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東西!!!!」
 
一個拳頭伴隨着一把怒吼的聲音一同出現,拳頭把包裹着某東西的半圓形黑球打破出一個洞,聲音便從裡邊傳了出來。
 
「又怎可以!!!!」
 
接下來是一隻腳,一隻腳從那半圓形的黑球體踢出來,為那球體打破多一個洞。
 
這個情況,就像是一隻小雞要破蛋而出的一樣。
 


沒錯,這個形容絕對是沒錯,因為一個新的生命,要在這裡出現了!
 
「打倒我呀!!!!」
 
強光從球體內綻放而出,猶如一種能量要向外爆出來的一樣。
 
在聲音咆哮出來的同時,黑球體整個如同蛋殼一樣爆開來,光芒從裡邊綻放出來。
 
破碎而飛散到半空中的黑球碎片,受到了光的照射而消散,變得不復存在。
 


被黑球體包裹着的那個東西,把整個黑球粉碎,從裡邊出來了。
 
「怎…怎麼可能!!」
 
有着跟我一模一樣的臉孔的現實,看到這一幕,本來仰天大笑的嘴巴已經再笑不出來,也像是合不上來。
 
他無法相信眼前的情景,他引以自毫的力量,在這一刻被突破了,被打敗了,被消滅了。
 
而做到這件事的人,就正正是-------
 


「我回來了。」
 
從黑球體中破蛋而出的我,以照亮黑暗的光芒作為背景,重新出現在現實的眼前。
 
現實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覺,然而他更清楚知道,這不是幻覺。
 
這是真的,我從他的「現實世界」中回來,而且是以完全復活的姿態回來。
 
「新陳!!」
 
這一刻,奈奈從我側旁衝上來,更立即把我擁在她的懷中。
 
她那纖細的雙手,把我的身體環抱着,她那喜極而泣的臉,就在我的胸口前磨蹭着。
 
「你回來了,你真的…真的回來了啊!」


 
奈奈把我緊緊地抱着,像是不讓我再離開似的抱着我,緊得讓我的呼吸有點困難,但這是證明了她現在是多麼的開心。
 
「嗯,我回來了。」
 
不知道是出於何種反應,我很自然地也抱住了奈奈的腰間,讓她更緊貼我的懷中去。
 
「謝謝妳,奈奈,要不是妳的歌聲,我早就在現實中放棄了。」
 
「我…我的歌聲?」
 
「晚一點再解釋,我還有個爛攤子要收拾。」
 
與奈奈的擁抱停下了,雖然我很想再繼續這樣擁抱下去,但我真的還有伴事要做。
 


從奈奈那喜極而泣的臉移過了視線,我重新面向那個該死的現實。
 
看到我從他引以自豪的現實世界中回來了的我,也看到我與奈奈擁抱的我,他兩邊的太陽穴都爆出了青筋來。
 
一臉難以置信的表情,一臉不可相信的表情,一臉愣住傻眼的表情,現在就出現在現實的臉上。
 
「現實!」
 
豎起了一隻手指的我,直指向着那震驚不已的現實。
 
被我以怒哮一樣的聲音呼叫出他的名字,現實就像個被雷響嚇到的小朋友一樣全身顫動,並向後退一步。
 
「因為我相信,因為我相信『魔法』,所以『魔法』給了我力量,讓我回來了啊!!」
 
「嘖!你這隻打不死的曱甴!」


 
「這一次!我要徹底擊潰你!」
 
話聲都還未落下,我就一個箭步的衝了出去,向着現實直奔過去。
 
現在的我,已經不再是之前那個被現實力量支配的我,不再是那個虛弱極了的我。
 
我的腳步如風一樣飛快,全身都充滿了力量,『魔法』的力量,就在我的身體流動着。
 
每一吋肌肉,每一個細胞,甚至是每一條頭髮,都被『魔法』的力量激活着。
 
我的身體簡直就是,沒有極限!!
 
