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西卜!」我手提雙槍,直接衝向了他。
 
  「等等!亞瑟!不要衝動!」維多利亞在後大叫,但我無視了她的忠告,單人匹馬衝了上前。
 
  來到了湖邊,奮力一躍至半空,以黃槍直取別西卜!
 
  別西卜在小渚上張開黑翅,飛上天空,避開了我的刺擊。
 
  我腳一踏,跳至半空,拿著黃槍一揮!
 


  別西卜右手上多了一支長管,擋下了黃槍,一個轉身左手已出現了一支短管,指向著我。
 
  短管中發出了紫色的光芒,射出了數發紫色光束,我持著紅槍擋格,卻被別西卜一腳踢中,直墮地上!
 
  「可惡……」我立刻站了起來,邊避開光束,邊向前推進,這次他以長管來了一擊,一記巨大的光束擦身而過,差點沒命了。
 
  「放棄吧!你不會是我的對手的!」
 
  「給我閉嘴!把妹妹的性命還給我!」
 


  我再衝上前,於空氣之中劃出幾槍,一一被他閃過,別西卜來了一記猛踢,把我踢至數十米外。
 
  「咳……」
 
  「你說什麼?不可能。我應該把見過我戰鬥的人都殺死了。你究竟是誰?」
 
  「三年前……三年前,你殺了我的妹妹!」
 
  「嗯?原來是你嗎?你就是那個少年?雖然從前我簡直像是鬼迷心竅,不知為什麼我會放你走了。那可是我人生一大污點,不過這次你不會那麼好運了!你給我下地獄吧!」
 


  「回答我!我妹妹現在怎了?你殺了她嗎?」
 
  「啊?你不知道嗎?」
 
  「什麼?」
 
  「不知道便算了,那就讓我看看,這三年你進步了多少吧!」
 
  別西卜又再射出了光束,擦過我右肩,使右手染上了血紅,但我不理會痛楚,化痛楚為槍,刺向別西卜。
 
  一槍又一槍的刺擊,一次又一次的斬擊,全都輕鬆的被別西卜所避過,他更在空檔時以短管猛擊,再一腳踢開我。
 
  「……」
 
  「雙槍嗎?剛巧我也是雙槍呢!」


 
  「槍……?」
 
  「沒錯,這兩把武器稱之為『槍』,類似弩的遠程武器,只要扣下板機,你就會死了!怎樣,很不錯吧!」
 
  別西卜扣下了板機,長槍則射出了巨大的光束,把路徑上的一切都蒸發了,那種破壞力……
 
  那槍,大概是速成的魔法,大概在槍之內加入了大量的魔法陣,因此可以非常快捷地,產生出了那麼強的光束。
 
  即使如此,我也不可以輸!我,必須要殺死別西卜,要給▓▓報仇!
 
  「冷靜點!亞瑟!」
 
  維多利亞拍了拍我肩膀,我把她的手撥了來,我對了她點了點頭,繼續走向前。
 


  看到維多利亞,我明白到自己必須要殺死別西卜!三年前,他奪去了我最愛的人;如今,我既要為那個少女報仇,亦要保護這個少女!我絕對不可以讓同樣的事情降在我的身上,我不可以再要我愛的人遭遇不幸,我只想我的槍能保護我愛的人!
 
  「冷靜點!亞瑟!」齊格站在我前,面向別西卜說。
 
  「我很冷靜!有些事情,我必須和別西卜做個了斷!」
 
  我放下雙槍,手執Mor-allatch.巨大的憤怒,雙手持劍,再次挑戰別西卜!
 
  「喝!」我雙手緊握著劍──
 
  「有趣!」別西卜用長槍指向我──
 
  「Mor-allatch.巨大的憤怒」
 
  別西卜也扣下了板機。


 
  巨大的劍氣一飛而過,像是在咆哮,要把光束吞噬!巨大的風壓直攻上前,那劍氣寄望著我的絕望,我的希望。來吧,劍氣,回應我吧!
 
