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發生在教學樓七樓盡頭教室的小故事。
相傳,每當晚上十點,教室的落地玻璃窗會倒映出一名紅衣女子,
凡是男生遇到即會被她詛咒,三天內慘死。
 
「唉,怎麼每間教室都被捷足先登了。」
每近學期完結,學生們都會佔用空置的教室作自修,潛規則自然是「先到先得」。
晚上九時,我正遊走於教學樓各層,尋找空置的教室獨個兒溫習。
教學樓每層盡頭都有升降機上落,
而我由下至上掃蕩,不知不覺間已經到達頂層。
我正站在七樓盡頭教室的門前,從門外窺探只見一片漆黑,應該空無一人。


 
「看來大家都對禁忌的教室有所畏懼呢。」
我握住把手,暗自思忖一下,
然後推開了教室的門。
 
這間教室跟其他教室沒兩樣,
左右兩側各有一道門,
推開門映入眼廉的是幾塊落地玻璃窗,
窗外的景色是校園內其中一塊綠林。
油上白漆的牆壁因工程馬虎而出現多處滲水痕跡,


教師桌安置於兩道門的中間,
因配置了電腦及投影裝置,包括我在內,
很多學生都用教師桌溫習,方便上網查閱資料。
 
正當我拉開教師桌的椅子坐下時,
頓時感到一陣涼意。
「空調也開太大了吧。」
我一邊抱怨著,一邊走到門邊的空調控制器,
卻發現空調系統早已關閉了,似乎這間教室本來就相當陰寒。
「還好我準備了外套。」


回到座位上,我將溫習用的課本及筆記通通放在桌上,
也順道開啟了電腦,因為下一個考試科目是「神經心理學」,
總會有很多艱深詞彙需要用電腦查找釋義。
 
一直埋頭苦幹令我的頸子感到痠痛,
我從海量的筆記中抬起頭,想要做一下伸展運動。
瞥見窗外出現一道模糊的影子,
這道影子漸漸變得清晰,我看見了一個「人」。
 
她身穿一襲血紅色長裙,留有一頭烏黑長髮,
身形婀娜多姿,膚色卻蒼白如牆壁的油漆一樣。
明明只是個窗外的倒影,為什麼我會清楚看見她的身形,膚色呢?
但我看不清楚她的模樣,她的臉只有一片模糊。
 
我下意識望向門口以為門外有人,


可是教室的門早被我關上了,不可能有人不動聲色把門打開。
門依然緊閉著,
所以窗外的倒影,是一個不應該存在的倒影。
 
她,出現了──傳說中的紅衣女子。
我看不見她的五官,
卻感覺到她咀角微微上揚。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