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着時間的流去,我也從高級文憑的課程中畢業。
 
雖然已經畢業,但卻因為眾多的原因,而未能成功入讀大學。
 
這很叫人洩氣,花了這麼多年的時間來繞路讀上學大,卻來到最尾卻以失敗告終。
 
或許我可以修讀其他學科,研讀其他的科目,再繞一繞路上大學。
 
但這麼一來,家裡的負擔就會增重,自己的負責也會變大。
 


再說,繼續讀書的話,學費就變得越來越貴,完全是在跟我說「窮人滾離學校」的一樣。
 
所以我只好急流勇退,下定決心投身社會,像所有人一樣平平凡凡地工作。
 
在現實之中,所有人都得平平凡凡地工作,沒有人會有例外。
 
工作的出現,讓我沒辦法再做自己喜歡做的事,例如玩遊戲,例如睡覺,例如看電影等等的事。
 
從踏入了社會之後,就沒辦法做自己喜歡做的事,就連做自己喜歡的工作也沒機會做,雖然是很殘酷,不過,這是現實中常有的事。
 


即使我從高級文憑課程中畢業,但也只能從事與課程所學之物無關的工作。
 
修讀設計的人,畢業後不從事設計;修讀會計的人,畢業後不從事會計;修讀科技的人,畢業後卻不從事科技。
 
這很叫人感到無奈,但這也是現實中常見的事。
 
也有比較好的事發生,修讀工程的人,卻能從事建築工程,不過卻轉不了行。
 
修讀物流的人,能從事物流,不過是送外賣或駕貨車。
 


修讀藝術或演藝的人,能從事相關的工作,不過是晚上在行人專用區表演。
 
學習的付出,卻與事後的回報不成比例,但這是現實中常有的事,我們只能接受。
 
學而無所用,是現實中常有的事。
 
懷才而不遇,是現實中常有的事。
 
或許有人在畢業之後,找到了一份好工作,也得到了甚麼甚麼的成就。
 
但看清楚一點,這些人全都是被稱為天才的人,或者是富二代。
 
他們有才華有錢,不用特別努力,也能得到所有人夢寐以求的成功和富裕。
 
這很不公平,對於我們些永遠只能窮努力的人來說,是很不公平,但這是現實中常有的事。


 
一位天才的成功,表示着一堆凡人的失敗;一個富二代的誕生,表示着有一堆平民被壓榨。
 
然而,這一切的一切,都是現實中常有的事。
 
沒有人能違抗現實,沒有人。
 
投身於社會之後,我當上了一間公司的助理,每天過着一模一樣的日子。
 
一至星期六,起床、上班、午飯、加班、下班、晚飯、睡覺。
 
星期日,睡到日上三竿、午飯、娛樂、晚飯、睡覺。
 
每日每日就重複又重複的做着這些事,猶如個機械人的一樣。
 


生活了無情趣,唯一最有娛樂性的,就是看那些一式一樣的動畫。
 
內褲、胸部、後宮、色情、萌……每次休息時就是看每部都公式化的動畫。
 
最初看是覺得很有趣,但看久了就無聊,反正都是那些場景,反正都是賣萌,反正都是色情。
 
然而,我只有看或不看這兩個選擇,要嘛就看動畫的萌,要嘛就無聊地在沙發上睡覺。
 
這就像是在工作中面對自己不喜歡的差事,要嘛就去做,要嘛就離職。
 
沒有第三個選擇,甚至基本上是沒有選擇,因為離職容易求職難,想要找一份工作就得跟數千萬人競爭。
 
因此,即使上司給了猶如狗屎一樣臭的差事,也只得去做,沒有選擇的空間。
 
的確是很痛苦,的確是叫人感到憤慨,但這也是現實中常見的事。


 
面着現實,除非選擇死亡,不然就得接受現實的一切。
 
沒有人會去改變現實,沒有人會挑戰現實,也沒有人會違抗現實,因為所有人都知道這是徒勞的。
 
一日復一日,日子就這樣流去,心裡的疲累也只有自己才知道。
 
一年又一年,每日都過着同樣的日子。
 
討厭得很的差事,無聊的每一日,永遠都只有賣萌和色情的動畫,從來都沒有播完的一天的「宣傳易」,始終如一的伴在我身邊。
 
而我,也已經習慣了這一切。
 
接受了討厭的事物,接受了無聊的日子,接受了一乘不變的動畫,接受了巴西隊於世界杯七比一的慘敗,接受了這一模一樣的每一日。
 


接受了現實。
 
不過,我應該也算是很幸運,因為我也能成家立室。
 
在一次機緣巧合之下,我結識了一位女生。
 
她很漂亮,是我很喜歡的類型,她有着一條右側綁的單邊馬尾,這是她最大的特徵。
 
