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點點崩塌下來的天空之中,投影出來的影像是如此的光芒。
 
在這幾道發出亮光的影像中,我能夠清楚看得見向着大家進攻的一眾敵人。
 
在高塔最底層的那處,得到了強大力量的泥人偶伴隨着奈奈的歌聲,向着大家攻擊過去。
 
受到了奈奈的歌聲影響,大家的精神和心理變得相當負面。
 
有些已經倒地裝死,有些早就逃得遠遠,本來結集了男男社、男女之愛、純色百合以及去死去死團等等的聯合部隊,人數開始減少起來。
 


有些意志堅定的人,則努力作戰,向泥人偶展開攻擊。
 
然而,被奈奈的歌聲強化了的泥人偶,單是揮動一下手臂,就已經把朝它們攻擊的人彈開。
 
去死去死團的成員所用的收割用鐮刀,在割下去泥人偶腰部後,不是因為泥人偶太堅硬而彈開,就是斷裂為兩節。
 
面對着泥人偶的攻擊,根本沒有人能擋得住,戰線不斷地打退。
 
即使有純色百合的成員能夠為受傷了的人進行治療,但她們也面對人手不足的問題。
 


受傷的人越多越多,人手出現短缺。
 
不單只是人手,就連醫療用品也因為長時間的戰鬥而用光,情況非常危急。
 
各社團的社長,或許應該在這個時候支持成員們進行反攻擊,但是他們自身也難保。
 
「嗚呀!!」
 
「哇呀!」
 


「嗚嗯…!」
 
男男社的社長谷先生、男女之愛的社長阿修羅十世、去死去死團團長,在面對同樣受奈奈的歌聲影響而進化了的翅川,變得無法招架。
 
即使他們三個人進行三個不同方位的攻擊,翅川只拍一下翅膀就把他們全都吹飛。
 
「別小瞧我們啊!男人是不可以被小瞧的!」
 
被吹飛開去的谷先生,在站穩腳步之後,立即向翅川衝了過去,準備攻擊。
 
一臉從容不迫的翅川,在谷先生的拳頭快要打中自己時,頓時如同殘影般消失。
 
只不過是眨眼之間,翅川在自己眼前清楚,谷先生一臉驚慌的表情。
 
「在你後邊!谷花約瑟!」


 
去死去死團團長大叫起來,這一下叫聲讓谷先生知道翅川的位置,他立即就向後轉身。
 
就在谷先生轉身的一刻,一個東西猶如炮彈一樣向着谷先生的眉心撞了上去。
 
這個東西瞬間爆開,皮和肉及肉汁剎那間爆炸般飛淺開來,這個東西應該是谷先生之前所用過的黃瓜呀。
 
被黃瓜如同炮彈一樣擊中的谷先生,一瞬被向後轟飛,直接撞向了高塔的大門,連大門被給他撞散。
 
谷先生消失於影像之中,而翅川也沒打算去尋找他,因為他還有幾個人需要親手收拾掉。
 
「谷先生!!」
 
看到這一個畫面,我忍不住大叫出谷先生的名字。
 


谷先生現在是生是死,我實在是很擔心他。
 
受到了現實的影響,我們不再像以前的一樣,能夠受到這麼猛烈的攻擊也死不了去。
 
「謝新陳,你可別給我分心,繼續看下去!」
 
現實揮了揮手,把另一組影像放大,被放大了的影像即時吸引住我的雙眼。
 
在影像之中發生了大爆炸,升起了大量的黑煙。
 
好幾個學生都因為爆炸的衝擊而從黑煙裡彈飛出來,當中包括被由依老師稱為渣滓的陸仁甲。
 
當黑煙散開了之後,就看到了手握增強了的魔枚的死靈法師完成了施法的模樣。
 
在剛剛爆炸的現場,有着幾個學生,他們都倒在地上,動也不動,不知是生是死。


 
「可…可惡……」
 
不單單只有學生,就連由依老師也在那個爆炸的現場。
 
由依老師從幾個倒在地上的學生身下爬出來,似乎在爆炸之前,有好幾個學生都去了保護她。
 
正因為學生的犧牲,由依老師才沒有從爆炸中得到了重害而倒地不起。
 
但是現在的她受到了的傷也不輕,她的臉蛋上有着多道傷痕,額頭的位置更流下紅血來。
 
衣服也破破爛爛,更佈滿了灰塵。
 
從破爛的衣服中可以看到由依老師的身體上有着更多的傷,似乎在這個影像映入我眼前時,由依老師已經連續受到了死靈法師的攻擊了。
 


剛才因爆炸而被彈飛開去的陸仁甲,身上也有不少於由依老師的傷痕。
 
被爆炸衝擊彈飛開去的陸仁甲直接撞上了牆,這樣的撞擊讓他的大腦受到了震盪,他差點就暈過去了。
 
稍微動一下身體,痛楚的感覺就隨着神經線走遍全身,痛得陸仁甲的眼水也擠得出來。
 
他強忍着這強烈的痛楚,重新站起了來,並一步一步的走近由依老師。
 
「由…依老師…妳沒事吧…」
 
聲音非常的細微,也斷斷續續的,陸仁甲現在連講話都要花上很大的氣力。
 
「說沒事…都是騙你的……我現在全身都痛死了!」
 
由依老師從保護她的學生中爬了出來,也站起了來。
 
