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子直插進我的身體內,體內的肉塊清楚地感受到刀子的冰冷。
 
即使刀子沒有被拔出來,但是我身體內的血液卻開始擠出來了。
 
「奈奈……為什麼……」
 
我知道我這樣問是多餘的,因為現在的奈奈根本沒有自己的意志,她不知道自己是在做甚麼。
 
這下糟了……被虛弱化的我,受到了這樣的攻擊,性命絕對會被奪走。
 


更糟糕的是,我本應該是會感覺到痛,但我卻完全沒有感覺到呀。
 
是身體已經痛到麻痺了,還是我的意識已經開始遠去………
 
這下子…我已經輸了嗎?
 
我已經輸給了現實了嗎?
 
即使我拼盡了全力,還沒辦法贏得過現實嗎?
 


「啊,對了,謝新陳,我忘記告訴你知道,在剛才的一刻,我已經把你的影像大刺刺地投影給每個人看了啊。」
 
在漸漸遠去的意識中,我聽得見現實的說話。
 
他現在是多麼的高興,他現在是多麼的快樂,他現在是多麼的愉悅。
 
現實揮了揮手,把三個影像依相同比例放大,而在影像之中,我看得見大家的表情,也聽得見大家的聲音。
 
「怎…怎會的……」
 


在最底層與泥人偶和翅川對抗着的大家,在看到了被刀子插進身體而快將要死亡的我,一臉驚訝。
 
之前被打飛去的谷先生,從高塔大門後邊走出來。
 
他不敢相信,他不敢相眼出現在他眼前的影像,他不敢想像我即將要死亡。
 
「宇宙塵!!!」
 
在高塔內部與死靈法師交戰中的由依老師,以被打得伏在地面上的姿態抬頭看着我的影像。
 
她瞪大了雙眼,嘴巴因為吃驚而震抖着,我即將要死亡的臉孔完全映入她的雙眼之中。
 
下一刻,由依老師的雙眼中不自覺地流出了淚水。
 
淚水流過她在臉部的傷痕,在傷痕中流出的血與淚水混在地一起,一起掉落在地上。


 
在這一刻的由依老師,完全沒有發現她的對手死靈法師面對她再次展開攻擊。
 
「新…新陳……」
 
「不會的…不會這樣的…新陳代謝!!」
 
這一個影像,讓變態完全忘記他身體上的痛楚,猶如打進了麻醉針的一樣。
 
他在內心裡告訴自己知道「這個影像不是真的」,但是他的理性卻告訴他知道「這個影像是真的」,所以在他的臉上出現了因矛盾而扭曲的臉部。
 
同樣的,深雪學姊也不願相信這一個影像。
 
但真實的影像大刺刺的擺在眼前,她沒辦法不去相信這一個真實。
 


傷心的情緒充破了她的心靈,在她大叫出我的名字時,為我而流下的眼淚灑在空中。
 
「嘻哈哈哈!看到了吧,他們的表情真的一級棒的呢!」
 
從影像中,現實看到了大家那絕望且無法相信的表情。
 
在他看來,這些表情就猶如扮鬼臉的一樣好笑,開心得他差點要從皇帝坐跌下來。
 
已經完了,這一切都已經完了--------從大家的臉上,我完全是感覺到他們在說這句話。
 
悲傷、失落、無奈、以及大量的絕望,都在大家的表情表現了出來。
 
大家都知道,現實贏了這一場戰鬥了。
 
已經沒有人能夠阻止到現實毀滅這個世界,所有人都無法戰勝現實了。


 
「看到了嗎?謝新陳,這就是跟現實對抗的下場,絕望與痛苦,你的故事終於要結束了啦!」
 
贏得了戰鬥的現實高興的大叫着,但他並不知道,我並不打算就這樣結束我的故事。
 
至少……我還能救到她!
 
肉體與肉體相碰的聲音,在這一刻傳了開來,而在這一刻現實看到了這一個畫面----------
 
我與奈奈的擁抱
 
-----------------這一個畫面的出現,讓他多少被嚇到,一臉「在搞甚麼呀」的表情。
 
他當然不懂我在做甚麼,但是我很清楚我在做甚麼。
 


我把剛才用刀子插進的身體裡去的奈奈,奮力地擁在懷中,刀子也好像因此而插得更深。
 
痛楚雖然是感覺不到,但是我好像感覺刀尖刺到了某個內臟就是了。
 
然而已經沒所謂,即使我身體變得怎樣都好,我一定要做這一件事。
 
懷擁着奈奈的我,以雙手抱着她那纖腰,然後在她的耳邊講出了一句的我用好大力氣才能講出的話。
 
「歡迎妳回來,奈奈。」
 
記得變態跟我講過,要我把我的想法傳給奈奈,這樣才可以救到她。
 
所以在當下的這一刻,我想要我斷氣之前,把我的想法傳給她知道。
 
由依老師在之前已經告訴了我傳達想法的方法,當是由依老師就是用「擁抱」這個方法來向我表白,把她對我的想法傳給我。
 
「那裡到別再去了…待在我…身邊…吧…」
 
糟糕……我已經沒有氣力了……
 
插深了的刀子,讓我的氣力流失得更加快……可惡……我的意…意識啊……
 
把最後的一句話擠出了來後,我本來抱住了奈奈纖腰的手頓時一鬆。
 
連站穩的氣力都已經花在傳達想法上的我,整個人向後方倒去。
 
砰!!
 
