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着時間的流去,日子一日一日的過去,我也從小學畢業,成為了中學生。
 
在我成為了中一學不久的時候,我的父母出現了個問題------離婚。
 
原來在以前,媽媽和爸爸吵架之後,爸爸就會離家而去,原來就是去跟外邊另一個女人鬼混。
 
東窗事發,媽媽終於知道爸爸有外遇,那一晚她又跟爸爸吵架起來,而且吵得比以前還要厲害。
 
吵也吵得厲害,而媽媽也哭得比以前厲害,爸爸離家出走的時間也比以前更長,而我還是在一旁看着這件事發生。
 


然後,當爸爸再一次回家,就向媽媽提出了離婚,並收拾自己的衣服,永久地離開這個家了。
 
「媽…為什麼事件會發生成這樣?」
 
我沒有辦法明白為什麼爸爸要這樣做,我不明白為什麼他有了媽媽之後還要在外邊拈花惹草,我不明白我的家為什麼會這樣被粉碎。
 
然而,媽媽只有這樣回答我。
 
「因為,在現實之中,沒有永恆的婚姻。」
 


那一張的臉,與我媽媽的臉重疊在一起,而那一張臉孔,就正是我的臉孔。
 
這個影像重疊的事,已經不是第一次出現,我開始懷疑我自己是不是有着甚麼幻覺。
 
總之從離婚事件開始,我就沒有再見過爸爸,當然也不想見到那個男人。
 
然後,中學的生涯,我就和我媽,以及在我學校認識的朋友一同渡過。
 
在我就讀的中學裡,我認識了很多同學,當中也有些感情特別好,想想走在一起聊天。
 


他們一個姓方,另一個就姓陸,我們常常都在一起,不論是學習還是做專題,就連吃午飯都是在一起。
 
我們無所不聊,聊女生的事情,聊遊戲的事情,也聊功課及考試的事情。
 
每當考試,我們三個人都會在圖書館裡,一同努力溫習,每當溫習到累時都會互相鼓勵。
 
就這樣,我們三個好朋友,一同渡過了半個中學時期,一同升上了中四,也就是高中。
 
「喂,謝新陳,接球囉!」
 
「了解!」
 
陸向着我大叫,在同一時間向我傳了個籃球過來。
 
我接下了籃球了後,準備轉身傳球,把球傳給在籃底下的方。


 
然而,這個方法行不通,因為方被一個男人擋住,我手中的球沒辦法傳給他。
 
目前,我們正進行街頭籃球,身穿着衣衫不整校服的我們,正與一班街頭少年進行三對三的半場籃球比賽。
 
要是我們贏了的話,今天和明天的籃球場將可以讓我們任用,而相反,我們輸了的話則以後不可以再出現在這籃球場內。
 
現在的比分,我們與對手的比分一樣,兩方都即將到達目標分數而結束比賽。
 
球在我們這邊,只要再入一球,我們就能贏了,但現在的情況是有點糟糕。
 
本來我是想到傳球給方,但是方被敵人封鎖,我沒法傳球給他。
 
「新陳,小心,那邊有人來了!」
 


沒辦法接球的方,在這一刻對我大叫道,他的一聲讓我注意到在一旁的一位男生向着我衝過來。
 
他是想要搶走我手上的球,要是被他搶走的話就麻煩了!
 
好,既然沒辦法傳球的話,那我就自己射球。
 
「看我的!」
 
我雙腳頓時發力跳起來,同時把手中的籃球向着籃射過去。
 
咚隆!
 
