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仔你隻手點呀?嘩!真喺爆哂喎。」老麥同小宜終於都醒番起我嘅存在,過嚟扶起我。

「阿澤......我......我唔知點解我會咁樣架,好對唔住。」小宜眼神清明,已經唔似頭先咁失常啦。

「我明架啦。最緊要大家都無事,小雅亦都無事就得。」我緊緊咁拎住部手機。

我本應想用 WhatApps問問小雅依家個情況,但喺,遠處忽然一陣風吹草動,嚇得一群麻雀飛走。

我地三個人同時向果個方向一望。



竟然發現有成差唔多十個著哂黑色西裝嘅大隻佬,快速咁衝緊埋嚟。

佢地班人咁造作,我點會唔認得,就喺醫院同後巷都遇過嘅人,東寶集團嘅手下。

「弊啦!俾佢地發現咗。點解我地會走到咁近道堂架?」小宜依家先留意到我地進入咗危險範圍。

就算同小宜解釋,喺佢帶我地入嚟有咩用。

我淨喺知道,又要再跑囉,我真喺好攰呀。



依家情況危急,根本無時間俾我處理傷口,血仲不停咁流,流到落去部手機到添。加上老麥同小宜又要放慢腳步就住我。

眼見後面班人已經越嚟越近,遲早會捉到我地。

我望住老麥,又望吓小宜,如果佢地拎住部手機走一定可以走得甩嘅。

不過,到頭來反而自己做埋人質有咩用!點解我四年前唔跟老麥去學拳啊?點解唔打少兩粒鐘機,做多啲運動!如果今次再有奇蹟出現,我發誓我以後都唔做宅男。

可能連個天都無眼睇,所以明明頭先仲陽光普照,依家眨眼之間,變得漆黑一遍。而且,仲唔喺普通嘅黑,喺黑到連光都可以吞噬嘅深淵黑暗。



人喺黑暗之中往往都會感覺到絕望,無助。但喺我依刻反而知道奇蹟真喺再次出現呀。

「思......」我興奮得想大叫。

「殊......收聲。」一把熟識嘅聲音喺虛無之中傳入我耳仔。

我感覺到四周維有好多人走過,仲隱隱約約聽到有啲爭拗聲「去咗邊?」「頭先仲見佢地三個人走過嚟喎。」「搜!快啲搜。」

我嚇得一身冷汗,果班西裝佬已經圍住喺我身邊,只喺我依家俾黑暗包圍,佢地完全見唔到。

過咗唔知幾耐,所有人聲都終於走遠哂。

我身處嘅黑暗亦開始片片散落,重見天日啦。

老麥同小宜原來一直都企喺我附近,而且我仲見到小宜緊緊咁拉住老麥唔放,互相凝望住對方。



唉......靚仔又好打,真喺著數咁多。

而我都無估錯,救我地嘅果然喺思源。

佢輕輕咁撥一撥長袖,慢慢咁行近我地......

然後右手快速咁縮入衫袖,寒光一閃,佢拎出一支長針筆直指向小宜嘅喉嚨。

思源動作雖快,但喺企喺小宜身邊嘅老麥都唔慢,佢反射性揮出虎拳亦都抵住思源嘅下巴。

「細路,好身手喎。」思源冷眼盯住老麥。

「姐姐,喺妳多手啫。」老麥只喺笑一笑。



「等等......兩位大俠,搞錯哂啦,都喺自己人嚟架。」我趕緊企喺佢地中間打圓場。

「無搞錯。依嗰女仔俾我師父落咗咒,所以......奇怪?點解......」思源露出一個迷惑嘅表情,最後都喺將長針收番埋。

老麥見思源收起武器,自己亦都收拳,不過佢都仲喺將小宜推埋自己身後面。

「破咗咒?嗰女仔嘅咒法俾人破咗嘅?你地邊個做架?」思源左右望住我地。

「鬼知咩!」我同老麥加埋攤開四隻手。

無論如何,跑到斷氣也好,隻手爆光也好,大家都總算平安全事。依家最重要喺先離開,搵個地方從長計議。

*************

當然啦,有老麥喺隊伍仲可以去得邊,所以佢提意,大家先搭東鐵落旺角,搵間地庫麥記坐低交代清楚成件事。



而且,老麥仲打咗個電話,話要搵多個幫得手嘅人嚟商量。

*************

落到麥記,老麥就唔客氣幫大家都買咗嗰加大餐,話要補充番啲體力先。不過思源就唔食得,佢喺食齋喎。

就喺思源靜靜地坐埋一邊等大家食嘢嘅時間,估唔到佢突然尖叫咗一聲,嚇到花容失色咁跌坐喺地下。佢指住對面塊玻璃上,貼住咗嗰人喺到,五觀扭曲,鼻孔漲大,仲噴氣噴到塊玻璃有兩個烘。

當然兩個女仔仲未知道依個變態佬有幾巴閉,對成件事有幾大幫助;但喺兩個男仔就明白......

「男人嘅自豪,唯我加藤潮!」

番外:
有人話,當你見到一個鐘意嘅人,就會見到佢發出一種耀眼嘅光芒。



潮哥,收到老麥嘅電話之後,就交低間舖俾啲伙記,自己行去地庫麥記。

佢今日唔知點解,個心跳得好快,預感有事會發生。

就喺佢行到落去麥記嘅時間,有一道萬丈光芒由玻璃後面射出嚟。

潮哥忍唔住,將塊面貼向玻璃,越貼越埋。終於佢遇到一生中唯一嘅太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