藹信看着洛森只剩一成血量,腦海裡浮現出昔日洛森為了救她引開一大堆三頭犬的畫面,再也忍不住流下兩行眼淚:「不要﹗不要啊﹗﹗……求求你,不要﹗﹗」
 

           藹信苦苦哀求,她奢望有救星出現,就像上次一樣,但奇蹟沒有發生……

 
           翠珊走近洛森,又回頭看看藹信,嘴角微微上揚,她似乎起了什麼念頭。

 


翠珊笑了幾聲:「這樣吧,藹信,我讓你選擇,我殺一個放一個,你要我殺他還是殺你?」

          
           藹信想也沒想:「殺我﹗」

          
           翠珊聽到之後,有點錯愕:「哦,想都不用想喔,好吧,那你要說什麼遺言嗎?」

 
           「我知道我這時沒有資格要求什麼,我也曾經背叛過對我很好的人,被黃易出賣我也沒什麼可說。我只希望等一會洛森醒來跟他說幾句話,還有……你究竟是誰,為什麼要奪取我的法術?」



 
           翠珊乾笑了幾下,右手掃了面部一下,露出她原來的面孔:「藹信,這下子你能認得出我吧?」

 
           藹信的身體不禁顫抖一下,她眼前是一副被嚴重燒傷的臉孔,但隱約有點眼熟,藹信看清楚一點,立時把口張得整個拳頭般大,一時之間發不出聲音:「啊……啊﹗啊﹗你是……﹗」

 
           翠珊換回假面:「沒錯,小藹信,我是你的二師姐﹗」



 
           藹信還是驚訝得發不出聲音,翠珊繼續說:「當年你跟師父和大師姐出去之後,我等了三天也等不到你們回來。我知道事情並不簡單,之後經過我調查,我終於發現你的惡行,但我什麼也做不了。之後輾轉之下我落入了景巨國的手中,他們看得出我的資質,把我訓練成為間諜。在他們的照顧下,我很快就成為高強的法師,甚至比師父岑憶更強。

 
我在他們的安排下來到菲爾國,埋伏在黃易的手下,要奪取他的結構重組術,誰知他用詭計迫我成為他的奴隸,只要他一個想法、或者他昏迷了、或者死了,我就必定立即死,現在我只能用法術拖延五天,但因為他掌握着法術,我只能忍。他不單利用我為他賺錢,還對我……做了很多很過份的事﹗」

 
說到這裡,翠珊的拳頭握得非常緊,甚至因為太用力,指甲刺破手掌流出血來。

 
「但之後你的出現,使我改變計劃,我向黃易提議了獲取你的信任再奪去你的法術,我給他施了法術回路,只要你跟他一結婚,法術能力就會啟動,奪去你的法術。在我的人生中,只有在跟着師父和在景巨國時才能得到一個人應有的待遇,所以就算付上一切,都是值得的,如今我又為師父報了仇,又能滅了菲爾國,我再沒遺憾了。再見了,小師妹。」

 
翠珊施展奪得的法術,以教堂為中心,在菲爾國各地召喚出傳送門,把景巨國的戰士一瞬間送進來。之後又在藹信身上施咒,五分鐘後藹信就會死亡。翠珊看着這一幕,滿意地離開了。



 
「洛森……洛森……」

 
洛森使勁地撐起身體,揉揉眼睛,立即尋找着藹信的身影。只見藹信倒在一旁,她的雙腳正在慢慢化為光點。

 
           洛森跑到旁邊,試圖抓着光點,卻徒勞無功:「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

 
           藹信用一根手指放在洛森的嘴面前,示意他不要作聲。藹信輕輕的說:「森,我時間無多了。臨死前,我只想跟你說幾句話。」

 
           洛森緊緊的擁抱着藹信:「你說吧,我會留心聽的。」



 
           藹信以裝作氣憤腔調說:「第一,不要亂抱別人的妻子,我嫁給那賤人了啊。」

 
           洛森有些愕然的放開藹信……

 
           「洛森,謝謝你。雖然我們在一起的時間不多,但我真的很開心,真的。你沒有欠我什麼,而且不要忘了我嫁了人喔,所以你也只能找第二個了。」

 
           「對不起,我不應該走的,我……我也不想這樣……」洛森已是兩行淚痕。

 
           藹信則莞爾:「不,森,本來我以為這個世界上真的沒有無條件永恆的愛,我以為那只是我花光所有力氣都碰不到的一百級。但是因為你的出現,我現在相信真的有無條件永恆的愛,原來這份寶物沒有跟我想像中離我那麼遠……」



 
           最後終於連藹信的微笑也化成光點。洛森整個人頹然的坐在地上,放聲痛哭,響徹整座教堂:「對不起藹信……對不起……都是因為我的錯,我根本什麼都給不到你……」

 
           看着那些在半空中飛散的光點,洛森的腦海中再次勾起與藹信一起生活的美好時光,藹信的一顰一笑,每一個小動作,這刻都成為洛森的痛,因為這都成為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