「為了我們的未來,也為了大家的未來,受死吧!現實!」
 


「甚麼未來的!你們的未來就只有死路一條呀!」
 
趁着我飛奔過來向他發動攻擊的時候,現實的手向四周舞動着,像是在強取四同的空氣一樣舞動。
 
他每一舉手,他每一揮手,都劃出了黑色的弧線,被他強取的空氣,全部被染上了絕望的黑色。
 
絕望色的空氣,結集在他的雙前臂的位置,然後當他用力向前一揮,所有積聚起來的絕望色空氣一同我射過來。
 
猶如炮彈一樣射出的空氣,發出了「嗚嗚嗚」的怪物吼叫聲,撼動着四周。
 
不用親身感受都知道,吃下了這一擊,絕對會被轟飛得體無完膚,但只要不被命中就沒甚麼威脅。
 
我準備要側身閃過,但這時我驚覺,這射出來的空氣炮彈,並不是瞄準着我。
 
現實要瞄準的人,是奈奈她才對。
 
他是想要以擊倒奈奈她,作為對我心靈的攻擊嗎?這傢伙,實在是太卑鄙了呀!
 
發現我察覺到他卑鄙行為的現實,不禁偷偷的笑了。
 
我急忙折返,並想要擋在空氣炮彈的前邊,以自己的身體來保護奈奈她。
 
但是,我的速度比不上空氣炮彈,它的速度太快了,在我身旁掠過的一刻後,我就已經追不上去。
 
空氣炮彈拉着黑色的尾巴,向着奈奈直撞過去。
 
奈奈都還未搞清楚現在到底是怎樣,就已經看到了一團黑色的空氣炮彈撞過來,而且就在眼前不遠處。
 
在下一個眨眼之後,「碰咚!!!!!!」的轟然巨響就震痛着耳膜。
 
而奈奈所身處的地方,則跟被大炮轟炸而炸出了灰塵。
 
當爆炸的聲音落下,就只有現實仰天大笑的聲音。
 
奈奈的聲音,沒有在灰塵中傳出,沒有慘叫的聲音,也沒有痛苦的呻吟聲。
 
奈奈是死了嗎?不對,當灰塵落下之後,我看到了那個女孩之後,我就知道奈奈安然無恙,半點傷也沒有。
 
「沒有人能夠決定別人的未來,未來是要由自己開創出來的。」
 
一個熟識的女孩臉孔出現在我們的眼前。
 
金黃色的頭髮,以類似白色盒子的髮圈綁上了小小的雙馬尾,天藍色的雙眼正散發着小女孩的勇氣,那張小女孩的臉更展現出決要保護別人的決心。
 
「過去已經過去了,未來還未到來,唯有現在才是真實,要改變未來就只有現在,這就是爸爸教會謝西嘉的事!」
 
「謝西嘉!?」
 
出現在眼前的女孩,正是我未來的女兒,是謝西嘉。
 
她就擋在奈奈的面前,為她展開了類似AT力量的防護罩,把現實剛才射出的空氣炮彈完全擋下來。
 
「因為爸爸相信了『魔法』,所以『魔法』把謝西嘉帶回來了啊。」
 
能夠與我重遇的謝西嘉,差點就要崩出來撲到我身上,與我來個重逢的擁抱。
 
謝西嘉的出現,讓現實的攻擊計劃完全失敗,他整個人氣得牙關都震了。
 
「有甚麼可能!不可能會這樣的!現實中是不會有未來人,不會!!」
 
現實再一次舞動雙手,把空氣結合起來,為空氣染上絕望的顏色,再一次準備攻擊我們。
 
「哼!就憑你們小貓幾隻,就想要打倒完全覺醒身為現實的我嗎!不自量-------!」
 
