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不斷的過去,隨着時間的流去,我也漸漸地長大,終於從幼稚園畢竟進入小學。
 
記得在即將要升讀小學的時候,媽媽是超級的忙。
 
說甚麼要霸位,說甚麼要撲校,說甚麼要入讀名校,感覺就是超級忙的。
 
媽媽曾經也因為這些事而跟爸爸吵過架。
 
「你就不能少出夜街,為兒子的學業着緊一下嗎?」
 


「妳好煩呀!我今晚不回來睡呀!」
 
我不知道到底發生甚麼事,只知道媽媽因為這次吵架而哭起來,而我只能走在媽媽身旁安慰着她。
 
其實已經不是第一次爸爸和媽媽吵架了,他們吵架的次數已經多到數不到。
 
每次吵完,媽媽都一個人在哭,而爸爸也總時奪門而去,整晚不歸,像是去了第二個家。
 
入讀了小學之後,認識了更多的同學。
 


其中有一位女同學,在平陰的瀏海上,總是有一個蝴蝶結,讓她看起來相當可愛。
 
而且,她說話的時候,總是會人家人家的,實在惹人喜愛。
 
我是很想去認識她,不過我跟她不同班,而且她身邊也有好多男生,我都只能站遠遠的看着她。
 
結果,直到我升上了小學六年班,我也不曾跟她講過話。
 
沒跟她講過話的我,當然連她的名字也不知道,但直到那一天,我終於知道。
 


那一天,如常穿上整齊的校服,背着那個平實簡單但又沉重得很的書包上學。
 
獨自一個人回到課室裡後,就來到我的指定坐位坐下,並準備上課要用的書本。
 
平時大家都會因為要備課而在溫習,但是今天卻很不同。
 
不知為何大家都沒在溫習,反而在聊天,課室內一片嘈雜。
 
「你有沒有看報紙啊?」
 
「有啊,還真可憐耶。」
 
大家聊天的聲音,讓我無法集中精神溫習和備課。
 
「明明是校花來的……竟然最後是這樣。」


 
「她男朋友也有夠沒用吧?」
 
「你有沒有看報紙的,對方可是個成年人。」
 
真糟糕,明明等一下就有數學科的測驗,但要是因為大家嘈雜的聲音而讓我溫不了習,讓我不合格就麻煩了。
 
老師們都說,為了考取理想的中學,我們得考好每一次試,測好每一個驗。
 
只有考到理想的中學,我們才有機會考上大學,然後更上一層樓。
 
到時候,將來找工作就容易多了。
 
老師說,雖然現在還是小學生,但時間眨眼就過,不早早準備好是不行的。
 


玩耍的時代,寶寶期和幼稚園期已經玩夠,升上小學就不要再玩耍,要勤於學習,將來才會出人頭地。
 
所以,他們這麼吵,實在讓我難以集中精神,我得過去教訓他們。
 
「早晨,你們在聊甚麼?」
 
「喂,謝新陳,你有看報紙嗎?今天的頭條耶!」
 
「沒看,有甚麼事發生?」
 
「真是的,來,我借你看。」
 
一位男同學把收在書包中的報紙拿了出來,拿放在他的書桌上,讓我其以外的人能一起觀看。
 
這一刻,一個叫人吃驚的標題就大刺刺地映入我的眼中。


 
--------世風日下!道德淪亡!女小學女生慘遭變態性侵,其後自殺身亡--------
 
一瞬間,我整個人有點莫名其妙地火了起來。
 
那個變態竟然連小學生也不放過,同樣作為男性,我感到羞恥極了。
 
看了標題後的我,按捺不住好奇心,馬上追讀下文。
 
-------於昨晚凌晨時間,一名○○小學女生與男友人外出夜遊-------
 
○○小學?這不是我就讀的小學名字嗎?受害人是這間學校的女學生?
 
-------其間,一名變態男士疑對小學女生起性慾,以全裸姿態出現在小學女生及其男友人面前-------
 


還真的有夠變態,他該不會早就準備隨時進行襲擊而準備好自己的裸體吧?
 
