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古以來,世界各地對「鬼」都有各自的描述,
如歐洲的「魔鬼」、日本的「地縛靈」、
而中國流傳「鬼」要依其怨念之重再分六級,當中怨念最重謂之「攝青鬼」,為謀害人命尋找替身而存在於世;而紅衣厲鬼則為次,因枉死而對人世產生怨念無法安息。
恐怕我眼前所見的紅衣女子應是其中之一。
 
「嗨。」我禮貌地向她打招呼。
她沒有回應我。
驀地,天花板的燈光猛烈閃爍,
電腦瑩幕出現大量雜訊,以致一片灰白,
她依然站在玻璃窗裡。


「三天之內,帶這個人來,不然你就得死。」
她說話了。
一股聲音直接在我腦袋裡響起來。
 
電腦瑩幕顯示出一個俊朗男子,
他梳起一把短瀏海,
深邃的眼睛能吸引住別人的目光,
微笑帶起的小酒窩更加添幾分魅力。
瑩幕裡的他,正單手托頭,咬著鉛筆思考數學題。
「他是這裡的學生嗎?」


「三天之內,帶這個人來,不然你就得死。」
她重覆這句後,身影便漸漸退去了。
 
教室的燈光回復通明,
電腦瑩幕亦重新顯示我剛查找的資料。
對於那個男生,
既然我完全無法著手,
抱著船到橋頭自然正的心態,我再次將精神集中在筆記上。
 
良久,一位清潔工走進來。


「哎呀,同學你為什麼會在這個教室?」
這個穿清潔服的男人,整塊臉都像被扭曲了一樣,
他的雙頰充滿疤痕,還有被硫酸腐蝕過的痕跡,
鼻頭扁平,鼻樑向左歪,左眼腫大完全不能睜開,
還有一道大疤痕,從兩邊咀角向上劃起,活像小丑的笑容。
而稀疏的頭髮竟隨他的步伐而逐條掉落。
他真的是「人」嗎?
 
「其他教室都被佔用了。」
「你不害怕嗎?這個教室一般人都不會來呢。」
「沒關係,我看到了。」
「甚,甚,甚麼?」他的語氣立刻變得顫抖,臉色也開始發青。
「快走!走!不要再來這個班房了!」
他一邊催促著我離開,一邊開始打掃整個教室,
只見他手忙腳亂,還一直喃喃自語。


 
甫收拾好東西,他便把我推出門口,
然後他也把燈源關掉,掏出鎖匙準備鎖門,
「咬呀,忙了拉下窗簾,你先走,你先走!」
他沒有把燈源開啟,就直接摸黑走進教室內,
僅靠窗外少許自然光帶領下走近窗邊。
當我正打算轉身離開,忽視留意到他腰間有個東西發出陣陣螢光。
「你怎麼還在這裡,晚了快走!」他又再轉身催趕我。
 
希望我的期末考不會被當掉吧。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