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巨國的突襲彷彿早已被菲爾國看穿,經過三個月的生靈塗炭,菲爾國總算取得勝利,然而在菲爾國內到處都見到頹垣敗瓦……
 

           洛森作為一名戰士,要在戰爭中生存下來還不算太難,他也總算撐過去了。相比起他的性命,他的生命真的被拆毀得一無所有,在他眼前的景象再繽紛,他都只能看到黑白兩種顏色。

 
當我們花光力氣追逐、捉緊這一切,到最後那些我們所愛的人、所重視的東西,一個一個、一樣一樣地離我們而去。戰爭從來沒有間斷、傷痛卻是接踵而來,我們為什麼還向那如夢似幻的一百級奔跑呢?為什麼我們必須不停經歷得到和失去呢?

 


這一切的問題,洛森想不透,但他還能奢求什麼呢?面對着如此不堪的自己,他徹底地憎恨着自己。

 
……

 
           椰樹看看天空,這是一個梅雨季節中難有的晴朗天。他微笑拍拍衣服上的塵埃,心中說:「那個女孩最後終於被釋放,得着自由,真是太好了。」椰樹看看手上的時間,說:「現在該找洛森了。」

 
           他穿過恢幽森林,那是一個充滿障氣和毒霧的森林,如果沒作好準備進去,必定痛苦地死去。當然對於椰樹來說,這些都算不得什麼,他本來就不怕這些眼睛看不見的殺手。



 
           不知走了多久,椰樹終於找到他要找的人。洛森就在前面坐在一塊石頭上,烤着他剛剛殺死的獵物,雖然食物的香味實在叫人垂涎,但洛森好像只是發呆地望着。

 

           「劍士先生,我能坐在這裡嗎?」

 



           洛森把身子挪開一點騰出一些空間給椰樹,又說:「你想吃嗎?我可以分一點給你,只要你不怕我就好。」

 

           椰樹有點好奇地問:「為什麼我要怕你呢?」

 

           「因為……因為我不是一個好人,我實在是壞透了。」洛森的眼淚又悄然流下。

 

           「喔……看來你有很多心事呢。不過如果你是壞人就對了,我就是要找壞人。」

 


           「為什麼你要找壞人呢?」

 
           「因為他們實在是很可憐,他們都是身不由己。」

 
           「難道你有什麼方法幫助他們?」

 
           「我們所看到的一切,一花一草、一鳥一獸,以至你和我,整個世界,都是由一個創造者所創造。他十分聰明,沒有人能夠完全明白他的智慧,而且他本來就完全善良,所以當初他創造這一切的時候,所有東西都很美好。我們都知道這一切都是由『1』和『0』所組成,『1』和『0』本身都沒有思想,但它們就是這樣成為那個創造者手中所編寫的程式,這些程式本來都很完美,沒有任何漏洞、錯誤。他不單是這個世界的創造者,他還是這個世界管理者,沒有一事能在他不批准下發生。」

 
           「那他為什麼創造了這一切之後又不理他們呢?如果他的創造這麼完美,為什麼我們的世界充滿這麼多的痛苦呢?」

 


           「因為之後邪惡進了這世界,它進入了每一個人的心。因為這樣,每一個人都是壞的,很多事情我們明知道是錯的,我們還去做。我們不想去做這些事,可是我們都在邪惡的權柄下,我們都成為它的奴僕。我們互相傷害、彼此憎恨、嫉妒,我們心存貪念,我們想要那些不屬於我們的東西,明明足夠,卻還想要更多。這些都是我們的『罪』。」

 
           「的確是這樣……」

 
           「因為這位創造管理者是善良、完美無暇的,而我們都是壞人,所以我們和他中間有如深淵隔絕。無論我們心裡多麼的想去到他那裡,無論我們多麼的不想做壞事,無論我們多麼的想得到滿足,但我們的惡卻不容許我們這樣做。我們用盡所有的方法,我們努力升級,我們認為這是理所當然的,我們以為我們只要努力就能得到寶物。我們用盡努力的向前走,各人卻都偏行己路。」

 
           洛森聽到之後,他不得不好奇:「寶物?你說你要幫助壞人,就是要幫我得到寶物嗎?」

 
           椰樹沒有理他,繼續說:「我們都沒有去尋找那個創造管理者,我們都使用自己的方法,但是這並不是完結。那位創造者沒有冷眼旁觀,他看見他造的人變壞,雖在轉眼之間發怒,但他的慈愛卻是一生之久。他差派他的兒子來到我們當中,成為由『1』和『0』所組成的人。可是他的兒子沒有做任何的壞事,世人卻因妒嫉而把他殺死,然而他兒子已經勝過死亡,並且復活。他兒子死,是為我們的罪死;他兒子復活,是為帶我們在這個世界死後到達他那裡。在他那裡,我們不再有罪、不再犯罪、不再在罪的權柄下,這份就是真正的寶物。」

 


           「他兒子不會帶我去他那裡的,他根本不知道我有多醜陋。」

 
           「他知道的,而且他許下承諾,只要我們承認我們的罪,悔改回轉,相信他的兒子為我們的罪死,我們就得到這份寶物。不用一百級,不是因為我們有什麼可以和創造者交換,卻是因為他無條件而且永恆的愛。相信不是一時的感動,卻是一個意志的行動,一生不變,你願意做這個意志的行動嗎?」

 
           洛森思想着自己的人生,一生的努力為要得到什麼呢?所犯的錯又能怎樣被原諒呢?如果所有人都不能告訴他寶物是什麼,但這份寶物現在卻放在他面前,他又有什麼理由可以拒絕?

 
           「如果我相信,我現在就可以去創造者那裡嗎?」

 
           椰樹拍拍洛森的肩膀:「小子,這只是開始……這,只是開始。你若相信,就不是為自己而活,乃是為替我們死而復活的主活。」
 



           洛森:「我……」
-完-
……
很多年後……
           洛森進入了菲爾城的一家餐廳,這天他決定在這裡解決午餐。他點了餐後,拿着他的食物,自顧自的找個位置坐下來吃。

 
           「這個位置有人嗎?」

 
           洛森抬頭一看,是藹信?不,這明顯不是藹信。站在洛森前面的是一個女法師,她的身材比洛森矮一個頭,頭髮長而曲,動作優雅,聲線溫柔。在她身旁有一個她用法力使之飄浮的餐盤。
 

           「哦……沒有沒有。」
 

           女子的手指動了幾下,餐盤安然的自動放在桌子上,椅子自然的被拉出來。她坐下後,低頭合上眼一會兒,就開動了。
 

           洛森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她似乎發現了,伸出右手:「泳果,四十三級法師。」洛森有點反應不及:「蘋果?」「不是,是泳果。」接着她用左手把名字寫出來給洛森看。

 
洛森看個明白之後也伸出手來:「洛森,三十六級劍士。」正當他們的手要碰到的時候,洛森才驚覺他眼前原來沒有人。「只是幻覺嗎?怎麼大白天會發這樣的白日夢呢?哈哈」洛森搖搖頭,繼續吃他的午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