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有想像力能打破種種界限,開創新的時代。揭開歷史書,人類由盤古時的石器時代開始,不停演化到今天的原子時代,創新的發明引領我們進入新的領域。

或許,在這個功利的城市裡,許多人都著重理性的思維,不停計算著得與失,以不停地下人生中的種種決定。但是,理性思維是存在著盲點,它只是接納了一部份的可能性,而非全部。所以,又有多少人能真正明白與理性相反的可貴呢?

與理性的相反,莫過於抽象的東西,而想像力和創新往往是後者的產物。把人類推向新的程度是靠著似是而非的,破格創新的想法和發明。理性的評論只會扼殺這些抽象小幼苗。

在香港,很多人讚賞蘋果,谷歌和臉書創辦人的創意,但又有多少人會稱讚敢於發夢的本地青年人呢? 渴望下一代成為中產和專業人士的家長還會俾多少時間子女去追尋自己的夢嗎? 為功利社會而設的教育制度又會啟發多少個破格創新的青年呢? 

理性是運作和了解世界的軟件,而想像力則是塑造現今世界的程式。兩者互惠共生。但要改變歷史的話,後者才是關鍵之所在。



每個人都有無限的潛能和創意,只是要等候著人生中剎那間火花的點燃。

********************************************************************************************************************
 
聽完嘉儀的話後,眾人團結一致。對於原先的局勢,大家努力克服現實的種種困難,而不是悲觀地完全接受。我們接著一起改變策略和豐富它。

經過徹夜的商討,計劃大致上有了初形,具體的方向也已經落實。儘管身軀感到疲倦,但興奮的心卻完全沒有停下來。各人用自己的所長貢獻給予這個計劃。浩言提供了很多技術意見,從無人機的研究資料,發射站的大約設計,到解除保安系統的一些基本步驟。澄澄主要就作戰策略為核心,去想像及建構她的理論和對策。詠珊則交代所知的情報和資訊。我和嘉儀雖然沒有什麼專長,但也熱烈地參與討論。嘗試以不同角度作分析,提作種種的疑問,以釐清計劃中可能存在的漏洞。

創意這東西如勘探石油一樣。它是藏於腦袋深處的神秘資源,想開採它的話,就如瞎子摸象。運氣是決一不可的因素。人們要不停嘗試打下探井,十居其九都是失敗告終。就在不斷堅持發掘中,某一次定會噴湧出這些珍貴的創意。如油田的概念一樣,一個油井附近地域可能也存在著豐富的資源,創意也是如此。



那天晚上,我們腦中存在而久的木塞被拔出,想像力如泉水一樣噴發出來。透過討論,我們的創意如液體一樣穿梭於大家的腦海中,發出數之不盡的點子。嘉儀默默地記錄,腦海中的幼苗具體化成實實在在的計劃書。我們不停地記錄,修改,校對,和重覆檢視可能性。當我們把那被我們畫得花斑斑的記事本看了整整三次,確定無誤,我們終於結束漫長的會議,可以重投甜蜜的夢鄉。

********************************************************************************************************************

在回到溫暖的睡袋之前,我們決定用小小時間去輕鬆一下,以紀念這個寶貴時刻。

我把自修室的燈和門關上,眾人沿著漆黑的走廊來到一個細小的露天平台。

我們坐在平台的草地上,昂首仰望漆黑的夜空,大家閒聊,說笑。



最後,大家可能真的累了,所以就直接在草地上躺下,等候著日出的到來。輕鬆的笑聲在空中回響。

天色慢慢變亮,暗藍色取代了漆黑。象牙白的明月仍可清晰可見。

這是我們分道揚鑣前的最後一個晚上。草擬的完結,正是執行的開始。單靠我們五人單薄的力量,難以匹敵北方的翼龍無人機中隊,還要完成奪取K-11大廈的任務。我們需要更多的物資與情報。我們四人將要準備很多東西,從塑造戰鬥的棋盤到收集舊有的軍火都包括在我們的清單上。我們肩負不同的任務,奔赴四方,只為重敘日的到來。

晨光在天際盡頭出現,太陽也慢慢地升起。

大家並肩而坐,一起欣賞著第一道曙光。

嘉儀把頭傍在我的膀上,手臂套在我的臂彎上; 浩言靠著輪椅,閉目感受著陽光的溫暖;澄澄和詠珊的雙手重疊在一起,緊緊地握著。

看到此情此景,我心霎時感到無比的溫暖,那是大自然陽光也不能與之相比。

儘管面對無情的炮火和空襲,只要人相信未來,我們的世界定可恢復過來。



我相信人的無限潛能。人們絕不會向尖端的科技和武器低頭。

因為天神和大自然也為凡人的能力而感到妒忌。 

我在曙光下,記起了一句古老的諺語,道出了此情景的心聲:

"高山雖然高大,卻永遠無法觸及彼此; 但人類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