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假,是修練的時刻。

一如以往, 我去後山公園踢球。可惜,可能我踢的力度開始大的關係,有人向保安作出投訴,我只有去別的地方,就是我從不敢踏足的地方 - 足球場。足球場裏面的人不是善男信女,有染頭髮的人,有粗口橫飛的人。對於我來說,是一個地獄。

但我沒有逃避。

由於我只是一個小屁孩的關係,他們沒有給我踢一場「街場」的機會。但我是仔細地看著他們的比賽,並從中學習。我發現有數位波友踢得厲害。首先是呀飛,球技了得,是中場位置的表表者,他傳送亦獨到,精確,令隊友進攻順暢。另外一位是呀諾,踢球力道過大,我有一次看見一球30碼的「遠程炮」,雖然中柱彈出,但門柱震得厲害。如果是守門硬接這球,可能會發生意外!最後一位是呀翔,跑速快,時常和呀飛配合,稱為「飛翔」組合。有很多高手雲集在順南足球場,我自然要加倍努力才能追趕他們。

晚上,是一個努力的時刻。



我等到晚上,他們回家的時候,我才能踢球。球場只有我一人,我就練習定點球。定點球是每人必練之一,我亦不能倖免。我由20碼開始訓練,起初只能「篤出去」,但慢慢開始懂得用「掃帚腳」踢出去。雖然50球只能入到25-30球,但都是一個好開始。
忽然有一位叔叔,走過來說:「小朋友,唔係咁踢架。」, 我當然很好奇, 我便問他:「 叔叔,那怎麼辦?」叔叔道:「控球最基本,做好佢先!」,他走前來指導我,我便留心跟隨他的指示。


不一樣的晚上。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