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現實的戰鬥過後,所有事都恢復了正常。
 
天常掉下來的碎片,被消去的大地,全部都一一復位了,所有人和物都恢復成跟在戰鬥開始前一模一樣了。
 
在與現實戰鬥之後,過了三年左右,我們都從紅慧星紀念大學畢業,各有各的出路了。
 
先說說谷先生吧。
 
他雖然已經從大學畢業,但還繼續當男男社的會長,偶爾會回校處理事務。
 


不過,他現在的正職呢,是一位電影製作人。
 
他為了宣傳「所有的愛都是愛」這一個理念,一直在拍攝一些關於同性戀的電影。
 
不過莫名其妙地,經常在他的電影中出現「阿斯阿斯」的聲音,所以常常被禁播或列為三級電影。
 
他也常常把已經拍好的電影寄給我看,不過我看不看又是另一回事了。
 
飛麗斯呢?
 


她沒有能回去的地方,所以大學就變成了她的家。
 
她現在依然是在當飛行學系的教師,而本來當該學系的教師變成了助教。
 
「飛嗎?很簡單,你們看。」
 
飛麗斯在空中做出難度非常高的動作後,總是對學生們講出這句話,然後所有學生都會大叫一聲「我的天啊」。
 
有時候真想要告訴飛麗斯知道,其實飛行對人類來說是非常困難的事。
 


由依老師呢。
 
自從她在與現實一戰之時,發現了魔槍召喚出從未被人發現過的召喚獸後,她在我們畢業後辭去了教師的職務。
 
辭職了後,她去了做甚麼呢?
 
根據她記給我的明信片,她似乎去了世界各地旅行,順道尋找各種土壤子彈,以尋找各種未被發現的召喚獸。
 
這似乎不是一個職業吧?所以說由依老師是無業?
 
無業的話她到底要如何生活?即使她因為沒有拍拖的關係,而沒有花錢的地方,因此存了好多的錢,但也不夠去那麼多的地方吧?
 
這一點真是令我百思不得其解,不過她本人是這麼回答:
 
「偶爾打劫一下,不就有錢了嗎?」


 
如果真的是這樣,天下就大亂了。
 
我想其實是她幫了某些人解任務,而賺到了不金錢,所以才會不擔心金錢的問題吧?
 
而且跟在她身旁的一個人原來是一位有錢的男性。
 
「喂,渣滓,你幫我付錢啦。」
 
「哎?又是我嗎?」
 
「你想要試那個召喚獸的威力啊?」
 
「我付,我付,我付。」
 


跟在由依老師身邊的人就是陸仁甲,他們兩個的關係真是奇奇怪怪。
 
然後,深雪和變態呢。
 
他們兩個已經決定了要結婚了,真是恭喜呢。
 
竟然比我還要早,害我旁邊的「那個女生」一直在吵來吵去。
 
雖然年紀來說,實在是比較年輕,但經過了現實的那一戰之後,我相信沒有任何事可以拆散他們了。
 
除了在婚禮當天發生那件事吧?
 
