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
一陣爵士鼓過后,薩克斯風的獨奏點綴了整個氛圍,燈光亮起,活象美國爵士和藍調風格的暗淡外牆,微微昏黃帶點橙色的燈光。
「你好,我的貴賓。」
不知何時一個男人已經站在我的身旁,這令我嚇了一跳。
「不好意思,讓你受驚了。」
他接著領我到餐台那邊。
「不知道貴客想喝點什麼呢?」
「欸……有介紹嗎?」
「喝酒嗎?」



在比較明亮的燈光底下,我終於看清楚這個老板的樣子,看上去應該五十多歲但是仍然中氣十足,沒有留任何的胡子,小小的眼睛,再配上小小的嘴,有點兒像卡通人物般。
「喂,你看夠了沒有。」
他雙眼盯著我的那刻我可是拼命的忍住自己不要笑,然后惟有先講點話拖延著。
喝。
「噢……」
他聽到這個字雙眼仿佛就發了光似的。
「那麼是喜歡紅酒,白酒,燒酒,冰酒,清酒,啤酒,還是二窩頭?」
「這……啤酒吧。」
「好的。」
接著他就從冰櫃裡拿出一罐啤酒放在枱面。


「還真有效率。」
那老板笑笑的說道。
「整個餐廳就只有你一個人,服務很難不好的哈哈。」
「也是……哈哈。」
「想吃點什麼?」
「有餐牌嗎?」
「沒有……」
「那有什麼吃的?」
「你進來是期望什麼?」
「你的店名字叫逆天,跟日本菜有關吧?」


「那麼,當你進來的那一刻呢?」
「美國風……」
「所以,你想吃甚麼?」
「你是在跟我說笑嗎?講了這麼久你都沒有講……」
「不就是你所說的……日本菜跟美國菜。」
「那麼……有什麼推介?」
「欸……全部都一流。」
這麼大言不慚,我心想。好歹我也曾經寫過美食專欄,那就試你一試。
「那就什麼都來點……」
「好的。」

首先上場的是握壽司,看上去還真的有模有樣,吃著油甘魚那圓潤的鮮味,白吞拿的油香,甜蝦的甘甜等等,整個人就仿似置身於天堂似的。
「怎麼樣?」
「的確挺好……」
「哈哈,真謝謝你的贊賞。」


「你叫什麼名字?」
「阿瘋,瘋狂的瘋。」
「怎麼起個這麼特別的名字?」
「這個可是件長久的事……你呢?」
「叫我阿天好了。」
「噢,好的,天哥。」
「你在這裡工作了多久啊?」
「我嗎?欸……有這個機場開始就有我。」
「但是之前機場……」
「以前我的鋪位沒有這麼隱蔽,但是搬了過來就到了這裡。還是不要講我,講講你的吧,要去哪裡?」
「台北。」
「噢,旅游嗎?但是看你全身上下都不太像。
不是,去公干。」
「哦……」
他盯著我的眼睛看,好象是要看清楚我的內心似的。


「你不是去公干,這個我還倒是看得出來的。」
「那麼你看錯了,不是還有其他吃的嗎?」
「來來來,還有些時間,我們再談談,不過之前我先弄下一道菜哈哈。」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