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隊們支離破碎,分散各地;隊員心力交瘁,疲於奔命。物資短缺貧乏,冷血殺人機器卻步步進逼,末日將置。

澄澄提出的問題,我自問沒有本事去解決。我只知道心態決定一切。客觀的限制是可以透過人努力去克服。我雖然能幫助大家克服揮之不去的心理障礙,但現實的形勢,使我不得不對澄澄的關鍵提問舉起白旗。詠珊的答話無疑為行動的可能性打下一支強心針,但也沒有提出解決的可能。大家又回到沉默的狀態,低著頭苦思著。

"其實,討論下去也是沒有意思。"嘉儀舉起抱在胸前的手,示意發言。"我們對外面所知不多。無論大廈外的環境到裡面的狀況,我們一無所知。繼續這種幻想式的討論可能滿足大家的心靈需要,多於事實上的解決。"

"我一直旁觀大家的討論,看到的不是突擊隊員間的策劃,而是一群市民互相爭辯。這樣的討論浪費時間與精力,結果也是貧乏的。若果要討論取得有意義的成果,大家不應該針對Yes or No,而是How and What。"

大伙兒都認真專心聽著嘉儀的講解。我心暗自默默讚同她的看法。



"我雖然沒有策劃的經驗,但我在外科學習時,協助進行過不少次手術,而每一次的手術都是拯救寶貴生命的計劃。它們都是一絲不久,大家都是專心一致去應付。醫生決策和執行著整個手術,其餘各人各司其職。雖為各自分工,但實為其一。整隊外科團隊互相幫助,只為同一目標。手術需要果斷的決定,專心的態度,細心的準備,精密的設備,缺一不可。"

"試問我們連共識也沒達成,這樣的討論和得出的計劃會引領我們前往何方?"她嘆了一口氣,搖頭道。我伸手輕拍了她膀頭一下,表示支持。她回望著我,報以微笑作回應。

"我想大家都是一致支持摧毀發射站,對嗎?"我開口說,把目光投向澄澄,希望得到她的認同。眾人猛地點頭和應。

"澄澄,你是資深的隊員,有著豐富作戰經驗。你的看法對計劃是關重要。"嘉儀往前走向澄澄,握著她的手說。"希望你願意領導大家參與這項任務?"浩言和詠珊也把手放上那疊高的手背上。

"好...!"帶點吞咽的顫震。澄澄被嘉儀所感動,兩眼通紅,緊緊地握著大家的手。嘉儀每每在緊急關頭時運用她獨有的親和力,化解危機,如同上次大家懷疑我們身份的時候一樣。



"還差幾個小時就天亮。"澄澄回過神來,叉著腰,回到那舊日英姿的模樣。"我們要追回浪費了的光陰,大家集中精神,努力去解決眼前可見的困難吧!"

"行動應該分為三個部份:進入大樓前,在大樓裡,撤出大樓後。"我們圍著圓桌,耐心聽著澄澄的講話。"關於大廈的一切,我們要先偵查,方可決定。"她流暢地說。"但是,我們現在可以解決的問題還有很多,如任務所需要的裝備,發射站的具體位置,如何應付保安系統,無人機增援,撤退計劃等..."

之後,我們不斷地討論,直到天亮。儘管現實是殘酷的,但我們都不放過任何可以改變全局的一絲希望和機會,因為摧毀發射站是必須的。我們和城市的未來很可能因這項任務而改變。儘管我們是命運的棋子,但大家都一心完成各自的使命。

我看著大家認真的臉,心裡暗想著爸爸常說的一句話。

"如果你的船沒有靠岸,你就游向它吧!"



那是戰術大師拿破崙的名句,與我們的現況多麼貼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