就在現實即將要把聚集起來的空氣炮彈擊發出來,也在他要說出「不自量力」的「力」字時,一隻握起了拳的手就從天而降的,向着他直飛過去。
 
那隻握拳的手,無限地伸長,向過現實打過,看到了這個情況,現實先停下攻擊,並作出閃避。
 
沒能擊中現實的拳頭,「咚!」的一聲打落在他以樹木交織而成的皇坐,整個皇坐被打得粉碎。
 
「一個人的力量,或許是有限,但如果是結集了全部的一,就能得到無限大的力量,是連現實都能打倒的力量,這點是謝新陳他教會我的!」
 
另一張熟識的臉孔又再出現,低位的淡粉紅色雙馬尾髮型,翠綠色的雙眼,一身的機甲,完全不是地球人的姿勢的少女,出現在我我們的眼前。
 
「飛麗斯!!」
 
「新陳,謝謝你,是你讓我能登場的。」
 
在天空中飄浮着的飛麗斯,迅速收回她剛才打出去的拳頭,並豎起了姆指,向我示意做得好。
 
「不…不可能!外星人是不會出現在現實,這絕不可能呀!」
 
現實再一次擺出難以置信的表情,謝西嘉的出現,飛麗斯的出現,讓他引以為傲的現實力量完全崩解。
 
精神受到嚴重打擊的現實,完全地愣住,他差點就要跪倒在地上。
 
就在這個時候,一陣嘈吵的聲音響起,這是透過投射在天空中的影像中傳來的聲音。
 
我望了一望,然後不禁笑了。
 
「還有更多你不能相信的事要出現了啊!現實!」
 
我用手指直指向投影在天空中的影像,而現實也很乖巧的朝我所指的方向望過去,就跟小狗一樣。
 
這一刻,他更是傻眼,他那雙跟我一模一樣的眼瞪得大大,那張嘴巴也似是要再合不上去。
 
映在天空中的影像是在地面大家與泥人偶戰鬥着的影像。
 
正被泥人偶打得慘,被迫上了絕路的大家,這一刻得到了逆轉的大好機會。
 
一群不知道那裡來的動物,手持栓塞以人類姿態行動着的白兔,頭上有警報燈並拿着香蕉皮的猴子,以及跟跳跳豆一樣身形並拿着槍的黃色生物,一湧而上。
 
不單單只是動物,就連人類也有,所有見過和未見過,熟識和陌生的人,都手持武器一湧而上,向着泥人偶發動攻擊。
 
「我的薪水很高,高到不行啊!」
 
「讓他們見識一下L4D幸存者的實力!」
 
「我就是四川高達!!!」
 
一湧而上的人們扳回了形勢,一下子把泥人偶壓回去,即使泥人偶再強,也沒辦法擋得住如洪水湧至的人們和動物。
 
本來被迫上了絕路的大家,重新得到了反擊的機會,去死去死團,男女之愛,純危百合,男男社,大家都重整姿勢後,立即進行反擊。
 
「是『魔法』…是『魔法』讓不同的愛相互存在,即使大家的愛,看起來是不盡相同,但這也是愛啊!」
 
谷先生感動得莫明奇妙的講起話來,他從阿修羅的撐扶之下,重新站直,面對眼前的翅川和泥人偶。
 
「嘿!我覺得現在充滿力量了。」
 
去死去死團團長猶如揮舞鐮刀一樣舞動着雙手,本來毫無一物的雙手,竟然在下一刻漸漸出現了一把黑色的巨大鐮刀。
 
「是時候了,是反攻擊的時候了。」
 
「用我們的愛和友情,反攻擊吧!」
 
阿修羅和純色百合的會長這麼說道。
 
