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老板真的是……」
對於他的態度我不禁冷笑了一下,不過這沒有甚麼不對。站在他的立場,傳媒這個行業,不對,應該說是娛樂記者這個行業本身圈子就比較少,如果我是跳槽,那麼他可是賠了人手給敵人。
伴隨著鐵路的廣播,我走出車廂,拖著行李箱走在路上,周邊都是忙著送機,接機,上機的人們,用著急速忙亂的腳步,仿佛時間就是不等人。

對的……時間就是不等人,所以趁著我還有那麼一點點時間,就先讓自己快活過后再死去吧。

走到航空公司的櫃台,那個穿著制服的空姐看見我有點落魄,表情立刻變得有點牽強。
「不知道……這位先生有什麼需要幫忙?」
「我想買一張立刻去台北的機票。」
「好的……請稍等。」


她整個過程除了第一下的眼神接觸外,沒有再抬頭看著我,而且嘴臉還有點蔑視。
「離最近去台北而有空位的客機會在兩天后……」
「沒有問題。」

辦完一系列的登機手續后,我提著行李箱,也不知道那裡好,所以也就周邊的逛逛。
其實每一次要去外地公干都是在機場來去匆匆的,都沒有時間看看機場長什麼樣子。
我從登機那層樓走下去,然后通過隧道走到翔天廊那邊,想不到十多年間轉變真的是非常大,以前記得每次來到機場都是在抱怨沒有甚麼好的東西吃。

到了現在,我站在這邊的第二層樓,看著挂滿不同餐廳名字的水牌,不禁有點懵然。
想了一想,突然間腦海裏就浮現出一種食品,那麼我就毫不猶豫的往那間店的水牌走去。


走著走著,就發覺這間店挺遠的,我不斷的走,直到自己繞到角落處,一個招牌映入眼帘。我朝著招牌走去,發覺旁邊有條窄窄的樓梯,我慢慢的走下那條長長的鐵梯,每一下腳步踏到階梯的聲音不期然回蕩著,有點兒令人心寒。
突然間,風鈴的聲音不停響起,就如狂風一樣不斷在耳際旁刮起。
我有點兒感到害怕,正想轉身離開的時候,忽然一下嘭的聲音,整個入口關掉。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