我兩也很合得來,大家的興趣也盡是相同,因此我們便順利成章的成為了戀人。
 
然後經過了一兩年後,我們便宣佈結婚,宣佈要建立一個家庭。
 
事情發展得很順利,我和她很順利地結成夫婦,而且我們的女兒,也在不久之後出生。
 
因為供書教學、奶粉錢、房屋租金等等的關係,使得家庭開支變大,所以老婆也得要找份工作,幫補家計。
 
女兒白天就交給我媽照顧,而晚上則由我們把女兒接回家。
 
就這樣,我就開始過着平凡但是又很溫馨的日子。
 
然後某一天。
 
今天我娘家做節,我媽叫我們都回去吃飯。
 
我和女兒都沒有問題,但是我老婆因為加班才不能與我們一起共餐。
 
最近老婆常常加班,我開始有點擔心她的健康。
 
她最近化妝也比以前的要濃,也花上更多的時間,是睡眠不足所致的嗎?
 
雖然她沒能與我們一起做節吃飯,但感覺還不太緊要,因為以後這樣的機會多的是。
 
偶爾少聚一次,也無傷大雅吧,我媽也很明白事理,所以也沒有怪她。
 
總之,今天的做節吃飯,就只有我和女兒在一起,而我老婆則沒參加。
 
飯聚完了後,我和女兒便很像平時一樣回家去。
 
而因為女兒好像很睏,我希望讓她早點回家睡覺,好好休息,因而不像平時一樣坐巴士,而選擇了坐的士回去。
 
這個很睏的女兒,也在的士上睡着了,可見她真的很眼睏。
 
畢竟她還只是個兩歲的小女孩,會容易想睡也很正常。
 
大概就是這樣的關係,我比平時還要早回到家門前,大約是早了一小時左右吧?
 
我雙手抱着女兒,好讓她睡在我的肩頭上,但這樣的話,要拿鎖匙開門就變得有點麻煩,不過花些技巧便能解決到。
 
突然,在我準備要很巧手的從鎖匙從褲袋裡拿出來時,我發現了一件事。
 
家裡的閘門並沒有關上,那道門只是剛好貼住了門邊,而沒有正確的關上。
 
這樣的話,我確實不必使用鎖匙就能把門打開,實在是方便。
 
但我記得,今早出門時,我是有確定過門是被正確地關上,不應該是現在這個樣子。
 
這麼說…難道是有小偷嗎?
 
我很是緊張,馬上就把門打開。
 
不過似乎沒有小偷進來,因為家裡的東西沒有被搗亂,依然很正常地在應在的位置站立着。
 
為什麼我會知道,因為家裡是亮着燈的,從這個情況來看,應該是有個非小偷的人進來。
 
是老婆?難道她回來了?
 
是因為加班加得太累,所以沒有好好把門關上嗎?應該就是這樣了。
 
「老婆我回………」
 
老婆回到家裡,我很是高興,我想要出聲叫叫我的老婆,但這一刻我看到了個東西,立即讓我住口。
 
鞋子……有一對咖啡色的皮鞋放在門口處。
 
這對鞋子不是我的,我穿的是黑色皮鞋,而且鞋的大小也不合我的腳形,很明顯的不是我的鞋子。
 
而更重要的是,這是一對男裝皮鞋,而在這對男裝皮鞋旁邊,則有一對高跟鞋。
 
忽然間,我的心臟用力地跳動起來,我想起了以前經歷過的一段「回憶」,是一段不好的「回憶」。
 
「啊…啊…啊…嗚嗯…還要…還要…我還要啊。」
 
熟悉的聲音傳來我的耳邊,而那是老婆的聲音,也是她歡樂的呻吟聲。
 
我不禁嚥下了口水,然後向着傳來了聲音的房間步行過去。
 
聲音隨着我的步行,遠來遠響亮,而我的心跳,也越來越快。
 
然後,我終於來到了睡房門前,老婆的聲音就是由關上了的房門後邊傳來。
 
這一刻,我稍微做了我心理準備,然後把門輕力地推開。
 
接着,正如我所想像中的情景,如實地在我眼前出現,仿佛是把我所想的事情實體化。
 
「老…老公!?」
 
被別的男人擁抱在床上的她,看到我突如其來的出現,剛才歡樂得臉紅耳赤的臉孔,現在變成了青色。
 
她很是緊張,並立即把她眼前的男人推開,更慌張地抓來了被子擋在她赤裸裸的身前。
 
「不是你所想的那樣,請聽我解釋。」
 
「其實妳不用解釋,因為我都明白。」
 
「老…老公?」
 
「在現實中,老婆背夫偷漢是常有的事,我明白的。」
 
現實中常發生的事,我已經習以為常,甚至有點麻木
 
背夫偷漢的事已經發生,那麼接下來的一切,將會鐵定的出現,因為就是現實。
 
「所以,我們離婚吧。」
 
離婚也是現實中常有的事,所以我不會覺得心痛,也不會覺得可惜。
 
因為我已經習慣現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