一下籃球穿過籃子的聲音響起,我射出的球確確實實的射入了。
 
憑着我這一下跳射,我們贏過了那幾個街頭少年,我們都高興得發出了「耶」的一聲。


 
那幾個街頭少年看到他們只以一球之差而輸給了我們,不服氣得發出了「嘖」的一聲來。
 
「去去,輸家快走囉!」
 
「老子們要玩到明天耶!」
 
「嫩啦,嫩啦。」
 
我們三個人帶着嘲笑的語氣對着幾個街頭少年講話,我看他們都氣得要發瘋了。
 
「你們走着瞧!」
 
其中一個街頭少年怒氣沖沖的這麼大叫道,然後他就與其他幾個人一同離開球場。
 


現在球場都變成了我們的遊樂場了,真在是爽呀。
 
「來啊,我們繼續打球。」
 
得到了今天和明天使用籃球場的權利,我們可以盡情以玩,玩半場也可,玩全場也可,沒有人會阻礙我們了。
 
而終於,我們三個人就這樣一直玩,直到日落,然後來到了晚上。
 
「喂不行,肚子好餓啊。」
 
方嚷着肚子餓,這時我才留意到,原來現在正是吃晚飯的時間。
 
「既然是這樣的話,就去買個飯盒一起吃吧。」
 
陸這麼說道,而我們都讚成他的說話。
 
我們的家人,都因為要加班而不在家中,與其一個人在家中吃飯,還不如與朋友一起吃還來得要好。
 
為了佔着籃球場,我們得留下一個人來,而那個人便是我。
 
方和陸都負責到附近的餐廳買飯盒回來,而我就負責佔籃球場,確保我們在飯後還能繼續玩。
 
雖說他們去附近的餐廳買飯盒,但是這裡離有飯盒賣的餐廳,也要走十分鐘的距離,看來我得等他們一段時間呢。
 
我總不會傻到站着等他們,所以我走到一旁坐下來,稍作休息。
 
而就在我休息了不會的時候,發生了一件事。
 
「喂!你!」
 
一個男人走道了球場之內,並向着我大叫着。
 
那個男人肌肉發達,一整個健美先生的外型,非常的健壯。
 
而在那個男人的背後,則有着幾個熟口熟面的男生,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他們是不久前與我們比賽的街頭少年們。
 
「谷大哥,就是他了!就是他搶我們場。」
 
幾個街頭少年豎起手指直指向我,並這麼大叫道,被他們稱為谷大哥的男人,此刻正以好不爽的腳步走近我。
 
我心知道有點不妙,想要逃走,但在我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們幾個人已經走近了我。
 
「喂,你呀,聽說你跟你的朋友欺負我的小弟吧?」
 
谷大哥以不爽的眼神瞪着我,並在講話之前向我腳邊吐了一大口口水。
 
「那…那有呢,我們只是在比賽,在比賽啊。」
 
「吓?比賽?那你贏還是輸啊?」
 
「這…這當然是……呃……」
 
「吓?你講話大聲點好嗎?」
 
谷大哥繼續以不爽的眼神瞪向我,我被他的瞪眼和超大聲的不良語氣說話嚇得慌。
 
而這個時候,我的眼睛剛好瞄到方和陸買完了飯,正向着籃球場這邊走近來。
 
太好了,要是有他們兩個幫忙的話,我應該可以從這班人的手上逃走。
 
「方!陸!過來幫我啊!!」
 
我大叫起來,並在同一時間向前奔跑,把谷大哥撞開,準備逃去。
 
大叫出來的聲音,成功傳到了方和陸的耳朵去,他們兩個立即就望到我,以及在我四周的谷大哥和幾個街頭少年。
 
「喂!我在跟你講話,你沒聽到嗎!!」
 
在我向着方和陸他們兩個的方向走去,尋求他們兩個的幫忙時,我衣領頓時被谷大哥捉住。
 
他用那孔武有力的手,一下子就把我拉回去,並把我擲落在地上。
 
「難道你不懂甚麼叫禮貌嗎?你這傢伙。」
 
谷大哥一臉兇神惡殺的表情,依然用那不爽的眼神瞪着我。
 
「甚麼沒禮貌的……你們輸了比賽,所以叫個大哥來,為你們爭一口氣嗎?沒體育精神的傢伙!」
 
他們似勢凌人,讓我心中的怒火不禁燒起來。
 
要打架就來打架,誰怕誰,我有方和陸他們兩個幫忙,想要打贏這場架也是有可能。
 
在我怒吼了一聲之後,我就立即從地上彈起來,並向那個谷大哥揮出拳頭。
 
「你在大聲甚麼啦!!」
 
突然間,谷大哥一腳向着我的肚子踢過來。
 
我的拳頭都還未碰到谷大哥一條毛,他的腳就已經踢中了我的肚子,使我當場跪了下來,並吐出了一大口口水。
 
「混蛋,看來你得認清楚現在是誰主場。」
 
谷大哥輕輕地彈了一下手指,接着幾個街頭少年便從他後方衝出來,並把我按在地上,拳打腳踢。
 
「剛剛不是很囂張嗎?」
 
「站起來打啦!」
 
「來啊!廢柴,來打球啊!」
 
被壓在地上被人猛打的我,想要反擊也不行,我現在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向方和陸求救,要他們幫我。
 
但是,當我稍微抬頭,望向他們兩個時,就只見到他們兩個逃走的背影。
 
他們兩個…沒有來救我…沒有來幫我…反而不顧而去,為求自保?
 
我不禁相信我看到的影像,他們兩個就為求自保而留下我一個人,讓我被人痛打。
 
方和陸的背影消失在我的眼前,他們兩個已經不知道去了那,而街頭少年們的摳打也終於停下來了。
 
「混蛋,明白了嗎?明白了這裡誰是主場嗎?」
 
谷大哥向着我吐口水,他的口水就吐落在我的頭頂上……
 
「我不明白…不明白……」
 
「還不明白!?」
 
「我不明白……為什麼我的朋友…會為求自保…不顧我而去……」
 
「哈,朋友?你說朋友?」
 
谷大哥抬起了我的頭,並與我的臉成水平的這麼說道。
 
「我告訴你知,在現實之中是沒有朋友,當然也沒有友情囉。」
 
這一刻,那個人的臉與谷大哥的臉重疊起來,而那個人的臉,正正是我的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