藹信為洛森安排了一間旅店的房間,晚上吃過晚飯後,洛森就回房休息了。
 

             一陣敲門聲傳來。
 

           「洛森,我是藹信,你有空嗎?帶你見些人,對你以後的生活會有些幫助。」
 



洛森回過神來:「好啊,我這就來。」

 
於是,藹信就帶洛森在菲爾城行走,藹信一邊走一邊講解給洛森聽:「菲爾城有數十萬人口,劍士、法師、商人、智者、藝術家和煉金術師都有各自的公會,但劍士和法師的人口就佔了百分之九十。在菲爾城,等級代表了一切,像我們大約二十等的人,不算容易達到,但也滿街都是就是了。菲爾城各職業最頂尖的人大約六十級。每個職業升級的方法都不同,劍士和法師需要透過戰鬥升級;商人則透過增加他的財富、資產升級;智者主要透過閱讀和冥想升級;藝術家透過製作藝術品和提升美感升級;最後煉金術師透過修行煉金術升級。」
 

「商人的財富減少的話,是不是會令商人降級呢?」
 

「沒錯,商人是唯一有可能降級的職業,但其實每個職業也有各自的難處。例如我們法師和劍士,則要冒生命危險打怪物升級。等級升得愈高,不只是代表力量愈強,獨特性和發展性也大大加強,例如十級的劍士之間沒什麼大分別,他們使用的劍技都是差不多的,但五十級的劍士之間,他們由使用的武器、劍技,以至自身和武器的能力也差很遠。又例如煉金術師,五十級的煉金術師幾乎都會調製至少一種整個世界除了他以外沒人懂調的藥劑,當然那些獨門藥劑千奇百怪,不都是很有用就是了。」


 

「那麼,為什麼人們要不斷升級呢?」
 

正在行走的藹信忽然停下,以致洛森差點碰上她。
 

「洛森……你不知道嗎?」藹信把頭別過來,面向洛森半帶疑惑半帶冷酷的問道。
 



「不知道什麼?」洛森對於藹信忽然改變的態度有些茫然。
 

藹信把洛森扯到一邊去:「到了,先進去再說。」
 

他們走進一間酒吧,找了個容身的角落,點了兩杯威士忌,藹信付錢。
 

「洛森,有些事必須問清楚你。你真的沒聽過那個傳說嗎?」
 

洛森搖了搖頭。
 



「傳說中,只要一個人達到一百級,他就會得到一件寶物,然而從來沒有人知道寶物的真面目是什麼。有人說它是一把頂級傳說武器,也有人說它能實現所有者所有願望,也有人說擁有它就能做全世界的統治者。」
 

洛森專心地聽着,藹信喝了一口酒,嘆一口氣繼續說。
 

「然而這只是一個傳說,實際上現在的人們都幾乎忘了這個傳說,也沒有人會問『為什麼要升級』這種問題,這不是人之常情嗎?在這個城市,愈高級的人就愈得到重視。人,總是要向前走的。別說這個了,介紹你認識一個人,他叫匠心,他是個煉金術師,也是個鐵匠,他現在二十五等,我們由十等時就開始合作,他為我造裝備、武器,我為他搜集一些必須從怪物身上得到的素材。」
 

藹信向遠處揮了揮手,一個高高瘦瘦的男子走過來:「藹信,什麼時候認識了新男朋友?那一個可憐的小劍士沒什麼嗎?聽說他上次跟你一起打怪時,不小心看少了一隻,讓你血量跌破一半,之後被你痛揍一頓後給你拋棄了。」
 

藹信狠狠的瞪着匠心,洛森在旁沒什麼反應,幽幽的喝了兩口裝作沒聽見。
 



藹信咳了兩下:「這個一支竹似的就是匠心,別看他這樣,他力氣可是很大的。這位是洛森,二十級劍士。」
 

洛森伸出手,匠心則翹起雙手,上下打量着洛森,藹信敲一敲匠心的額頭。匠心暗暗叫痛,乖乖伸出右手,輕輕和洛森握一握手就縮回來。
 

之後藹信和匠心又自顧自的談個起勁。洛森表面笑笑聽着,但內心卻不斷想着剛剛藹信提過的寶物。究竟那件寶物是什麼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