不死的泥人偶,即使是經常做運動的男男社成員們,都會有體力用盡的時候呢。
 
在我叫喊出了句說話之後,谷先生、變態、陸仁甲、肥醬便站了出來。
 
「新陳君,他就交給我們,你得保留氣力來對付最終Boss啊。」
 
「深雪大人,請好好看着我怎樣秒掉那傢伙。」
 
「在課堂上學的知識,今天應該派得上用場了!」
 
「即使我是考古學學生,但我也得要出一分力。」
 
他們四個人把話叫喊出來,提升着大家的士氣。
 
當他們的的話聲落下之後,四個人便分開跑起來,向着翅川進攻過去。
 
分開來的行動,讓翅川沒辦法用撞擊以及拍翼來一口氣打倒他們,現在的翅川只能逐個逐個打了。
 
「深雪,我們也動手了!」
 
「好。」
 
當男生們正在跟翅川戰鬥的時候,在我身旁的由依老師和深雪也開始動手起來。
 
因為我的身體變得虛弱,基本被撞幾撞就會連骨頭也散開,所以我只好加入由依老師她們那一邊,幫助她們做事。
 
「雖然沒有能夠增加那傢伙重量的黑球,但人家還能做出這個。」
 
深雪學姊把不知道幾時準備好的幾個水球拿在手中,一臉自豪的露出犬齒笑着。
 
而由依老師,也不知道從那裡拿來了個古代的羅馬炮台出來。
 
羅馬炮台,就是那種利用簡單的物理力量來拋出物體的炮台。
 
「以簡單極了的三角型作為炮台的立架,然後以一個組合了大湯匙的棍作為射架並放在立架上,最後用繩子綁上……這種小東西小學生也會做啦。」
 
深雪學姊在羅馬炮架面前一邊檢視一邊喃喃自語着。
 
受到了現實的影響,深雪學姊只能發明出這種簡單極了的東西,她不禁因為自己只能做出這種東西而感到好不爽。
 
我說,以現在來說,能做出這種簡直極了的羅馬炮架,已經很厲害啊。
 
至少我都不會造………嗚嗚。
 
「宇宙塵來負責發射,我負責修正角度,深雪負責製作水球吧!」
 
由依老師看到羅馬炮台都準備好了後,便開始進行指揮,分配崗位。
 
站好了崗位後,我們便立即展開行動,開始作戰。
 
「翅川那種翅膀,只要沾到水就會變得沉重,到時他想要飛得快來難了。」
 
根據由依老師的宇宙生態知識,她很清楚知道翅川那巨大翅膀的弱點。
 
聽說有些鳥類,只要濕透了的話,就很難再飛起來,似乎這件事也適合用在翅川的身上呢。
 
「發炮!!」
 
由依老師讓羅馬炮架修正了角度,然後大叫一聲。
 
接着,我就隨着聲音的響起而用力按下射架。
 
當我用力按了下去之後,在射架尾部載着的水球,便向着翅川那邊飛過去。
 
「哎呀!」
 
命中的聲音馬上響起,但那不是翅川的聲音,那是變態的聲音。
 
「喂,你射我幹嘛!你到底是站那一邊啊!?」
 
被水球擊中的變態,搞得全身都濕透,他的衣服都變得透視了。
 
如果這女球命中了女生的話,或許會變得超棒………不對,我怎麼在想這些呀。
 
我把腦內的奇怪想法甩開,待深雪學姊再次裝填之後,便再度發射水球。
 
然而這次命中了肥醬,接着在下一球命中了陸仁甲,然後又再命中了變態。
 
「「「你到底是幫那一邊的呀!!!」」」
 
竟然把責任都怪在我的頭上,實在太過份了!
 
「還不是深雪學姊的東西太爛了才會讓水球誤中你們嘛。」
 
「新陳代謝!!你剛剛說人家的東西怎麼了呀!!!」
 
惡鬼!這裡有一隻惡鬼呀!!!
 
差一點,就是差一點,我差一點就死在自己隊友的手上。
 
老實說,我還真是覺得這炮台有夠難用,但也沒有辦法,因為現在的深雪學姊只能夠發明出這麼簡單的東西出來。
 
想要用這簡單極了的羅馬炮台讓水球拋中翅川,實在不是可以想像般的困難。
 
「啊,我也想被新陳君射得全身都是啊………」
 
谷先生一邊與翅川進行接近戰,一邊表情失落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