-------小學女生被變態捉住,但其男友人卻因受驚過渡而奮然逃去,事後未有報警-------
 
-------小學女生掙扎無用,最後變態成功……----------
 
我已經不想再看下去了,因為我已經知道接下來會發生甚麼事。
 
實在是如同標題所講,世風日下,道德淪亡。
 
「怎麼了,看完之後很氣憤吧?」
 
一位男同學如此問道,而我也很承實地點頭回答,以示我真的很氣憤。
 
「最叫人氣憤的還不單只是這個,你看看受害人和犯人的資料欄那裡吧。」
 
知道了大家為了甚麼事而吵鬧過不停後,我本應該是回到自己的坐位,開始着手溫習。
 
但是,聽到了那位男同如此說道,使我的好奇心作怪。
 
我依照他的說話去做,望向了資料欄那一邊。
 
在資料的那一欄,不單單有着受害者和犯人的名字、年齡、職業等等的資料。
 
甚至連雙方的近照也登出了來,讓讀者馬上就知道他們的容貌。
 
犯人的照片沒甚麼特別,我沒有多加去留意,我反而留意到受害者,也即是被侵犯然後自殺的小學女生。
 
在平陰的瀏海上,有着一個蝴蝶結,相當的顯眼,就跟我們學校裡的那個好受歡迎的女學生一樣。
 
「難道,這個受害人!?」
 
「甚麼?謝新陳你也太遲鈍了吧?」
 
從一位男同學的反應之中,我知道我自己沒有猜錯。
 
那位被侵犯然後自殺的小學女生,正是我們學校那位很受歡迎的女學生。
 
「為什麼她要自殺?她不是還有更多未來的嗎?」
 
我情緒有點激動地大叫道,因為我覺得實在是太不應該了。
 
人的一生不應該是這麼短暫,她現在才是個小學生,將來還有很多路可以走啊。
 
這個時候,一位男生無奈地攤了攤手。
 
「這有甚麼辦法,她都已經被搞了,將來的路一定很黑暗。」
 
「怎…怎麼會?」
 
「受人歧視,不會再有人愛她,心理陰影等等,這些都是她要問對的問題耶。」
 
話雖然是這麼說,但是,這麼年輕就……………
 
這個時候,我的心種有一種很可惜的感覺在充斥着。
 
母親十月懷胎,父親努力工作賺錢養大她成人,但現在換來了白頭人從黑頭人。
 
正當我內心多少有點感嘆的時候,一把令人聯想到「婉惜」兩字的嘆氣聲便響起了來,那是其中一位男同學的聲音。
 
「這麼可愛又漂亮的女生,就這樣離世了,感覺超可惜。」
 
「是啊,是啊。」
 
在旁的男同學也點頭並發聲同意。
 
「我都還未能跟她搞上一兩回,她就離世了,超可惜。」
 
「我也想搞搞她耶!」
 
「有誰不想要跟她搞呀?不過現在已經沒有機會了。」
 
忽然間,我好像聽到了一個不應該在這個時候講出來的字詞。
 
搞 ------ 這一個字,在字面上看來就是做一些事的意思。
 
但在他們的對話之中,雖然沒有清楚講到這個「搞」字的意思,但我可以知道,他們的這個「搞」字,是意指發生性關係。
 
「你們,怎可以講出這種說話呀?」
 
我對於他們的不尊重多少感到生氣。
 
但是他們並沒有因為我的說話而檢點一下,反而得吋進尺地講話起來。
 
「如果可以,我也想去當那個變態呢。」
 
「跟個未成年的正妹搞過,坐一輩子牢都願。」
 
「可惡啊,超羨慕那個變態耶!」
 
口不擇言,這就是所謂的口不擇言嗎?
 
不單單對離世者不尊重,甚而把道德和節操掉在一旁,實在是太過份了。
 
「你們能不能就有點道德和節操,怎麼能夠講出這種說話!!」
 
我很是生氣地講話,但我的話聲卻惹來他們奇怪的目光。
 
「謝新陳,你好古怪,道德和節操,這些東西有何用呀?」
 
「節操這東西,女生都掉到一地都是了,男生保留節操來幹嘛?」
 
「道德也是,道德也是!」
 
我一時間傻呆了,他們怎麼能夠講出這樣的話。
 
「我們告訴你啊,謝新陳--------」
 
「-------- 在現實之中是沒有道德和節操的啊。」
 
一瞬間,他們的臉與一個人的影子重疊起來,而那張臉正是我的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