一下跌碰的聲音隨着我的倒下而響起,我這一刻就面朝着天去的倒在地上。
 
身體越來越冰冷,呼吸也感覺變得困難……意識也……
 
就在我已經要離死亡不遠時,忽然間一下清翠的水滴聲響起。
 
奈奈的眼睛,就在我倒在地上之後的一秒,忽然地擠出了眼淚來。
 
盛不下眼淚的眼眶,讓眼淚直掉落在地上。
 
「新…新陳……」
 
奈奈本來空洞的的雙眼,在這一刻漸漸地恢復了光澤。
 
我的心意…成功地傳了過去嗎?看到這個情況…即使自己已經沒有氣力…但我還是笑了出來。
 
雖然是有點莫明奇妙…也有些勉強…但我的想法…的確是讓奈奈她………
 
奈奈的意識回來了…她的雙眼都不再空洞…充滿了神氣…她的靈魂回來了………
 
「新!新陳!」
 
終於完全恢復了正常的奈奈,在最初的一秒還不清楚發生了甚麼事,但她看到我倒在地上之後,立即驚慌得大叫出來。
 
「太…太好…到最後…我能救到妳……」
 
「怎麼會這樣的,新陳,你振作點啊!」
 
奈奈她走到了我的身邊…用她的身體支撐着我的身體。
 
真的太好了…雖然我沒能夠勝過現實……但是在最後…我還是能救出奈奈……
 
「是我做的嗎?為什麼我會這出這樣的事?為什麼我-------」
 
「別介意……是我不好…一直都…沒有察覺到…妳對我……」
 
「新陳我喜歡你呀,我喜歡你呀,不要走,求你不要走。」
 
哈哈…沒想到臨死前…也能夠被表白……能夠當這樣的主角……還不差吧?
 
「對不起…奈奈…現在我的…已經沒辦法…回應妳的…心…心…意……」
 
「新陳…不要死,你不要死呀…嗚…」
 
「啊啊,這個場面真不感動啊,這是誰寫的場面啦。」
 
忽然間…現實走近了我的身邊…更帶着嘲笑的語氣講起話來。
 
在他講話的時候…一手就把扶住我身體的奈奈推開…被現實推開了的奈奈發出「嗚哇」的一聲…推跌在不遠處。
 
現實與我的距離超級近…我立即出拳打他…但是現在的我只剩下張開眼皮的氣力…而且氣力也漸漸地消失。
 
「我告訴你啊,謝新陳-------」
 
現實蹲在我面前…他用手握着插進我身體裡去的刀子…對着我嘲笑一樣的輕聲說話。
 
「-------在現實的面前,甚麼友情、愛情、夢想,全部都是廢話,就猶如垃圾一樣!!!」
 
在話說到最後…現實興奮地大叫的聲音…以及刀子被用力拔出來的聲音同時響起。
 
刀子被拔出…我的血液立即就從傷口中飛濺出來……
 
身體沒有感覺到痛……因為我已經沒有痛的意識了……也開始感覺不到身體在發冷了……
 
現實以看待垃圾一樣的眼神望向我…然後他把刀子遞到自己的嘴邊…吸吮着沾上了我血液的刀身…如同一隻吸血鬼在品血的一樣。
 
現實把所有的刀子上的血液一滴不漏的吸到口裡去…一吞而盡…刀子上連一滴血都沒有了…
 
「啊啊………」
 
吸收了我血液的現實…發出了舒暢的聲音…
 
「這下子,我的力量,完全解放了啦啦啦啦!!!!!!!!!!!!!!!」
 
現實向着天空大叫…在大叫的一刻…一道黑色的氣流以他為中心…向着天空中奔上去…
 
黑色的氣流直奔天空…甚至擊中天空…黑色的天空化成了碎片散落下來…
 
「喝呀!!」
 
現實甚至讓黑色的氣流向着奈奈襲擊過去…一下子把奈奈的頸子勒緊…然後把奈奈拋到我的身旁處…
 
「回來了!回來了啊!我的力量完全回來了啊!!」
 
陷入了興奮狀態的現實…向着四周亂跑去…更不斷發射黑色氣流…把向個東西毀掉…以讓他享受自己已經完全復活的力量。
 
到了現在…已經沒有人能夠贏過現實了……
 
他的能力已經不再單單限於對物質作出影響…也已經可以用自身的力量去攻擊任何東西…
 
「新陳…嗚…振作點…我現在…現在幫你止血呀!」
 
奈奈好像在為我做些甚麼…可是…我已經沒辦法看得清楚她在做甚麼了……
 
我想要叫奈奈不要再理我…要她盡量走…可是…我已經沒有氣力講話啊……
 
即使是內心的描述和讀白……也不知由何時開始…變得用上了「…」而不是「,」了……
 
「謝新陳!」
 
現實大叫出我的名字…也轉身望向我…
 
「全靠你我才能夠恢復所有力量,所以我要送你一份禮物,以示感謝。」
 
如果是可以讓我在死亡脫離處男的身份就好了……畢竟我到現在還沒有試過呢……
 
「我要送你的禮物,就是讓你在現實世界的包圍下死去!」
 
現實的話聲才剛響起…他就伸出了雙手…讓黑色的氣流直撲向我…
 
黑色的氣流把在我旁邊的奈奈彈開…也以我為中心的像個半圓球包裹着我…
 
「新陳!新陳!新陳呀!」
 
半圓罩把我和奈奈分隔開來…她進不了來而我也出不了去…
 
她嘗試把半圓罩打破…但只是徒勞…
 
「青蛙再也不會發出GAP的一聲,只會現現實實的發出呱的一聲了!」
 
黑氣包裹着我…我已經沒辦法再看到一切的環境……
 
到底是一切的環境已經變黑暗了…還是我連張開眼睛的氣力都已經沒了…我實在沒辦法知道……
 
「接受現實,然後死亡吧!」
 
這是我最後所聽到的聲音…那是現實歡愉興奮的大叫聲……
 
然後…我的意識………就此………
 
遠…………
 
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