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起來! 飛機好快會番轉頭。"那女生神情堅定,對著我們大喊,並用手拉起我。

"跟著我走!快!"

我現在聽到四周燃燒所發出的聲音。我伸手拉起坐在地上的嘉儀。嘉儀臉上仍掛著淚痕。我沒有放手,與她一起急走於路上。背上的步槍不停地左右搖動。狗狗則大步大步地跑起來,超越了我們,追向那不遠的女生。

飛機引擎聲再一次在路盡頭發出。銀色的無人機頭已出現在地平線的一端。

"無人機!" 那女生已穿個路口,到達紅磚的一邊。她半跪在行人路上,靠著矮牆作掩護,她的配槍正指向我們的上空。她繼續大喊著。"快跑!"



我們加快步伐,並肩而跑。狗狗則在紅磚矮牆前向著我們吠叫,給我們加油。

女生向半空開火,彈殼不停地從她身旁彈出,帶著輕煙跌落在地上。槍口發出陣陣紅色的火光。

引擎聲越來越大,飛機離我們越來越近。

我暗想:"這是我一生以來過的最大十字路口。"

終於,我們安全到達另一邊,柯士甸道已在我們的身後。



女生向路口用力地擲出一個小金屬罐子。罐子沿著半圓的軌跡在半空中自轉。

女生然後急速轉身為我們帶路,我們跟著她快跑,突然背後發出刺眼的白光。

我們經過大學入口噴水池,沿著車道直奔。她為我們打開某個門口,迎面的是下斜階梯。最終,我們躲藏在大學某處的地下機房裡,三人靠著那些停用的機器大口呼氣並無力似的攤著。

駭人的爆炸聲沒有再一次發出。機房只有著我們三人急促的呼吸聲。 

"多謝!"我向對面的她,伸出右手,左手則指向自己說道。"李梓帆,阿帆。"



她身往傾前,與我握手。我偷看她的手帶,以肯定之前所見。

"我叫嘉儀。"嘉儀也伸出手,與女生握手,並輕聲說。

"楊海澄,朋友叫我做澄澄。"那女生放下緊張的面孔,露出甜美的笑容,並回答。

我們三人躲在那昏暗的地下機房大約一小時,那是根據嘉儀的手錶所知。

當澄澄再一次打開機房門口,天色已由橙黃變成藍黑。

澄澄再次帶路,堅持要我們到訪她的基地和與她同伴見面。 

皎潔的月亮掛在藍黑色的天幕上,細看著緲小的人類為生存而奮力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