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地區---惡魔侵略率41%
 
  雨靜靜的下著,大地無聲無息之間變成了澤國。風沒有吹起,也許是他們的殺氣使得空氣都凝固了起來。
 
  武士刀,世界三大名刃之一,全稱平面碎段復體暗光花紋刃。自古以來被當作藝術品般珍重,並寓含著武士之魂的象徵意義。
昆夷道遠不復通,世傳切玉誰能窮。
寶刀近出日本國,越賈得之滄海東。
魚皮裝貼香木鞘,黃白閒雜鍮與銅。
百金傳入好事手,佩服可以禳妖凶。
傳聞其國居大島,土壤沃饒風俗好。
其先徐福詐秦民,採藥淹留丱童老。


百工五種與之居,至今器玩皆精巧。
前朝貢獻屢往來,士人往往工詞藻。
徐福行時書未焚,逸書百篇今尚存。
令嚴不許傳中國,舉世無人識古文。
先王大典藏夷貊,蒼波浩蕩無通津。
令人感激坐流涕,繡澀短刀何足雲。
 
  手握打刀的義怒視著惡魔,經也拿著太刀,牢牢地望向他們。
 
  「你好,我叫鍚蒙力,既然大家都用武士刀的話,那我也用武士刀好了。」斗篷惡魔說。
 


  「我叫哈帕斯。」另一個惡魔說。
 
  「義,她是經。」義介紹道。
 
  兩人一起作戰的時候,義經幾乎是不會輸的。他們雖不是完美的劍士,但是他們之間,有著不可分雜的關係,大概是兄妹之間的羈絆吧。有著這種羈絆,即使是多強的對手,他們也不會輸,最少義和經都是這樣想的。
 
  錫蒙力口中諗了幾句,大地裂開了,把義和經分開了。
 
  「一開始我就已經先調查我了格尼巴的所有戰鬥力,也預計了你們叛變後的應對方法。」錫蒙力笑著說。
 


  鍚蒙力對上的是義,經對上的是哈帕斯。
 
  「來吧,義!」鍚蒙力衝了上前,劍光猶如毒蛇般無聲無息之間張開血盆大口,猛攻義,面對突如其來的一擊,義幾乎招架不住,勉強用刀頂下他的殺著。
 
  「平時你們戰鬥的時間,都是經負責正面迎戰敵人,再由你負責來突擊。但是分開了戰鬥的你,又能正面和敵人決戰嗎?」鍚蒙力說。
 
  「同樣,經你又可以作出必殺的一擊嗎?你們只是垃圾,沒有對方不能活下去的垃圾。」哈帕斯說。
 
  經沒有任何表情變化,只是繼續揮下太刀,於空氣之間亂舞,不過,劍舞始終都未能砍到哈帕斯。
 
  哈帕斯又揮出一刀,如冰般凍結了附近的空氣,又一刀斬開了經的殺氣,是經所沒有,必殺的一擊。
 
  「經!」
 
  「你在看那裡?」鍚蒙力的飛踢踢中了義,義被踢至幾米之外。


 
  經的刀鋒之下未有血,她面對哈帕斯的猛攻之下一直位於劣勢。
 
  這場戰鬥只是單方面虐殺。
 
  又是一腳,使得義口中吐了血出來。鍚蒙力想殺他不過是一件易如反掌的事,但是他卻一直在折磨義。
 
  經沒有打敗哈帕斯的方法。
 
  輸了。由一開始,他們就沒有勝算。
 
  「可笑,明知沒有勝算就不要走出來嘛!」哈帕斯說。
 
  「你不會明白的……看到他,我就想起了我自己。我決不會讓他死在這裡。」
 


  「就憑你能做到什麼?」
 
  「最少他不用死在這裡。當年我也和他一樣,妹妹不在我的身邊,但是她出現了,讓我妹妹和好如初。現在我走出來,算是對她的感謝。她說過要多謝她的話便去拯救其他失散了的親人,所以,就算我死,也要保護那個少年!」
 
