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老麥,小宜,思源,再加上硬擠入嚟,點都要坐喺思源身旁嘅潮哥,當然仲有小雅。我地六個就圍喺麥記一角,展開作戰會議。

我將手機放喺枱上面,開始由我喺先達買到部手機,然後知道咗小雅遇害昏迷嘅事,一路講到認識咗小宜同思源,最後就喺今日發生嘅事啦。

老麥聽到眼都凸埋,望一望小宜,小宜就向佢點點頭。

思源則雙手抱胸,不過並吾喺思考,而只喺驚咗身邊個變態佬唔知會做啲咩。

不過,又估唔到潮哥非常之認真,靜靜咁聽完哂我所講嘅經過,慢慢咁拎起咗手機詳細研究。



「的確喺你早幾日拎俾我整果部手機。但喺竟然可以用得番都有。我入行咁多年都喺第一次見。」講完之後,潮哥將手機放番原位,然後就做咗個好獨特嘅手勢。

我就即刻知道,原來潮哥今日嘅造型,竟然喺......

「哈哈......真喺好好玩呀。手機可以保存靈魂,依嗰喺物理學界嘅重大發現呀。」潮哥將三隻手指㩒住塊面,原來喺福山雅治!唔喺......唔喺......應該話喺神探伽俐略!

「點解要叫依嗰人嚟呀?」思源苦埋口面。

「哈哈......真喺好好玩呀。」潮哥故意將依個咁型嘅動作展示俾思源睇。



總之,我地暫時忘記潮哥不停咁喺到傻笑阻住哂。

思源就開始講述東寶方面嘅情況。

「件事我都知道嗰大概啦。其實我師父喺受聘於東寶集團嘅道士,主要喺幫老闆擺好風水陣,催運生財。不過就喺兩年前老闆嘅十年大運耗盡,師父正準備離開佢,另尋新顧主嘅時候......」

************
一道閃電將道堂照得煞白,然後就喺傾盆大雨。

「師太......妳唔可以就咁走咗去架。」東寶攔住咗師太嘅去路。



「老闆,我都同你講過,十年大運不多不少,而我都喺簽咗十年合約。功德完圓架啦。」師太無視東寶,想喺佢旁邊繞過去。

「唔得!我唔可以喺依個咁關健時刻出任何差池。政府已經計劃收地,只要再俾多十年運我,我就可以富甲一方。到時咩衰運都唔駛驚。我苦心經營依十年,喺絕對唔可以功虧一簣!無論要我付出任何代價!」東寶向師太跨出一步,企圖用身體迫退師太。

「哦?任何代價?」師太抬頭向老闆邪笑一下。

「喺!」東寶果一雙好比惡魔嘅大眼睛亦同樣回瞪師太。

「老闆呀......你好似有個仔喎......」師太停步。

「......喺」東寶少有地皺眉。

「我仲有一個方法可以幫你再轉一轉運嘅......不過......可能就要犧牲一下少爺啦。」師太直截了當講出東寶需要付出嘅代價。



「好!好無題!」東寶已經有心理準備,而且仲無需要考慮。

「另外仲要一個......啱啱死嘅人。」

「都無問題,幾時要?」東寶握拳依家就想去殺人。

「哈哈,老闆唔駛急。如果你真喺立定決心,只要由依刻開始,將少爺當仇人看待,咁以後你嘅一切一切罪孽,少爺都會幫你全部承受,反相佢嘅福祿就會轉嫁到你身上。要個死人咁簡單啫,少爺總有機會做到。我地只需要等。」師太終於都轉身。

「無問題。」東寶腦海浮現起嗰仔阿克嘅笑容,不過佢知道依次喺最後一次。

************

「我完全唔明呀!阿克喺俾佢老豆迫?但喺明明喺阿克親手將家姐搞成咁喎。」小宜越聽越糊塗。

「易命嫁孽。依一個咒法我都喺今次返去偷睇師父嘅法典先知。佢可以將一個人嘅運轉移到其他人身上,而當一個人運氣差到極點,就好容易做錯事。可惜,我仲未睇得清楚用依個咒法有咩條件,就俾師父發現咗,總算我走得快。」思源諗番下晝果陣,如果唔喺使出身外化身逃走,俾師太捉住,咁成件事就會到此為止。



「喂喂,就算知道點解要搞場大龍鳯,我地都無辦法救番小雅喎。」老麥將我地食唔哂嘅嘢都拎埋嚟食。

無錯,講到尾,知道哂件事點發生又點,我地根本無一個萬全嘅方法,可以濳入去道堂,再要搵齊小雅嘅三魂,之後仲要叫番醒小雅。你估東寶果班人真喺會就手旁觀咩?

我地全部人都靜咗落嚟,無人試圖或企圖提出意見,因為依個確實喺「無可能嘅任務」。

「哈哈......真喺好好玩呀。」潮哥嘅笑聲又傳番出嚟啦。

「好啦!你夠啦!」思源真喺忍唔住要發脾氣。

「無可能?依個世界無嘢喺無可能架。」潮哥三隻手指從未離開塊面。

依句對白太熟啦。



「只要好好咁利用時間與空間,配合速度同佈置,實驗就可以開始做。不過,最重要嘅喺......」潮哥自信滿滿一笑,真喺有啲似福山雅治。

連思源都俾佢嘅力牆吸引,伸咗個頭埋佢。

「最重要嘅就梗喺我同思源大師要喺埋一齊啦。哈哈......真喺好好玩呀。」潮哥笑到肩頭都震哂。

「點解要叫依嗰人嚟呀?」思源就嬲到面都紅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