四個擁有着不同愛的人們背對背的靠着,面對着包圍起他們的泥人偶,以及門將翅川。
 
即使他們被包圍,但是他們並不害怕,因為他們都感覺到『魔法』了。
 
谷先生大叫了一聲「上吧」,下一刻,所有人開始戰鬥起來。
 
「靈魂共鳴!!」
 
「子彈觸擊!!」
 
「玫瑰送葬!!」
 
三個會長分別先後出擊,然後最後出擊的是,以一人姿態跟翅川交戰的谷先生。
 
「性座聖衣!!」
 
一陣叫人眩目的光芒瞬間結集在谷先生重要的部位上,然後,當光芒綻放開去之後,一道以能量聚合而成的巨大光棒便出現那個位置之上。
 
「不做嗎?」
 
話聲落下之後,谷先生便帶領着大家一同展開反擊,隨後一陣陣的「阿斯!」聲便迴響在大家的耳中去。
 
畫面一轉,在天空中的影像顯示出由依老師與死靈法師交戰的現場。
 
谷先生他們反擊的吵鬧聲,不斷地傳開去,更傳到由依老師的耳中。
 
本來已經想要好好一睡的由依老師,在此刻因那吵鬧的反擊聲而沒有沉睡去。
 
由依老師稍微睜開了瞇成一線的眼睛,她看到現實把我與他對戰的實況轉播出去的影像。
 
「宇宙塵……果然是一隻曱甴。」
 
她輕輕地這麼說道,在這個時候還是要取笑一下我的舉動,真有夠像由依老師的作風。
 
「可惡…我怎可以…輸給那隻曱甴…」
 
谷先生他們反擊的聲音,以及我從死裡逃生的畫面,驅動起了由依老師的意志。
 
她拿出了意志力,拿出了心底裡最大的意志力,再一次從地上爬起來。
 
「宇宙塵多次為了我…而不顧一切的去戰鬥…我又怎可以…比他要遜啊…」
 
她擦了擦使她臉頰髒得一團亂的灰塵和血跡,以不願放棄和認輸的姿態,在死靈法師的面前站立起來。
 
「自己的同班同學,面對着這樣的難關都還未放棄認輸…我們又怎可能倒下…大家快站起來呀!」
 
被由依老師稱作渣滓的陸仁甲,這一刻也從地上爬起來。
 
他努力地支撐起自己那痛極了的身子,一邊大喊講話,一邊爬起,呼喚着所有的同伴。
 
同班的同學們覺得他真是超煩,但大家都以行動回應着陸仁甲的呼喚,一一從地上爬起。
 
「那個叫謝新陳的傢伙…身邊竟然有這麼多女生,未把他打到豬樣前,我怎可以死。」
 
「對,一於事後把他教訓教訓…」
 
「我早就不爽他了,嘻嘻。」
 
嗚…同學們雖然都爬起來繼續戰鬥下去,但我卻莫明奇妙的背部發寒。
 
「為了未來,為了大家的未來,戰鬥吧!打現實那傢伙打倒!」
 
從由依老師站起來開始,他身後本來如同屍體一樣倒在地上的學生們,都一一站起來。
 
這個情況,就像是當時死靈法師的傀儡重新站起的一樣,而且現在站起來的並不是傀儡,他們都是一班要打倒現實的人。
 
大家為着那個不被現實支配的未來,為了解放那個被現實拘束着的夢想,全部都站起來了。
 
在這一刻,神奇的時發生了,四周忽然地吹起了風。
 
這一陣風,輕輕吹過由依老師的身邊,她那破破爛爛的裙子,也隨着輕風飄動着。
 
「由依老師!妳看妳的右手!」
 
陸仁甲如此大叫道,讓由依老師注意到她的右手。
 