  面對光束,劍氣一下子便瓦解了,要不要布倫撲過來推開了我,我大概已經死了。
 
  「你沒事嗎?」布倫問。
 
  「沒事……」
 
  「什麼嘛?三年了,你也是這種程度嗎?那就算了,好了,下地獄去吧!」別西卜於空中張開羽翼說。
 
  「小心!大家不要輕舉妄動!」高文說道。
 
  我沒理會高文,再次準備挑戰他。
 


  「亞瑟!」維多利亞抓著我的手。
 
  「我,一定要殺死他!」我甩開了維多利亞的手,衝了上前。
 
  別西卜突然舉起了槍,光束亂散過來,左手被貫穿了,留下了一個大洞。
 
  「嗚哇哇哇哇哇哇哇……」我按著左手大叫……
 
  很痛……左手像不是屬於自己似的……沒有了感覺……只有痛楚……這是什麼……可惡……可惡……
 
  我望向左手,左手穿了個大洞,可以透過左手,看到其他東西。
 
  「嗚哇哇……哇……啊……啊……」看到了被打穿的左手,我又再大叫。那是什麼?是恐懼!很可怕……左手在流血嗎?但是……像不是我的左手……這種感覺好可怕……
 
  「亞瑟!」維多利亞走了過來緊抱著我。
 
  「維多利亞……我的左手……」
 
  「亞瑟……」
 
  布倫施加了治療魔法,暫時為我止了血,痛楚也沒有剛才那麼強烈了……但是左手的陌生感依然讓人感到可怕……
 
  好噁心的感覺,差點嘔了出來。
 
  「沒事的……」維多利亞放開了我,她在流淚。
 
  「維多利亞……」
 
  又有光束射了過來,齊格菲勉強提著聖劍擋下,退至十多米外。
 
  「高文!你還在做什麼?」維多利亞突然破口大罵。
 
  「啊……啊……全軍聽命,給我一起上!」那個高文居然發呆了,是臨場的經驗不夠嗎?不過他好像也是三年前才開始當聖騎士的,沒遇過這種級數的對手吧。
 
  但是,沒有人肯上前。大家都在畏懼,這可不是說笑的,誰知道下一擊會否貫穿自己的頭顱啊?
 
  光束又再襲來,要不是布倫的力場,恐怕大家都已在下面了吧。不過,力場只頂得下幾槍,轉眼已經破碎了。
 
  巨大的光束又再射了過來!
 
  齊格捨身相救,身體被打至灰燼。
 
  「齊格!」布倫大叫。
 
  「布倫你冷靜點,齊格他是不死之身。」維多利亞深呼吸了,獨自一人走了上前。
 
  「維多利亞,交給我吧!」高文見狀,他立刻走在維多利亞前面,阻止了她。
 
  「沒有太陽啊……」高文說,天空一片烏雲,隨時都像會下雨似的。
 
  「高文,交給我吧!」維多利亞說。
 
  「為什麼……?」
 
  「已經夠了,而且我也要和別西卜做個了斷。」
 
  「你又是什麼回事?」別西卜說。
 
  「但是……為什麼?」高文無視別西卜說。
 
  「夠了。已經夠了。已經足夠了。」維多利亞說。
 
  足夠了是什麼意思?
 
  「但是……維多利亞……」
 
  維多利亞沒有回答,一步一步的走了上前,頭也不回的說:「已經足夠了。到了這裡我已經很滿足了。高文,不成材的我就交給你了,你可不要死!」
 
  高文低著頭,話也不說。
 
  「還有亞瑟……沒事了……」
 
  「維多利亞?」這一刻我已經忘記了痛楚,維多利亞究竟在說什麼呢?我摸不著頭腦,只知道現在的氣氛怪怪的,怪怪的,怪怪的。
 
  維多利亞沒有回頭,一步一步的走了上前。
 
  突然之間,雨水從天上流下來,是絲微細雨,一點一滴的打在樹林上化作流水,打在湖面上化作漣漪,打在刀劍上化作鏗鏘。
 
  我有種感覺,我要伸出我的手,我伸了出來,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是在那裡出現過這種情景呢,我忘記了,似乎是一段難忘的記憶,但我卻忘記了。
 
  現在的我,只可以注視著前方,金髮少女的馬尾在風中飄逸,在雨中更有一絲濛瀧之感,她按著了她的劍,仰視著天上的別西卜。
 
  「高文?」我問。
 
  高文還是低著頭,沒有理會我。
 
  「高文!」
 
  沒有回應。
 
  「高文!快上去幫助維多利亞啊!」
 
  沒有回應。
 
  布倫張開了羽翼,與維多利亞合體了。
 
  維多利亞張開雙翅飛上天空。白與黑,劍與槍,天使與惡魔,完全相反的二人在雨境之中,於空中的舞台上開始表演了,他們的劍舞。
 
  而我,只可以伸出我的手,伸向他們的舞台之中,卻什麼也抓不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