在站起來之前,她確定了學們並沒有死亡,只不過是暈了過去,心裡安心了不少。
 
「這傢伙…我們真的有辦法贏嗎?」
 
其他沒有在死靈法師的攻擊中暈過去的學生,也重新在地上爬起來。
 
然而,他們面對着因奈奈的歌聲而強化了的死靈法師,都露出了絕望的臉。
 
由依老師沒有回答學生們,因為她也沒想到辦法。
 
這時,在由依老師氣得咬緊牙關的一刻,死靈法師又再次一發動攻擊。
 
多個光球從死靈法師的身邊升起,在接下來的瞬間就向着由依老師和其他學生襲擊過去。
 
「由依老師!!!」
 
看到這個畫面,我再次擔心得大叫起來,但我的聲音沒辦法傳到由依老師的那裡。
 
看着這比世界末日更殘酷的影像,我整個心靈快要崩潰。
 
「哇哈哈!這就是現實啊!這就是現實啊!看到了嗎?」
 
坐在皇帝坐的現實,發出了惡魔一樣的大笑聲。
 
邪惡的大笑,無情且冷酷的笑聲,猶如刀劍一樣直插我心,現在的我就只能夠看着他狂笑。
 
「你以為這一切完結了嗎?錯,我們還得繼續看下去啊,謝新陳!」
 
現實雖然沒辦法攻擊我,但是他所做的一切,快要把我的心靈整個打碎。
 
這樣的精神攻擊,所帶來的傷害,比起肉體的傷害來得要大啊,他是打算這樣摧殘我到死嗎?
 
現實手再一揮,另一道影像被放大出來,把我的視線吸引過去。
 
「深…深雪大人…」
 
連戰鬥影像也沒有,變態那已經半死了的模樣立即就映入了我的眼中。
 
他就大字型的倒在地上,臉朝天,身上多處刀傷。
 
衣服完全破爛,就連褲子也一樣,全都變成了布碎散落在地面。
 
相反,深雪學姊卻完全沒有受傷,這一定是因為變態奮不顧身都要保護深雪學姊的關係,看到了變態的傷,我就明白到此點。
 
「變態!變態!變態!振作點呀!」
 
深雪學姊想要過去治療變態,或去幫上甚麼忙。
 
但是,因為現實的關係,讓她沒辦法走近變態,她就只能站在變態五六米的遠處,看着身處血泊中的變態。
 
深雪學姊和變態的中間,有着一道無形的牆,這道牆把他們兩個完全分開。
 
她對着這道牆猛拍,但這道牆是沒可能打破的。
 
「振作點變態,人家現在就給你小褲褲啊!」
 
看到深愛的男朋友即將要死,深雪學姊為了刺激起變態的生存意志,直接把自己的小褲褲脫下來,並向變態拋去。
 
有着深雪學姊體溫的小褲褲,就這樣被拋在半空中,向着變態的臉飛去。
 
突然,一道火紅色的衝擊波剎時掠過,把整條小褲褲變成了無數細小布碎,隨着風輕輕一吹就被吹到不知那處去。
 
這一道紅色的衝擊波是來自紅色蘿莉控大叔的。
 
本以為他會對有女孩體溫的小褲褲有興趣,應該會直接接到手中,但沒想到他竟然把小褲褲毀掉。
 
說不好,紅色蘿莉控大叔因愛成恨,在他的眼中只想要打倒變態和深雪學姊。
 
紅色蘿莉控大叔走近了變態,甚至向着只剩下一條內褲變態作出攻擊。
 
「嗚呀!!!!!!」
 
同樣身為男性的紅色蘿莉控大叔,清楚知道私處受到攻擊是多有痛。
 
正因為清楚,所以他才向變態的私處作出攻擊,一腳狠狠的踐踏上去,就當作要踏平氣水罐的一樣踐踏。
 
受到了這樣的攻擊,變態痛得慘叫起來,更是手腳亂爬。
 
「變態!!!!」
 
只能待在變態身邊五六米的深雪學姊,現在除了猛流下淚水外,就只能睜着雙眼看着這一切。
 
「給我停手呀!現實!」
 
我別開了視線,這慘不忍睹的畫面任誰都不想要看。
 
我更成着怒氣對現實哮叫,要他停止對所有人的殘酷不仁的攻擊。
 
他沒有這樣,現實他只是豎起了一隻手指在我面前左右搖動,口中發出「嘖,嘖,嘖」的聲音。
 
「謝新陳,你可是這個故事的主角,這個故事因你而開始,所以你得負責,由你讓這個故事結束。」
 
現實的話我是聽到,但是我卻完全不明白他的說話。
 
就在這一刻,一個熟識的身影向着我走近。
 
「奈奈?」
 
奈奈走近了我,她就站在我的面前。
 
由管風琴演奏出的音樂如同到了尾聲般停了下來,而奈奈的歌聲,也猶如唱完了般停了下來。
 
「謝新陳啊--------」
 
現實帶着「這一切終於完結了」的笑容來望向我,也呼叫出我的名字。
 
「----------你的死亡就是這個故事的結局了。」
 
吀滋!!
 
現實話聲響起的一刻,我立即就感覺到有個東西向着我身體插進來。
 
刀……一把菜刀正插進了我的體內。
 
而把這一把要奪走我性命的刀無情地插進我身體裡去的人,就正正是我站在我面前的奈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