  「少廢話了。」鍚蒙力又一腳,踢得義飛往幾米之外。
 
  「妹妹,你也去死吧!」哈帕斯衝了上前揮下了刀……
 
  血灑了出來。
 
  義站在經的面前,用身體硬擋下了哈帕斯的一刀。
 
  「你笨蛋嗎?」哈帕斯問。
 
  「我只不過,不想讓我的妹妹流下血淚而已。在我面前,休想傷我妹妹半點頭髮。」


 
  「居然連那麼大,大地的裂縫也可以瞬間跳得過去……看來你妹妹對你真的很重要呢!」鍚蒙力說完便飛到哈帕斯面前。
 
  「戰鬥,現在才開始……」
 
  「……」
 
  倒下了,義倒下了。剛才本來已經受到重傷,再中了哈帕斯那刀,能熬得那麼久已經是奇蹟了。
 
  「你就只去到這種程度嗎?」哈帕斯說。
 
  「哥哥。」
 
  「妹妹原來會說話的啊!」
 


  經提著太刀,架起態勢。  暴雨之下,我幾乎看不清前路,只懂繼續跑。四周都白茫茫,一切的境色好像隨著雨水沖走,連維多利亞他們也不例外。義經昨天才是敵人,今天卻為我和敵人奮身戰鬥。那我呢?我只可以在別人的保護下逃跑。
 
  因為我怕死,僅此如此。
 
  罪惡感蠶食著我的內心,我是一個混蛋。
 
  現在的我,只可以逃。
 
  跑。
 
  我被雨水滑倒,跌倒了。我趕緊爬上來,繼續跑,一秒也不可以拖延。我在害怕惡魔他們追上來嗎?可笑,我本來早就命喪於惡魔的劍之下,我這條命本來就是撿回來的。或許我在懼怕維多利亞他們的亡魂,他們會回來尋我報仇嗎?如果他們真的化作鬼魂回來,我可能會因此而感到心安。
 
  不知跑了多久,可能是一小時,又可能是半天,前路還是白色,我什麼也看不到。其實我是死了嗎?這是黃泉路之上?
 
  「嘶!」
 
  嗚呀……我撞倒了不知什麼東西,因此而跌了下來。
 
  「你是什麼人?」前面一個黑影問。
 
  我拭去眼上的液體,再對焦那個黑影。馬,雨衣,配劍,盔甲,護衛。那個人,沒有錯了,是聖騎士。
 
  是聖騎士!
 
  「我是聖騎士,你撞倒我,該當何罪?」
 
  「請你來救我,不,我的同伴吧!」
 
  「是委託嗎?有多少報酬?」
 
  又是那種用聖騎士之名賺錢,自以為高人一等的混蛋嗎?不過,我可沒那種資格說人,我也是混蛋,何況現在也不是計較這些的時候。
 
  「事成後……我一定會給你。」
 
  「……你現在有嗎?」
 
  我摸了摸我的口袋,身上只有數個銀幣。
 
  「有……我有三個銀幣……」
 
  「什麼?只有三個銀幣便想委託我?我可是聖騎士呀!最少給我三百個金幣,否則免談。」
 
  三百個金幣即是多少呢?一百個銅幣可以換成一銀幣,一百銀幣可以換成一金幣。一個在市場賣的麵包才不過三十銅幣,一把普通的劍只是賣三十銀幣,三百個金幣即是三百萬個銅幣,可以換到十萬個麵包,一千把劍。
 
  沒錯,平時僱用聖騎士的都是貴族,一般平民百姓都只可以僱用一般的冒險者。聖騎士收費那麼貴是有原因的,他們有一定的實力(雖然現在已經不見得了),還有一定的權力,不論是調查,保鑣,運送,打怪,他們都可以輕鬆完成任務。
但是還有些聖騎士會幫平民百姓,當他們交不錢時便恐嚇他們取樂,不斷凌辱他們,甚至逼他們賣身為奴娼。這是我厭惡聖騎士的原因。
 
  「抱歉……事成後,我一定會給你更多的錢,拜託,救救他們吧!」
 
  「誰知道事成後你有沒有錢給我?現在沒錢免談!」
 
  「她是聖騎士,是你的同行……」
 
  「那又如何?死了一個聖騎士,對我更有利,聖騎士愈少,愈難找到聖騎士,那麼每宗委託的價錢不就會上升了嗎?」
 
  「但是……」
 
  「沒錢就滾開!」
 
  聖騎士的眼神沒有改變,他由始至終,眼神之中只有利益。
 
  雨下著。
 
  聖騎士騎著馬,和他的下屬離開。
 
  「等等,求求你……」
 
  「我再說一次,滾開。」
 
  「我怎樣也不會離開,直到你肯來救維多利亞!」
 
  「最後一次,滾開。」
 
  「嘶!」樹林中,一個騎著馬的人類走了過來。我望著那個男人,發了一呆,他有一頭啡色的頭髮,一身藍色的巨型盔甲。
 
  「你再說多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