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儀轉動著手腕上的手帶。

這樣,她就能夠分心,別讓自己再墜入慘痛的回憶當中。

"其實,我除了是護士,亦都是病人。所以,我跟你一樣都有帶著手帶。"

"我是昨天蘇醒。我醒了後,眼見四野無人。我回到更衣空儲物櫃,換回護士服,之後,就四處找尋其他的人。我用了差不多一整天的時間在整幢B座裡,每一層尋找。"

"後來,我發覺醫院總共有幾萬張病床,過百間病房。我嘗試改變尋找的方法。"



我心想這女生在危境中仍然可以保持冷靜,用思考去找出正確答案,實在了不起。可能,當護士就是需要這種特質。

"由主動變為被動。在晚上,我找出所有地下大堂的出入口,鎖緊的就不用理會,能夠開關的都一律用病床阻塞。只留下那道通往醫院籃球場的門。"

"我把病床拉到橋上面,然後靜靜等待。我係起床不久,就見到你的出現。"嘉儀邊偷笑邊說,顯然她正沉醉在策略成功的喜悅中。

"我真笨,中了你的埋伏!"我假裝生氣地回應。

我的好奇心驅使我追問下去,因為她同樣是從昏迷中蘇醒。"你還記得是因什麼事昏迷嗎?"



"我很天真。"她平靜地輕聲說。"我是吞服過量安眠藥自殺的。"

"我跟我男朋友已經一起五年多了。那天晚上,他突然向我說自己已經愛上他人,是時候要決斷分手。他說了很多理由,什麼工作時間不夾,性格不合,你值得找比我好的男友...我那時心很痛,很傷心。我之前還以為他來接我放工而感到開心。剎那間,連我最愛的人都離我而去,我感到心灰意冷。"她低下頭慢慢繼續說道。

"我獨自回到宿舍,看到桌上的安眠藥瓶。"她繼續用平和語氣說,但雙眼不其然垂下。"我失去了理智,直接拿起它往自己的口裡倒。"

"這就是我昏睡的原因。"她強忍住自己內心的情緒,帶著微笑面向我。

"後來,師姐下班回來,幸好時間上早,但我那時已失去意識,她拉我進浴室扣喉,還灌了我喝很多的水,之我被送入醫院緊洗胃。留院期間,我一度呼吸衰竭,要用上呼吸機,和進行血液灌流。正因為他們的努力,我才大難不死。這些是全都是從師姐留下的信和病歷板後來得知。"她強顏歡笑地說。



"事後回想,我那時真的很傻!"

"我吞了上百片的安眠藥,昏迷了整整十天。幸好,我最後沒上天國去。"

"可能是,我在人間的使命還沒完成,所以上帝就把我急急退回。"她向著我微微笑道。

很難想像一個我眼前笑容可掬,活潑開朗的女生會選擇自殺去了結一生。但若一艘船折斷了固定它的錙,它也會徐著風浪而撞向岸邊。人生也會有著經不起生活中風浪的時候。剛巧,嘉儀面前是一面絕壁。

我靜默地聽她細說,只能報以一聲"對不起"作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