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爾城是菲爾國的首都,是一個制度健全,獨立運作的繁榮城市。在菲爾城外,有一片佔地數百平方公里的大森林,這片森林被劃分成很多個區域,每個區域都有不同的特性,住着不同的怪物,世人叫它做艾卡多森林。
          

           在一個低等級的怪物區,有兩個二十二歲的人類,一個二十等級的男劍士和一個二十二等的女法師,正小心翼翼地向四周窺探着,劍士一身銀色盔甲,背部的紅色披風隨風飛揚,法師則是一身白袍,略顯她完美的曲線,黑色的秀髮及肩。就在不遠處,有三隻矮小的狗頭人,兩隻二十等物理攻擊型戰士,一隻二十一等的法術攻擊型法師。劍士向法師做了幾個手勢,就拔出他的劍,光明使者,衝向那三隻狗頭人。那三隻狗頭人意識到劍士的出現,都作好攻擊的準備,位於前面的戰士掩護着後面的法師施展法術。劍士雙手持着光明使者,身微下傾躲過其中一隻戰士的攻擊,轉而刺向另一隻戰士,近看才知道光明使者的劍身被一股氣流包裹住,戰士深知不妙,但一切都太遲了,身體不得不硬接攻擊,頭上的血量條扣了一截。
 

           作為代價,劍士受到後面的狗頭戰士用鐵槌攻擊。一束光彈從劍士出來的地方飛出,狗頭人們都略感驚訝,它們才知道敵人不是只有眼前的劍士。狗頭法師雙手揉着的火焰眼看快要爆發出來,劍士轉過身快速用力踏步,跳起揮劍,狗頭法師眼前一黑,雙手握着的火焰在空氣中消散,暫時處於暈眩狀態。劍士舉起光明使者,光明使者劍身泛起白光,三股無形的氣流從狗頭法師的身上出來,同時聚合在劍身,狗頭法師的血量減了一截,而劍士的血量則回復了一些。兩隻狗頭戰士決定兵分兩路,受傷的那隻去尋找遠攻的敵人,未受傷的則去攻擊劍士。
 



           劍士的身體此刻漲了一倍,頭上出現一個紅色三角形,而未受傷的狗頭人眼中也充滿着憤怒,要為同件報仇。可是還是劍士的技術和力量略勝一籌,狗頭戰士倒下了。狗頭法師已經恢復過來,一個火圈從身上向周圍散開,劍士喊了一聲「好燙」,血量就下瀉到七成,說時遲那時快,第二個火圈已經從狗頭法師的身上擴散。劍士迅速離開火圈的攻擊範圍,另一隻受傷的狗頭戰士企圖攻擊它的敵人,又有幾束冷凍飛彈朝眼前飛來,它決定硬擋攻擊並知道法師的物理防禦低,只要它接近人類法師,就有反勝的機會。
 

           可是它眼前的人類法師突然在空氣中消失,化成一個閃光。它轉過頭,看見人類法師和劍士正在並肩看着它,它決定背水一戰,和劍士一決生死,結果可想而知,它的劍和力量都敵不過劍士的。狗頭法師的技能放完了,看見由三打二變成一打二,只好逃跑,但它終究還是比人類的法術慢,倒下了。
 

           劍士和法師收好武器,法師先開口:「果然有一個同伴幫忙真的差很遠,這樣就可以得到我要的素材了。」
 

           劍士笑了兩下,開懷的說:「聽說法師的力量很強,終於見識過了。」


 

           法師的手指向劍士頭上的頭像,在空中劃了幾下:「原來你叫洛森,那把帥氣的雙手劍叫光明使者啊。」
 

           劍士也做了差不多的動作:「藹信小姐,幸會幸會。」
 

           「你看來不像菲爾城的人?」
 



           洛森拍拍後腦:「我來自一個落後的小村莊,那裡的人很多都只有十多等級,他們覺得我非池中物,就叫我去菲爾城向更高的等級邁進,但途中我也忘記了遇到什麼意外,醒來就發現被你救起了。」
 

             「原來如此,你在菲爾城有地方落腳嗎?我可以安排一些地方你住。」
 

              「那就先謝謝你了。」
 

              今天本來是平凡的一天,藹信按着平日的習慣獨個來艾卡多森林打怪物,回程中遇見一個劍士在河流上漂浮着。藹信把他救起來,得知他是個二十級的戰士,索性叫他幫忙打藹信平時打不過的三個狗頭人,而劍士又沒說什麼就答應了,藹信也沒想到他肯幫忙。之後發現洛森的劍技還不錯,藹信就決定以後要與他一起合作升級了。
 

就是這樣,洛森和藹信就認識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