在我參加他們兩個的婚禮當日,當變態以新郎哥身份去迎接深雪時,深雪的家發生了爆炸。
 
說清楚一點,是深雪她家的一個實驗室發生了爆炸。


 
變態當時嚇到臉都青,他以為又有甚麼蘿莉控大叔要對深雪出手,因而直衝到深雪家去。
 
「深雪大人呀!!!!!」
 
正當變態要衝進深雪家時,突然傳來了一把女性的聲音。
 
「成功了,人家終於成功了啦!!」
 
這一刻,一個模特兒身材的女性出現在變態和我們的眼前。
 
超棒的身材,豐滿的胸部,翹翹的臂部,修長的雙腿,以及那張漂亮的臉蛋,還有正常女性的身高。
 
「變態!人家終於成功了!終於恢復成完來的身體啦。」
 


「那個……」
 
「沒想到人家的結婚禮物裡竟然有乙女石,人家終於恢復成原本的身體了,再不是那個跟小女孩一樣的人家啦!」
 
「不好意思……」
 
「怎麼了,變態,因為人家太漂亮所以傻眼了嗎,呵呵,你看你旁邊的新陳代謝傻眼了。」
 
「請問妳是那位?」
 
一瞬間,一隻惡鬼就在我們的眼前出現,毫無疑問,能散發出這種惡鬼的氣勢,就真有深雪本人。
 
「請問你有見過深雪大人嗎?我是來迎娶她的。」
 
「變態………」
 
「話說回來,我們認識的嗎?因為很少人知道我這個稱號-------嗚呀!!!!!」
 
「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
 
這一場婚禮是我見過這麼多婚禮之中最可怕的一場。
 
但他們兩個人最後還是成夫妻就是了。
 
而奈奈她呢。
 
跟大家所期望的一樣,我和奈奈成了情侶了。
 
根據謝西嘉所說,奈奈就是她的媽媽,這一點還是在我們畢業後她才說出來。
 
從謝西嘉的口,奈奈知道了未來與我大概的情況,所以她不會擔心我會被其他女生搶走。
 
話雖如此,只要我和她在一起時望其他女生,她就會立即用各種雜物攻擊我,超可怕。
 
奈奈她現在的工作是情侶餐廳的店員,就是跟深雪那場惡夢一樣的約會時到過的那間情侶餐廳,還真是有緣。
 
至於謝西嘉,我的女兒呢。
 
在畢業之後,她就和我們一起生活,像是一個小家庭。
 
然後直到某一日,我們一家人去旅行的時候,發生了一件很特別的事。
 
「爸爸,謝西嘉要回去未來了。」
 
我們一家在河邊散步,她忽然就這樣講。
 
「呃?這麼突然?」
 
我和奈奈對謝西嘉突然說要回去未來,感到相當愕然。
 
在這句話過後,謝西嘉便拿出了返回未來的車票。
 
「爸爸,等等見囉。」
 
雖然是離開,但謝西嘉卻沒有依依不捨的感覺,也沒有哭,也沒有難過。
 
她笑着地把那張返回未來的回程票撕掉,在留下了一句話回就回到未來,消失在我們眼前。
 
我和奈奈都還未來得及反應,謝西嘉就已經回去了,我們連一聲「再見」都來不及講。
 
不過,我覺得有點奇怪,謝西嘉為什麼會說「等等見」呢?
 
就在這個時候「撲通」的一聲突然響起,把我和奈奈從思考中喚聲。
 
「新陳!你看!」
 
奈奈指向了眼前的河流,我隨着她的呼叫也望過去。
 
這一刻,我們都看見,一個小女孩掉進了河中,她溺水,她的生命正被河水奪去。
 
我想都沒有想,就立即跳到河中,把那個小女孩救回岸上去。
 
天然金黃色的頭髮,天藍色的眼睛,完全是一個外國的小女孩,意外地她竟然會講我們的語言。
 
與她對話之後,我知道她剛才其實是自尋短見,而不是意外地掉入河中。
 
她告訴了我很多關於她的事情,她親父母的離世,孤兒院被欺負……這等等的事情讓這個小女孩有自尋短見的想法。
 
我明白到她的事情,所以我打算做一件事,而奈奈也同意我去做。
 
我決定收養她,讓她成為我的女兒。
 
跟她所住的孤兒院相談好收養的事後,她就正式被我收養,成為了我和奈奈的女兒。
 
而名字呢?
 
因我我姓謝,而且她又是個外國的小女孩,所以名字當然是------
 
----謝西嘉。
 
現在回想起來才明白,為什麼當時謝西嘉會跟我們說「等等見囉」,原來是這個原因。
 
至於我………我又怎樣呢。
 
在與現實一戰之後,我的事跡傳了開去,也傳到了一些特別部門的耳中。
 
因此在我畢業之後,我收到了某個機構的邀請,希望我能成為他們的一員。
 
地球防衛組織,我以直接入隊的身份,成為了其中一員。
 
這麼一來,我的夢想,我自少就有的那個「保護地球的夢想」總算是實現了吧?
 
雖然目前只是其中一個部隊裡的成員,但總有一天,我會更上一層的。
 
還有,記得以後不要成立甚麼時空特警,不然又會麻煩到自己。
 
…………………………………………
 
說到這裡,大家都各散東西,正在做着不同的事。
 
而我的故事,也即將要完結。
 
拍攝電影的拍攝電影,做教育的做教育,收集子彈的收集子,結婚的結婚,保護地球的保護地球。
 
看似完全是不同的路,但在我來看,我們都是在走同一條路。
 
是一條實現夢想的道路。
 
這條路,不容易走,途中一定會有各種的難關等着我們。
 
但我相信只要不放棄,只要堅持,只要繼續前進,夢想就能夠被我們實現了。
 
或許這種想法很簡單,很幼稚,但你們看,我不是已經做到了嗎?
 
在世界不同的地方,也有不同的人成功實現了他們的夢想,他們做到,我做到,而你也能做到。
 
只要相信。
 
相信「魔法」,「魔法」就會帶給你力量。
 
而我相信,在這一刻,某一個人,或許是你,正在踏着實現夢想的道路。
 
那怕會是一條  瘋狂到連青蛙都「GAP」一聲 的道路。






青蛙“GAP”一聲 --- 完
5月16日 更新 最後的後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