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是一個少有天災的地方,但這不代表香港對突然的災難沒有準備。

美國有FEMA,香港又有什麼?

據聞,香港保安局對不同事件有既定的應急計劃。若災難發生,局方會按計劃執行,並會即時組織跨部門的合作,統籌一切,確保香港市民生命與財產的安全。

但是,個人看法,比較相信那些經常會與災難或突發事件交手的部門。它們應該會有一套比較更具體和實際的方法去應對。

香港發生的多數突發事件又究竟是誰負責? 又是誰主管?



那你就要問一問自己,若人們遇到突發事件,他們第一時間應該要做什麼?

你應該已經知道了答案吧! 由小學到現在,我們都一直被灌輸一個重要的概念。

那就是"999"的用處。

999報案中心是由消防處管轄,與醫管局,警務處,及其他公共部門緊密合作。

每當有大型事故,首當其衝的往往是醫院,因為要突然處理大量傷患者。有見及此,消防處與醫管局重大事故控制中心制定了"顏色系統"。就算有大量的人在事故現場裡,系統也可以提供一套有效的分流指引,為不同情況的人作出最合適的估算。



"那手帶最初是,..." 浩言示意我們坐下,輕聲地解說。"...如你們所講一樣,是一條病人手帶。"

"當暴亂開始四處發生,受影響的市民不斷增加,各區的醫院承受著傷者增加的壓力。顏色系統開始在聯網中使用,因為單一醫院的分流系統已經接近極限。"

"顏色系統?" 我諗出這四個字,不客氣地問,打斷了浩言的講話。

"顏色系統是醫管局重大事故控制中心制定出來,為解決突如其來的大型災難而研究。"當我等著浩言的回答,意想不到的是,嘉儀卻開口說話。"顏色系統通常是在事故地點己作分流,好讓眾醫院能有更大的功率。"

"顏色系統分為四種顏色: 黑色-死亡,紅色-危殆,黃色-普通,和綠色-穩定。 "她認真地詳細解釋著說。



"但我們的手帶是銀黑色? 不是純黑色。"嘉儀不敢反問著。
 
"現在,我們都知道系統的存在,但幾星期前,我與你一樣,對此一無所知。"浩言按著手心說道。"當初,只有醫護人員對它比較了解,直到後來那系統被廣泛應用。"

"四處建立起臨時救護站,它們是由少數的公立醫生,多數是家庭醫生和醫療輔助隊等受過簡易醫療訓練的人自發組成。方便的救護站處理眾多的黃色與綠色人士,大大減輕醫院的負擔。救護站的成立培養出很多未來的戰地軍醫。他們戲稱它為"芝麻街",是學習醫術的源頭。"

"隨著北方宣告全面接管香港,混亂的暴亂變成了有組織的激烈對抗,黑色與紅色的數目迅速上升,而直接的對抗加快了北方接管的步伐與決心。在接管區的一切需要全部暫停運作。反抗的戰事不但沒有減退,還越演越烈。大量的市民加入反抗,他們也不斷地從接管區裡逃出。"

"北方為了制止大量市民從接管區離開,他們被直接遣返到深圳河以北扣留。接管區一一成為了無人的區域。香港人口大量地急速蒸發。"

"正因如此,他們改良了顏色系統。他們要即時為當刻的人口進行統查,以擬定"紅海計劃",也要為緊張的人力資源作評估。每個人都配上手帶,根據自己角色而定。銀黑色為自衛隊員,粉紅色為未成年人口,淺黃色為後勤人員,墨綠色為平民。其實,用顏色分工的方便已由來而久,美國航母上的甲板人員都是穿著不同顏色的衫,以示他們各自的功能。"

"紅海計劃能有效實施,全賴人口數據的準確分析,仔細定出準確的衛隊數量,只投放在能有效防禦及決定性的地點上,好讓其他顏色的人能安然離開。自衛隊不計犧牲生命,完成其偉大的使命。"

"本來,黑色意味著死亡; 但是,我們把它演繹為視死如歸。"



"我為手腕上的銀黑色手帶而感到自豪!"浩言激動地舉起自己的右手。

電腦上,突然,彈出紅色的視窗。

浩言與詠珊緊張地回到自己的崗位,埋首工作,解說到此為止。

我與嘉儀困惑地對望,消化著浩言提供了的種種訊息,心中仍有很多不解的迷團。

幸運的是,我們已經找到第一塊拼圖,心中的畫面只會在不久將來越見清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