一陣金光聚合在她的右手前臂上,形成了個圓柱體把她的右手前臂包裹着。
 
結合的金光在下一刻實體化,一個我從未見過但由依老師卻清楚知道那是甚麼的東西出現了。
 
「魔槍!?」
 
由依老師稱之為魔槍,這好像是她最近得到的強勁武器。
 
這一陣風再次吹動,然後魔槍發出了光芒,像是在要回應大家要戰勝現實的心情而激動起來。
 
「開始動了。」
 
由依老師注視着欲想一展身手的魔槍,而在這一刻,一個男子的殘影突然出現在由依老師的身邊。
 
「由依……」
 
跟殘影一樣的男子,輕聲地呼叫了由依老師。
 
由依老師在聽到男子的話聲之後,便望了過去,接着瞬間露出了吃驚的表情。
 
「怪宿!?」
 
「由依,用我的土壤子彈吧。」
 
我不知道這位男子是誰,但他跟由依老師一定是認識的,而且也有過一段淵緣。
 
這一刻,男子的身體發出了紅色的光,由男子散發出來的紅光結集在由依老師的左手上,然後一顆子彈便幻化出來。
 
由依老師搞不清楚現在到底是怎樣,然而這一刻又有一個人叫住她,那是陸仁甲。
 
「由依老師,請妳也用我的土壤子彈吧!」
 
陸仁甲的身體莫名其妙的發出了藍色的光芒,這種光芒也結集在由依宅師的左手上,變成一顆子彈。
 
「由依老師!請妳用我們的土壤子彈吧!」
 
紛紛從地面上爬起來的學生們,身體散發着白色的光,這種光芒也結集在由依老師的左手上,同樣地變成了一顆子彈。
 
「各位……」
 
由依老師望着由大家的光芒幻化成的子彈,再望向了散發着光芒的各位。
 
在她手上的子彈,是由大家的感情,是由大家心情,是由大家的意志所變成,是大家的力量。
 
看到大家為了把眼前的現實打倒而團結起來,由依老師內心的一陣感動,讓她的魔槍共嗚地震動起來。
 
「你們真是的……好吧!既然是這樣!」
 
大家的力量都交付給由依老師,集合了大家力量的由依老師,以下定了決心要贏過現實的姿態地舉起了圓柱形的魔槍。
 
「「「「土壤子彈!大家的力量!」」」」
 
在場所有人,一同喊出了同一句話來,結集起來的聲音撼動了四周的空氣,充滿了整個現場,猶如全世界在合唱般響亮。
 
像是在回應所有的意志一樣,魔槍綻放出強大的光芒。
 
緊接着,圓柱形的魔槍產生了變化,像是在分解並在重組的一樣,魔槍一點點的變化,而在最後-----
 
「魔槍,解動!」
 
圓柱形的魔槍在下一刻幻變成一把超重型的槍,它就被由依老師緊緊地握在手上,倒三角形的槍嘴就直指向着死靈法師。
 
「我已經決定好要用怎樣的土壤子彈對付你了!-----------
 
象徵着戀愛的愛情紅!!------
 
代表着友誼的友情藍!!------
 
共同去實現的夢想白!!」
 
把三顆不同顏色的子彈裝填在魔槍裡後,整把魔槍猶如得到了生命的一樣發出了「砰砰」的心臟跳動聲。
 
它欲想擊發,它欲想把集合了大家意志的力量擊發出來,以這種能衝破任何難關的力量,一擊毀滅眼前的敵人。
 
正在咆哮的魔槍已經急不及待了!
 
