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着時間的流逝,我漸漸地長大,而我的女兒,也漸漸地長大。
 
離婚的事,多少也對女兒有着影響,不過隨着時間的過去,這影響也漸漸的消失。
 
很快地,女兒接受了這一個現實。
 
她沒再要求要見她媽媽,甚至也忘記了媽媽的樣子是怎樣,直到現在,她可能已經把媽媽忘記得一乾二淨了。
 
至於我,也沒有再與她見面,也沒有與她有電話交流,甚至是不希望她再出現在我眼前。
 


以前有人說過,再見也是朋友之類的說話,但我要說的是,在現實之中,是沒有這回事的。
 
總之,在離婚以後,我和女兒,就再沒見過她。
 
她現在是跟另一個男人生兒育女也好,她現在是跟不同的男人在床上互抱也好,已經不再關我們的事了。
 
為了養大女兒,我只好努力工作,努力賺錢。
 
而正因如此,我為了賺更多的錢而常常加班,有很多時候,照顧女兒的工作,都交給我媽幫忙。
 


也正因如此,女兒的私生活,我是一概不清楚。
 
在學校裡結識了怎樣的朋友、有甚麼興趣、喜歡怎樣的男孩子、我完全不清楚。
 
一個爸爸忙於工作,沒空閒時間跟子女交流,這就是現實。
 
不過我唯一清楚的是,她在學校的成積不很好。
 
上課不專心、常做違反校規的事、對老師無禮、這已經是習以為常的事,嚴重的是在考試時作弊。
 


時代不同,我不能像舊時代的一樣,對女兒進行體罰,只能像個白痴的一樣跟她講道理。
 
而對她來說,沒辦法用體罰的我,跟無牙的老虎一樣,全無威脅,聽到我講話也只是浪費時間。
 
即使我趕她出家門,以作為懲罰,但她竟然直接跑到某同學家去住宿,而不讓我知道。
 
她這樣「反擊」的行為,實在是把我嚇個死。
 
在這時代之下,我已經再沒有辦法好好管教女兒。
 
不能用體罰,講道理也沒用,趕出家門她更直接逃走………我已經全面投降了。
 
其實試想想也很正常的,在現實之中,又怎可能有一個聽爸爸話的女兒。
 
無法管教子女的父母,是現實中常見的。


 
不會乖乖聽話,甚至以自身來威脅父母的子女,也是現實中常見的。
 
生活了這麼多年,我已經對現實中常發生的事習以為常了。
 
沒辦法管教好女兒的我,只希望她不要做傷天害理的事就好,其他的事我都不管,我都不教了。
 
然後,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去。
 
女兒由小學畢業,然後升上中學,在因為教育制度的問題,她也很順利地升上高中,也面對過了着文憑試。
 
成績就如同我所料的一樣-------零分。
 
然而,她本人卻毫不在意,甚至在拿到了零分的成績表之後,更與一些男生跑去主題樂園玩。
 


我管不了,我也教不了………只要她別做傷天害理的事,就已好了。
 
在文憑試完了之後,她就從高中畢業,離開校園。
 
但離開校園,並不等於投身社會。
 
在她畢業了後,便一直遊手好閒,整日與豬朋狗友在外留連。
 
喜歡回家就回家,不喜歡回家就不回家,視家如無物,視家為酒店。
 
沒有工作,沒有讀書,只有要花錢時,才會想到我。
 
我沒有怪她,我也沒有責怪自己,因為這是現實中常有的事。
 
然後,某一日。


 
「呃呃!甚麼!有新的的士高嗎?去啊去啊!今晚當然去啦。」
 
這一日,是我難得的假日,我就坐在家裡的飯桌前看着報紙。
 
而她,我的女兒,就整個人躺在沙發上,一邊講着電話,一邊翻閱雜誌。
 
現在的她,有着一頭金黃色的頭髮,但在瀏海的位置卻又染成了藍色,不倫不類。
 
耳洞也打了好多個,掛在耳朵的耳環多得要把耳朵扯下來。
 
由於她現在是穿過小背心和迷你裙的關係,於手臂和大腿位置的紋身也看得清楚。
 
「甚麼,現在就已經開店了嗎?好,我現在馬上到。」
 


她興奮地掛了電話,然後合上雜誌。
 
接着,她向着我走過來。
 
「喂。」
 
在她對着我叫喊出「喂」一聲的同時,也向着我伸出手掌,毫無疑問,這是問我拿錢去花的動作。
 
對父親只有「喂」的一聲,連話也沒多半句,是實在是有點不滿,不過算了………
 
我從錢包中拿出了一張五百元紙幣,並放到她的手中。
 
「吓?你這是甚麼意思?才五百元?」
 
她一臉吃驚的表情,不過這是因為我給得太少的關係而吃驚。
 
「那妳還要嗎?不要我就收回。」
 
「嘖,小器鬼,我的男朋友們都比你闊綽得多啦!」
 
男朋友們?「們」?
 
她會交到男朋友我覺得是很正常,但竟然是表示眾數的「們」?
 
