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師太嚟講,依個一定喺惡夢!

可惜,喺佢自已施展嘅咒法之中,一切虛幻都會變成真實!

「何方妖孽!我嘅速度絕對喺仙班之中排列第一,你有咩可能快得過我?」風神飛廉指住悟空大罵!

「喺咩?但喺,喺我一班認識嘅戰士當中,除咗撒旦先生之外,個個都快你好多喎。」悟空雙手抱胸笑住咁答。

風神飛廉再次運起疾風大咒,一飛千里,仲以為可以將悟空拋離,但喺,當佢一回頭就見到悟空舉起手刀輕輕一拍,自己已經變番一張紫色符咒。



「好弱呀,你要好好修行先得啦。」

**************
炎神祝融出盡全力,不斷吹起巨大火龍,連佢塊面都谷到仲紅過條火龍啦。

不過,都仲喺唔能夠壓制住眼前依個,喺咁大叫「肉呀!肉呀!」嘅細路。

「火龍之吐息!你唔好再阻住我去搵嘢食呀。」依個由QR CODE幻化出嚟嘅納茲,可能啱啱講到佢好肚餓果段,一出到嚟就大吵大鬧。

「凡人竟敢逞強,我要將你燒成灰。」炎神祝融左右手再運起兩團火球,向納茲投擲。



「你究竟喺邊個,一出場就喺到嘈住哂。仲要講埋我句專用對白。我先至要將你燒成灰。火龍之咆吼!」納茲向天大喝。

一條足以將炎神祝融吞落肚嘅巨大火龍向住佢張開口喺咬。最後亦只能夠變番做一張紅色符咒,然後俾火炎燒成灰。

「肉呀!」

**************

師太點可能會相信,佢學道四十載,更加喺同輩之中最出類拔萃嘅一個,依家竟然俾個唔知喺邊到走出嚟嘅細路,將佢嘅道法,一而再,再而三咁破解。



佢召出嚟嘅咒獸,神魔何止千萬,但喺,喺眼前一班奇形怪狀,古靈精怪嘅人當中,竟然咁不堪一擊。

轉眼之間,成個空間紙符翻飛。

依家,師太一個人俾成千上萬嘅動漫人物包圍,我就拖住小雅慢慢咁行埋佢身邊。

「師太講真一句,我地從來無諗住同你作對。我再求你,放過我地啦。」我敢話,我一世人都未咁誠懇過。

「哈......我就算失敗咗,你地都唔會好過。你以為救得番佢,就會有好結果咩?可能咁仲痛苦呀。白痴!」師太已經無哂力咁,跌坐喺沙上,佢雙眼半張半合,好似隨時都會暈低。

「我一早知。」我微笑回答。

小雅靜靜咁, 一粒聲都無出。



「你?......我真喺未見過一個,好似你咁白痴嘅人......」師太雙眼一合,吐出一口氣,就因法力耗盡暈倒喺地。

就同思源同出一轍,當咒法被破,整個空間都會跟住解除。

就好似海市蜃樓一樣,成個世界,由外圍開始,蒸發消失。

突然,小雅一撲攬住咗我。

「小雅,妳做咩?」我其實有啲開心嘅。

「澤......我好唔捨得你。」小雅將塊面緊緊咁貼住我胸口,唔想俾佢嘅喊聲傳出嚟。

「傻瓜,一陣妳醒番,我地咪......」

「你唔準呃我!你唔準呃我呀!嗚......其實有啲嘢,我一早知道啦。」



「小雅,妳?」

「我一早知道啦。就喺果晚,醫院垃圾房,思源同你講果啲嘢,其實我全部都聽到哂。」

「吓?」我全身因不安而抖震。

小雅已經全部知道哂?我本來諗住將所有嘢,自己一個默默咁承受。點解呀......

我耳仔邊,彷彿又傳嚟思源當晚,沉痛嘅一番說話。

**************

「細路,就算俾你救得番個女仔,你都唔會好過。因為......到最後佢根本唔會記得你喺咩人!人嘅記憶喺儲存喺腦部,靈魂嘅記憶喺儲存心果到。當佢魂魄歸身之後,個肉身所記得嘅嘢,都只喺會停留喺昏迷前一刻咋!」



「咩話?」我一時太震驚,竟然將佢推開。

「凡事難盡緣,針無兩頭利。我講嘅都喺事實。」思源又回復冷冷嘅語氣。

**************

我溫柔咁將小雅抱緊,然後好似當晚跟思源一樣,喺小雅耳邊細細聲咁問。

「小雅,我再問妳一次,妳信唔信我?」

「嗚......我信。」

「咁樣,你就一定要信我。無論妳記唔記得我都好,我都會追番妳!無論用咩手段,有幾卑鄙,有幾無恥,有幾下流!我都會去追番妳。直到有一日,小雅再次將阿澤放喺心上為止。所以,小雅,我再問妳一次,妳信唔信我?」

我雖然聽唔到小雅親口講出嚟嘅答案,不過,佢不停不停咁大力點頭,我已經得到答案啦。



空間崩壞越嚟越快,喺時侯講BYE BYE。

我放眼望住一班陪伴我一齊成長十幾年嘅同伴,雖然唔可以逐一講再見,但喺今晚所發生嘅一切我都會永遠留喺心入面。

「嗨!再見啦。」悟空講完消失咗。

「嘻嘻嘻......鐘意大海嘅話,不如做我同伴啦。」路飛裂開大口笑住消失。

「妖精之尾巴喺最強嘅。」納茲依然固我。

無數,無數咁多嘅回憶,都會記喺我腦入邊嘅。

再見,我嘅英雄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