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洛森再次醒來的時候,只見藹信在一旁昏迷躺在地上。他舉起劍周圍觀看,阿提比斯不知在哪裡了,那個原本阿提比斯站着的位置有一點發閃的亮光,洛森走近看,原來這就是阿提比斯的眼淚,物品描述還寫着「送給揭穿情人真面目的可憐傢伙」,還真夠諷刺。
 

           洛森查看一下任務,清楚地看見「任務進度:殺死阿提比斯 1/1 (完成)」的字樣。

 
           此時藹信也醒了,看見洛森在一旁,她的身體反射性地往反方向躲開了。

 


           洛森苦笑了兩聲:「你這樣的反應也很正常,發生過的事就是發生過,無論怎樣努力忘記也是徒勞無功的。我……我已經……不能留在你身邊。」

 
           藹信的臉頰上還能清楚地看出兩行淚痕,她用力地說,聲音卻不大:「我……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人類能夠那麼黑暗、那麼邪惡呢,外表跟裡面竟然能夠差那麼遠……」

 
           「有人說過人就像刺蝟,兩個人走近,大家都會被對方的刺刺傷,看來這個比喻還真貼切。」

 
           「對,就算是再熟悉的人,也有不想他知道的事……但愈想收起來就愈反而隱瞞不了」



 
「對了,我醒來時發現阿提比斯已經不見了,查看任務卻發現我們算是殺死她了,而且戰利品中還掉落了她的眼淚,不如你幫我給匠心吧……」說罷,洛森拉出背包介面,在空中點了數下就把阿提比斯的眼淚給了藹信。

 
洛森看了藹信最後一眼,說:「我要走了……希望你能找到一個比我更愛你的人,再見……」洛森別過頭來,一步一步離去,他的心萬般痛苦,卻流不出一滴眼淚。

 
藹信伸出右手,那顆阿提比斯的眼淚在她手心上浮着,點擊物品的描述:「送給揭穿情人真面目的可憐傢伙」,「還真夠諷刺呢……」藹信不禁苦笑,眼淚又悄然落下。



 
洛森和藹信都喚出通訊界面,把對方和那些共同認識的人都封鎖,這樣他們都不會找到對方,也不能和對方說話。

 
……


           現在是清晨六時,匠心跟女孩聊到凌晨四時才睡,可是睡了兩個小時就被窗外的雨聲吵醒了。

 
           一陣疼痛感從腦袋傳來,匠心處於半清醒的狀態,窗外沒有平常六時應有的日出風景,反而滿天烏雲,漆黑一片。一陣開門聲,匠心勉強睜開雙眼,看見是藹信,雙眼就累得再張不開,有些含糊不清地說:「藹信,回來啦,辛苦了,阿提比斯的眼淚呢?」

 
           然而匠心沒有得到任何回答,「是幻覺嗎?」匠心用僅有的精神思考,對傳來的關門聲不以為然,之後又倒頭大睡。



 
           大約十時,匠心的鬧鐘響起,外面還在下雨,他揉揉眼睛,調亮燈光,準備梳洗。這時候看見桌子上有些不熟悉的東西,匠心才知道這是一顆阿提比斯的眼淚﹗他興奮莫名的把它收起來,又看到旁邊有張字條。

 
           匠心拿起字條,上面寫着:「匠心:我想離開一下這個地方,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甚至不知道回不回來,不用來找我,你也不會找得到。阿提比斯的眼淚在旁邊,去追尋你的幸福吧﹗藹信上」匠心看到目瞪口呆,藹信不是那種說走就走的人啊,發生什麼事了?

 
           匠心這才想起,洛森應該跟藹信一起回來啊,問他不就好了。可是匠心看到的只是一個空的房間。桌上面也有着一張字條:「匠心:老實說,即使過了這兩三年,我還是看你不太順眼,但無論如何,也得感謝你一直以來的照顧,我走了。洛森上」

 
匠心眉宇稍皺,心想:「這兩個人是怎麼了?讓我看看,兩人都封鎖我了﹗?……難道……私奔了?我有這麼礙事嗎?算了,他們好歹也幫我把阿提比斯的眼淚弄到手,管他們私奔到天涯海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