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森漫無目的地走,也不知道走過多少個城鎮,沿路餐風宿露,最後來到同屬菲爾國的史葛城,決定在這裡安頓下來。
 

           沒有藹信,洛森好像做什麼都缺少了一份動力,升級的進度也慢了一截,好像這個世界再沒有什麼東西值得洛森去搏盡。每天的三餐也就得過且過,填飽肚子就算了。每一個生活的細節上,他都想起跟藹信的一點一滴,想起她的每一個笑容、每一句說話、每一個動作,想起這兩三年裡跟藹信一起生活的片段。一天一天很快的過去,轉眼間洛森就這樣過了三年。

 
           今天洛森也為了升級和賺取生活費做了幾個任務,拖着疲累的身軀回旅館。就在這時,有一群騎着馬的人迎面而來,這不單代表他們的等級非常高,也只有地位非凡的人才能有座騎,人們都把路讓出來,站在兩旁。洛森也自然的靠邊站,他問問旁人這些人是誰,原來走在最前的是銀月,六十級智者,他是菲爾國的高級決策人員,為菲爾國制定在周邊地區的軍事戰略。後面的其餘六人都是他的保鏢,全部是六十級的高手,一身白衣白袍,帶着面具。

 


           洛森心中想着:「智者還真是少見的職業,而且還是那麼高級的……叫做,銀月……」洛森的好奇心冉冉升起,他又問身旁的人:「為什麼那麼高強的智者會在這裡出現?」

 
           旁人就答他:「這你也不知道?這裡不久會有智力考試,銀月是監考官,考試高分的人可以做銀月的弟子,加入政府工作,前程一片光明啊。」

 
           洛森心中盤算着怎樣接近銀月,於是他決定參加這個考試。

 
……



 
           眾人看到魁梧奇偉的洛森走進試場,都有點訝異,也想怎麼一個劍士也來參加智者考試。當然洛森十分清楚自己在做什麼。

 
           這件事銀月自然也看在眼內,只是他拭目以待洛森之後的表現。

 
           洛森走到禮堂內,座位一排一排地整整齊齊順着號碼排列。各人走到自己的座位等待考試開始。



 
           「考試開始,你們有五個小時的時間。」銀月在講台上宣佈。

 
           眾人都打開試卷,洛森不禁有些汗顏,考試規定每個人必須回答五道題目中的一道,分別是數學題、國際關係題、政治題、間諜題和實戰題,但是洛森翻開試卷,前四道題目他完全連問題問什麼也不明白……

 
           剩下最後一題……實戰題,題目下有一個地圖,上面標示出紅藍兩國的軍隊、設施、營地所在的地方,也表明一些有關雙方軍隊的資料。題目要求洛森作為紅國指揮官,寫出一份戰略書。

 
           洛森對什麼戰略書一竅不通,但最起碼他知道題目在問什麼,總之就是怎樣打勝仗吧。戰鬥經驗是洛森唯一能打的牌,於是他便全力作答這道題目。

 
           結果洛森得五十五分。



 
           銀月吩咐人讓洛森找他,洛森走進銀月的辦公室。洛森近看清楚才發現,銀月看來是一個六旬老人,沒有一個六十級強者所散發出來的殺氣,反而更多感受到的是深藏不露。

 
銀月微笑地請洛森坐下來,銀月先開口:「洛森先生,如果作為一名智者,五十五分的成績無疑是不太好,但你作為一名劍士,以劍士的角度分析,寫出來的文章頗有趣。當然我知道你跟其他人不同,你不是為要成為我的弟子才考試,那麼你的目的又是什麼呢?我很想知道。」話說到尾的時候,洛森感受到話的鋒利,果然是老謀深算的智者。

 
洛森也不浪費大好機會,說:「其實我有些問題想請教銀月先生,但實在想不到有什麼好方法,於是才出此愚拙的下策。」

 
銀月毫不掩飾的笑起來:「呵呵,你問吧,你這個小子真的是逗樂我了。」

 
洛森:「銀月先生,你認為……寶物是什麼呢?」



 
銀月滿意地點點頭,沒有直接回答:「現在很少人把寶物放上心了。」

 
「那麼為什麼所有人都那麼努力去升級呢?」

 
「這是個好問題。世界就像一個很大很大的宴會,裡面放滿了很多不同種類的食物、飲品,有很多人來到宴會裡面,他們十分肚餓,不停地吃、不停地吃,吃飽了就睡,睡醒了就吃,吃厭了一樣食物就吃另一樣。宴會裡面那些碟子上的食物被吃光後,又會被填滿。有很多人從來不會想這些食物從哪裡來,看成是理所當然的,在要離開這個宴會前盡量吃;有些人很好奇這些食物是從哪裡來,但他們問了其他人、找過幾遍,都找不到這些食物從哪裡來時,就好像第一種人一樣,盡量在時限內吃;也有些人聽說有一種佳餚,比起其他食物好吃很多,為了它可以放棄其他所有食物,他們竭力去尋找,都尋找不到,這個問題困擾了他們很久,他們吃什麼食物都吃不出味道,最後時限一到他們還是要離開。」

 
洛森有些疑惑:「所以……」

 
「除了死亡之外,沒有什麼是人一定會得到的,也許忘記什麼寶物會使你開心一點。」



 
           洛森有些失望地點點頭:「謝謝你……我沒有其他問題了。」說罷,起身離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