詠珊在背包中拿出相機,清脆的快門聲音隨之而來。拿著望遠鏡的我則在她身旁,觀看那一街之隔的大樓。

因為詠珊遲起床的習慣仍沒改,所以我們要頂著正午的熾熱,在這無掩護的天台上監視。幸運的是,充足的陽光和晴朗的天氣為我們提供絕佳的視野,我們可以望得更遠更清。

汗水猛然落下。我們仍苦無對策。

"大樓裡好似沒人的跡象。"我用望遠鏡的放大功能,監視著每一層的窗。我已經專注地連續掃視了30層,從高到低。雙眼快要報銷。

"我也見不到一個人影。"她也輕聲回到。她從低開始,負責對上的37層。



我倆把儀器放下,轉身盆坐於矮牆旁的細小陰影。K-11的玻璃幕牆反射著晴朗的藍天,它仿如放大鏡般把細小的我們烤熟。

"大樓裡無人的跡象。圍牆也沒有出入口。"她抱著手,置於胸前,疑惑地說道。

"莫非是空城計? 還是發射站的駐紮部隊藏於大樓的深處?"我聽著她的分析,試著與她的思路同步。

我點著頭,也把所見一一與她分享。"圍牆頂端每隔幾米就有一支鐵棒,上面有一顆小燈和一具攝錄鏡頭,監視圍牆的四周。而圍牆後的地下廣場也有佈置了一些雪糕筒般的裝置,應該是類似感應器的東西。"

"無論大樓裡是否有人,觸動這些裝置一定會引起對方的注意。"說罷,我打開水樽,昂頭喝下所剩無幾的水,連續吞嚥的細聲在喉嚨的位置中發出。她猛地點頭。



她不解地問道。"你上層有無碟形天線的跡象?"

"發射站按道理,應該在上層。可是,我連一個也沒有找到!"我也不禁疑惑起來。

"但我看到好幾個!"我轉向她,驚訝地聽到這個消息。我連忙舉起望遠鏡,觀察大樓的中低層部份。

"我看到了!"我邊拿著鏡筒,邊興奮道。那些碟形天線集中在大樓中間的隔火樓層,但它們是擺放在層內的不同位置。

"你看到它們旁邊的黑色箱子嗎?"她也抱著相機,跪在我的身旁,觀望著同一樓層,並追問道。"它們究竟是什麼?"



"長長的。黑色的。箱子微微傾斜,正面向著四周。"我一面專注觀看,一面喃喃自語。"一個正方柱體箱子由四個獨立小正方柱體組成。"腦海中浮現出答案。

"發射站裝置?"她連忙問道。

我搖頭,慢道。"那碟形天線根本不是發射站的裝置。是雷達!"

"雷達..."她重覆著我的說話。

"那些箱子和天線是導彈攔截系統。防止導彈,火箭攻勢大廈。"我背出了維基百科中"以色列鐵穹"的內容。

"上,中,下三路都機關滿佈。她低下頭來,灰心地喃道。"一項不可能的任務!"

這時,灰雲已經取代太陽的位置,一滴水點落在我的臉上。

"今日不如就到止為此,回去才慢慢研究吧!"我站起身,伸出手,好讓她可以借力起來。她心有不甘地回望對街的大廈。



"還是,趕快避雨吧!"我向著背影說。

她拍一拍身上的灰塵,急步跑往天台入口,大雨突然在其背後開始嘩啦嘩啦地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