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到星期六。

一到下午,

二話不說就沖左去後山公園到玩。

後山公園唔係一個地方名,

佢係我班死黨改既名,



因為近座山,咁就改左個咁既名,

係就有D HEA,

不過個公園,有我地既回憶。

一去到個公園,見返佢地,

有咩唔開心都無哂。



陳泉發:「快D啦喂!差你炸!」

佢係陳泉發,條友玩到好Q癲,

徒手爬山,對我地黎講,難到崩潰,

佢又爬到先癲...

所以,佢係我地既大佬。



「青捉,無河無V無自解」

佢地:「點玩呀..比幾個黎都好呀!」

佢地係張國林,李商明。

張國林,佢係我由細玩到大既好兄弟。

李商明,佢係張國林既朋友,不過好岩傾。

咁我地就玩下捉,

當然啦,呀發無輸過,

我地就時不時輸,



不過無咩所謂,好玩咪得。

小一個年,我之所以話黑暗,係因為成日比人針對。

有一日,MISS LEUNG 話唔見左包OREO,

佢就問我地班:「邊個拎左好自首啦下!」

當然無人認啦,

點知無啦啦行埋黎,同我講:「肯定係你啦陸展原!」

我:「下!?」



肯定係我... 雖然我百厭...都唔係咁屈我架...

但係我又唔識解釋。

如是者我就比人屈左...

邊有可能係我...

我灰緊既時候...

有人比左張紙巾我,

我想同佢講唔該個時,佢就走左...

我只係望到佢既背影,



孖辮,瘦瘦地,嬌的的。

我返到屋企諗左好耐,

佢係邊個呢?

諗住好耐好耐...

上緊堂個時又諗,

食緊飯都諗...

都係唔知。



小一既生活好普通..

上左2個幾月,

總算適應到。

考試,測驗,通通都好快搞掂左,

如是者,咁就去到暑假..

小一係連自己都唔知做左D咩大事就過左..

係抄左唔少既罰抄之外,

無咩特別。

暑假,又係同班朋友玩既時候。

呀發:「不如踢波啦,我見朗拿度踢到勁屈機!」

個時我地未有C.朗,美斯,尼馬

有既都係老派明星,

施丹,朗拿度,費高,舒夫真高,雲佬,碧咸..

等等.

不過都退哂休了..

我係電視機望到碧咸,

佢既七旋斬..

我迷上左佢... ❤



好想去試下踢波!

暑假,咁就開始左我既足球之旅。

綠茵夢,埋下了種子。

頭幾日,佢地都會係公園踢下波,

好快個個話悶,

咁就無踢..

得我,

仲係對足球,

有一份執著。

暑假,我就日日去公園踢波,

開始苦練!

我日日都對住幅牆射。

開頭唔識用力,

成日踢唔中目標,

不過慢慢就知點踢,

唔知點解!

我好想好想踢好佢!!

我從未試過有這種動力。

有一種動力,湧上來!

好像為自己注入新的生命,

我不再是行屍走肉,我有夢想。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