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間裡,一個年青的小伙子坐在床上。
整塊的透明玻璃投射著陽光,照亮他蒼白的面孔,好像半點沒有血色似的。
他瘦弱的手臂顫抖著,卻是依然倔強地握著鉛筆。依靠著調高的床板,左手扶著床墊,男孩右手吃力的想寫下什麼。
但是,下到紙上的每個字母也是歪歪斜斜的,他顯然很不滿意,並且想將紙張揉碎。

可是,雙手沒有任何力量了。
他無力的躺在床上,放下手中的筆,凝望著頂上的天花板,那一點點白色,凹凹凸凸的表面。

「怎麼都跟想像的不一樣啊?」
他帶點無奈的低鳴,活像一個老人在喃喃般。



喉嚨傳來的乾澀感覺讓他想倒杯水喝,但是雙手卻是一點力都沒有使上來。費了好大的勁,右手終於握緊了旁邊檯上的玻璃杯,只見玻璃表面印著半透明的指紋。正想再度拿起杯子旁的大水壺,雙腿卻是不聽使喚的呆在原地。

手一滑,整個大水壺就這樣掉下在地上。

水壺的玻璃碎片散落在地上,反射著艷麗的陽光而變得閃閃發亮。
「是我......的決定錯了嗎?」
整個地上的玻璃碎片好像是一個又一個放在河水上的玻璃瓶,記載著不同的過往。

他凝視著那些玻璃碎片,那些閃鑠的光芒,像是在告訴自己要堅持下去!



眼神一飄,他看著窗外那無邊的天空,碧綠的山嶺,以及清清的湖水,思緒默默地墮進了無盡的幽暗空間。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