「出擊吧!召喚獸!!」
 
當下的一刻,把整坐由樹幹造成的塔震動起來的強大炮擊聲爆出了來。
 
三顆子彈瞬間在魔槍的倒三角形槍口轟出來,然後融合在一起,成為了另一種形態,直撲向眼前的一切。
 
這或許是從未見過的召喚獸,沒有人能叫得出其名字。
 
與其說這是召喚獸,還不如說是單純的能量,是結集了所有人力量的能量。
 
被轟出了來的召喚獸,發出在「嗚呀呀呀呀呀」的咆哮聲,把所經過的一切都全部毀滅掉,不把目標毀滅不停下來。
 
死靈法師立即展開防護罩,然而這是徒勞的。
 
這股萬物齊一般的強大力量,一瞬間就把死靈法師吞噬,一瞬間就把他淹沒,一瞬間就把他毀滅掉,即使他做甚麼都阻不了這股能量了。
 
「不會的!不會是這樣的!這種事情!怎可能在現實中發生呀!!!!」
 
現實看着這一切發生,他傻了眼,他整個人像是瘋了的一樣雙手抱頭。
 
他不相信,他不相信發生在他眼前的一切。
 
他聲嘶力竭地大叫,像是在用聲音阻止這一切發生,但事情還繼續發生着。
 
畫面一轉,來到了深雪學姊和變態他們那邊的戰鬥。
 
由依老師的攻擊,讓整個塔都震動起來,把已經閉上了雙眼並以背朝天的兩人震醒了。
 
衣服已經破爛到露出肌膚的深雪學姊,慢慢地睜開着雙眼。
 
「變態…變態…起來…快點起來……」
 
深雪學姊發出了哭得沙啞的說話聲。
 
「深…深雪…大人……」
 
衣服破得只剩下內褲的變態,也發出着聲音回應深雪學姊。
 
他們兩個支撐起那個傷痕累累的身體,非常努力地從地上爬起來。
 
「還不能認輸…笨蛋新陳代謝都還在戰鬥…人家又怎可以比他先倒下呀!」
 
「好不容易才能和深雪學姊在一起…又怎可以…再一次分離…」
 
重新站起來的兩人,瞪着在他們眼前的紅色蘿莉控大叔。
 
看到兩人在上秒明明已經倒下,但現在又再站起來,紅色蘿莉控大叔多少感到吃驚。
 
但他知道,要再一次讓他們倒下,是一件很容易的事,他準備好雙刀,準備攻擊。
 
「我和深雪大人的愛…可沒有這麼弱!沒有甚麼事…可以拆散我們的愛啊,那管是死亡!」
 
「變態…你這傢伙…給人家一擊完完全全地秒殺他。」
 
「就用我們的愛!」
 
現實的力量還是存在,這種力量把深雪學姊和變態分隔,但即管是這樣,但就算是這樣!!
 
深雪學姊伸出了右手,然後把另一隻手放到右手的上邊,開始搓起來。
 
這就像之前變態使出他最強大的一擊,把真正的紅色蘿莉控大叔打倒時的一樣。
 
猶如在重演當時的情況,在場的空氣紛紛結集在深雪學姊的右手上,一個球體就出現在其中。
 
這可不是深雪學姊的絕技,她似乎是暗中跟變態學會了一點,所以搓出來的球體並沒有像變態當時的一樣強。
 
球體的力量不足,這不可能把紅色蘿莉控大叔打倒。
 
但是深雪學姊並不是打算用這個球體來打倒紅色蘿莉控大叔,反而是,像籃球一樣傳球給變態。
 
「Deatroy!!!!!!!!!!」
 
這個灌注了深雪學姊的力量的球體,大她大叫一聲之後,便向着變態投擲過去。
 
球體拉着冰藍色的尾巴,猶如導彈一樣向撲向變態。
 
一般人或許接不住,不,是一定接不住,但是,在深雪學姊傳球的對像可是變態他。
 
這個灌住了深雪學姊力量的球,就算變態閉上雙眼,他心中的愛,也會引導他把球接住。
 
碰咚!!
 
不出所料,這個不遜於音速的球,一下就被變態他緊緊地接住在右手之中。
 
下一刻,變態也把自己的力量灌入其中,不斷地猛搓着。
 
不出一兩秒,這個球體便變得跟個籃球一樣的大小,更發出着叫人感到溫暖的戀愛紅色。
 
會出現這種顏色,還不是因為這球體結集了變態和深雪學姊之間的愛。
 
即使他們的身體因為現實的力量而分隔開,但是他們之間的愛,任現實的力量再強,也分不開,因為這就是愛!
 
紅色蘿莉控大叔看對形勢不對,便立即出擊,先下手為強。
 
他把火焰積在雙劍劍身,立即奔向變態。
 
面對着進攻過來的紅色蘿莉控大叔,變態毫不慌亂,他站穩腳步,擺出一個要越過搶球者然後爆裂灌籃的姿態。
 
「這就是-------」
 
「我和深雪大人------」
 
變態如被射出的箭一樣提起腳向前衝,就向着紅色蘿莉控大叔直衝過去。
 
沒有恐懼,沒有害怕,沒有慌張,有的只有堅定不移的信心。
 
變態和深雪學姊都相信並且知道,那千萬年流存至今的最強大力量,會把所有的難關全部打破。
 
「「-----愛的Basquash!!!」」
 
在兩人一同喊叫的瞬間,變態猛地把球體向前推出,以另類的灌籃方式,把球向着他的目標灌爆下去。
 
一瞬間,紅色蘿莉控大叔把充滿着火焰的雙劍向着球體斬下去,防禦同時攻擊。
 
徒勞!斬過去的劍在觸碰到球體後瞬間從世間上刪除!
 