她沒有理會我震驚的表情,然後收起那五百元紙幣,就穿上了涼鞋後便出門,連衣服都不去換一個。
 
她會去那一間的士高玩,她會去跟那些人玩,她認識了那些男朋友們……我全不知道。
 
直到現在,我已經沒辦法管教她了,只要她不做壞事,就已經足夠。
 
然後時間來到了晚上,時間大約是晚上十二時左右。
 
正當我準備去睡覺時,我收到了一個電話通知。
 
「請問是謝新陳先生嗎?」
 
「是,我是。」
 
「我們這邊是警局,你的女兒打架傷人,目前拘留在警局,看你要不要來保釋。」
 
聽到了之後,本來充滿了睡意的腦袋,一瞬間全醒過來。
 
她會跟人打架?她為什麼要做出這樣的事情?
 
讀書差我不理,終日遊手好閒我不理,教不聽我不理,但是打架這種壞事,我不可以不理。
 
我帶上了警方要求的保釋金,然後乘的士前往警局。
 
進入了警局之後,我就根據指示,去到女兒所在的房間。
 
在那裡,我看到有一大群不良少年打扮的人,男的也有,女的也有。
 
而在那群人之中,我的女兒就坐在一張椅子上,繞着二郎腿的跟左右兩旁的男生有談有笑的講着話,一臉輕鬆自在。
 
「喂!你有沒有這麼慢呀!」
 
然後當她看到了我的出現之後,便這麼說道。
 
「保釋金帶來了嗎?」
 
「帶來了。」
 
「那就快點保釋我啦,也順便把我的朋友一起保釋吧。」
 
她的語聽起來很不爽,不過是對我的慢手慢腳。
 
「妳,為什麼要打架?」
 
「吓?那邊的混蛋怎看也看不順眼,所以我們就教訓他們了囉,而且這樣不就很刺激嗎?」
 
這到底是甚麼理由?是因為這種理由就跟人打架?
 
她的說話聲中,完全沒感到悔意,也沒覺得自己是做錯了事。
 
「你還在這裡做甚麼呀,快去保釋我啦,快去,現在!」
 
她催促着我,也把附近的職員叫過來,好讓她盡快被保釋,然後再去玩。
 
依然沒覺得自己是做錯事,依然是覺得這一切都是對,她這一種行為,實在是惹火了我。
 
「我不會保釋妳的。」
 
我這麼說道,而這一句話,讓她的雙眼瞪得大大。
 
「吓?你沒睡醒嗎?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甚麼!在講甚麼!」
 
「我很清醒,我知道自己在做甚麼,我不會保釋妳的。」
 
「你甚麼屁話!我是你的女兒,你生下了我,就得負起所有責任,照顧我、養我、保釋我,這是天經地--------------」
 
一時間,她突然講不出話來,她的話被徹底打斷。
 
在回過神後,我的手掌竟然朝她的臉打了下去,給過她一巴掌的手,震抖過不停。
 
「哇,警察,有人打人呀!」
 
「閉緊你的嘴,沒有警察看到有爸爸打女。」
 
這一下巴拳,引起了全場的哇言,幸好有警察幫忙,不然就難以收場。
 
「……你…你打我?」
 
我準備再給她多一個巴掌,但這個時候,她竟然直接把臉遞了過來,示意叫我打下去。
 
「有種你就再打我,看我告不告死你,這裡所有人都可以做證你的傷人罪!!」
 
「妳!!」
 
女兒控訴父親打她……我差點就被氣得咬到了舌頭。
 
「妳現在打架傷人,不知悔過,還講出這種話嗎?妳這是甚麼態度!」
 
「現在是我要問你這是甚麼態度,你現在算是管教我嗎?這麼多年來都不管,現在才管教我嗎?會不會太遲了呀!」
 
我一時間講不出話來,因為就如同她所說,太遲了。
 
一直以來,我都沒去好好管教她,一直只有工作和工作,對她的私生活完全沒有理會過。
 
她會變成現在這樣,我能怪誰,要怪就只能怪我自己。
 
「為什麼妳會變成這樣………」
 
我傷心地喃喃自語着,這聲音輕得就只有我自己聽到,猶如是跟自己說的一樣。
 
「你滾。」
 
「甚…甚麼?」
 
「我叫你滾呀!以後不要再出現在我面前!給我死開!」
 
我完全震驚,我沒有任何一句說話能講出口。
 
「我沒有你這樣的爸爸,我會恨你一世,給我滾!以後別再出現在我視線之內!」
 
然後,這就是她最後一句跟我講的說話。
 
在這之後,我也沒有再見過她,她就連家中的衣服都不願拿走,直接從我的身邊消失。
 
我很痛苦,我很傷心,但是我明白,我完全明白的。
 
現實中,是不會有美滿的家庭。
 
現實中,是不會有完美的關係。
 
現實中,是不會有美好的人生。
 
這就是現實。
 
我接受了現實,然後,就在現實的支配之下,安靜地等待我的人生終結-----------
 
---------- 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