沒辦法防禦,沒辦法迴避,沒辦法減傷,面對着這股力量,紅色蘿莉控大叔的結局只有一個。
 
「不可能會這樣的呀呀呀呀呀呀!!!!!!!!!!!!!」
 
看到了這些影像的現實,整個人跪了下來,抱頭大叫。
 
我的視線從影像中移離,望向着精神面臨崩潰的現實。
 
「這些事…這些事…這些事…根本不會出現在之中…為什麼會這樣的!?」
 
「你到現在還不明白嗎?」
 
我慢慢地走近現實,就走到他的面前,望着他那因震驚而瞪大的雙眼,望着他那近似精神崩潰的臉。
 
「在愛情、友情、夢想的面前,現實就只不過是垃圾一樣!」
 
「嗚哇!!」
 
在我那句說話話聱落下的一刻,我的鉤拳就已經打在現實的下巴去。
 
他整個被我打得雙腳離了地,捉緊了時機,我再賞他一連串的攻擊。
 
「喝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拳頭猛烈地揮動,打在那個跟我一樣的臉上,對自己的臉猛打這還是我頭一次。
 
現實沒辦法還擊,他只能像個沙包一樣,不斷不斷的吃下我所打出的拳頭。
 
口水伴隨着血液,從口從鼻向外飛濺出,連牙齒也飛出了來。
 
「體術奧義!!!!直拳!!!!」
 
「嗚啦啊咪呀!!!!!!!!!!!!!!!!!!!!!!!!!!!!!!!!!!!!」
 
結集了我全身的力量再加上有『魔法』力量的直拳,在這一刻砰一聲的打在現實臉的正中間。
 
他的身體沒辦法承受得住這股力量,整個人被向後轟飛,從有宇宙戰艦外型的禮堂外邊轟出去,猶如被全壘打的棒球。
 
「碰咚」的墜落聲在下一刻響起,被轟飛出去的現實直墜在地面,他所墜落的地面頓時陷下了去。
 
然而,這傢伙沒有因此而死亡,但也離死亡不遠了。
 
要向現實使出最後一擊的我,拜托飛麗斯帶我下到去地面,並降落在現實前邊不遠處。
 
明明已經是大勢已去,而且是身受重傷,但現實還是強行站起來,想要反擊。
 
四周的空氣被他結集向一雙前臂去,他還想要使出空氣炮彈攻擊我。
 
「嗚呀呀呀呀呀!」
 
但現實已經是軟弱無力,根本沒有辦法控制到四周的空氣。
 
空氣也像是要反抗現實的一樣,出現了失控的情況,使他前臂捲裂,皮綻肉裂。
 
不知道裡邊的骨頭有沒有碎掉,但他雙手的神經線已經被捲裂斷掉,他只能讓血流如柱的雙手向地面垂擺着。
 
「為什麼…為什麼呀!身為現實的我…身為現實的我…為什麼會!!!!!」
 
「你真的很想知道為什麼嗎?」
 
來到這一刻,現實還是不願相信眼前的這一切。
 
他高聲地問道,發出了咆哮,而我決定了為他解答這一個問題。
 
為什麼他會輸?這是一個簡單到極的問題,而我,現在就要回答他。
 
「因為有友情!!」
 
一個右鉤拳向着現實打過去,狠狠地命中-------
 
「因為有愛情!!」
 
一個左鉤拳向着現實打過去,狠狠地命中--------
 
「因為有夢想!!」
 
一個上鉤拳向着現實打過去,狠狠地命中--------
 
「因為------
 
這是-------
 
瘋狂到-------
 
連青蛙都------
 
GAP一聲的------
 
世界呀!!!!!!!!!!!!!!!!」
 
!!!!!!!最後一擊!!!!!!!
 
「體術奧義.向着夢想邁進的直拳!!!!!!!!」
 
最後的一擊向着現實全力地打過去,完全地命中,把現實轟飛向半空之中。
 
一個正確無比的答案,就被我和你以及所有人叫出了來,現實他完全接收到這個答案了。
 
因此,在他身體即將要灰飛煙滅前,他發出了如此標準的一聲:
 
「!!!!!!!!!!!!!!GAP!!!!!!!!!!!!!!!!」


 
 
<<青蛙“GAP”一聲 --- 第十聲:GAP!!>>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