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之中,一點點的雨水落了下來,像是蒼天之淚,連天也為著什麼而哭嗎?
 
  維多利亞拔起她的劍,指向別西卜。
 
  「你認為你是我的對手嗎?」
 
  「以現在的我來說,的確沒辦法打倒你。但是怎可能未去嘗試便放棄?就算只有萬分之一的機會,我也要打倒你,別西卜。」
 
  「荒謬。」
 


  「Dieu et mon droit.我權天授」金光籠罩著維多利亞,她雙手緊握著劍,把金光流入劍上,雨點滴落在金光上顯得份外虛幻,帶給人一種虛無飄渺的感覺。
 
  「那你便下地獄去吧!」別西卜短槍連發,紫色的光束一一射了過去,維多利亞時而閃避,時而推進,一貶眼工夫便來到別西卜面前。
 
  別西卜張開雙翼,飛上空中,短槍再次連射,維多利亞時而劍擋,時而避開,別西卜則以長槍,轟出一道巨大的紫光,維多利亞一下子便退至幾米外。
 
  別西卜不放過機會,再以長槍狙擊,維多利亞不慌不忙的躲開,沒有絲毫進攻之意。
 
  「你是認真要打的嗎?」
 


  「當然了。」
 
  「那你為什麼一直避開,為什麼不進攻?」
 
  「你也已經說過了,我是不可能打倒你的。所以,一直拖下去,對我比較有利。」
 
  別西卜以槍代答,一束紫光射了過來,直取維多利亞──
 
  維多利亞像是預測到光束軌跡般,輕輕鬆鬆的避開了。
 


  「我說你,為什麼會躲得開的?那麼多發,你居然全都避得開?」
 
  「誰知道呢!或許我,擁有預知能力哦!」
 
  「不對!你究竟是什麼人?我依希感覺得到,你不是一個簡單的人,不對!你還算是這個世界的人嗎?」
 
  「不愧是最強的惡魔之一,居然看得穿!」維多利亞撥著金髮說。
 
  「你,究竟是什麼人?」
 
  「我,只不過偶爾曾經打倒過你一次罷了。」
 
  「不,不可能。至今我未嘗一敗,最多也只是和人打和罷了。你究竟是什麼人?」
 
  「誰知道呢?」


 
  維多利亞……為什麼我完全聽不懂他們在說什麼?不知道,不明白,完全搞不懂。我現在只知道,我必須站起來,保護維多利亞,我一站起來,手左則傳來劇痛,教我坐回下來,要我只可以坐山觀虎鬥。
 
  「高文,為什麼不會幫助維多利亞?」我問。
 
  他依舊低著頭,沒有回答。
 
  「你不是喜歡維多利亞的嗎?」
 
  「你很煩啊!」高文突然大聲咆哮,嚇了我一下。
 
  高文那家伙……
 
  他還是低著頭,沒有說話。
 


  維多利亞解開了馬尾,把一頭的金髮都放了下來。
 
  等等!發生什麼事了?記憶開始重疊了!印象中另一個金髮女孩……維多利亞……啡髮少年……高文……難道維多利亞是……?
 
  不可能,沒有這個可能的。沒有可能的。沒有可能的。我一定是太累了,太痛了,以致出現了幻覺……一定是!我想多了……
 
  沒錯,兩個金髮少女是不同的!那個金髮少女沒有這個那麼高!那個金髮少女沒有這個那麼開朗!那個金髮少女沒有這個那麼強!
 
  沒錯,我只是想多了!
 
  別西卜一槍又一槍的射擊,維多利亞都一一避過,維多利亞像是已經完全看穿了別西卜的思路,拉近了戰鬥力上的差距,不過即使如此,維多利亞也不會是別西卜的對手,因此維多利亞一直在躲避,雖然這樣是打不倒別西卜的,但到別西卜也打不倒她!現在,只是看看誰的體力的耗盡了……
 
  一顆豆大的汗珠在維多利亞頭上流下,汗水與雨水已經分不清了,但是我知道,維多利亞正在喘氣;反觀別西卜,完全沒有覺到累的跡象,是人類與惡魔,是戰鬥力上的差距嗎?
 
  這樣下去,維多利亞肯定必敗無礙!


 
  又一道光束飛過,差點擦中維多利亞的翅膀。
 
  維多利亞……
 
  為什麼……為什麼我會如此的沒用?
 
  要是我有力量,可以幫助到維多利亞便好了。
 
  為什麼我沒有力量……
 
  如果我有力量的話……
 
  沒錯,如果我有那把聖劍的話……
 


  維多利亞……她已經……就算只中了一槍,恐怕也會粉身碎骨的……
 
  所以……請賜予我力量吧……
 
  聖劍!
 
  我伸手向天空……
 
  只有雨水落在我的手上。
 
  可笑,奇蹟又怎會發生的呢?我,只不過是垃圾罷了。一件沒有力量,什麼也做不了的垃圾。
 
  望著維多利亞,我感到了一陣心痛,比起左手還要痛……我的心像是在哭,在哭,為什麼我什麼也做不到?為什麼?
 
  維多利亞又再躲過光束,一陣光束飛過,擦傷了維多利亞左手,手袖上的一小塊也化為了灰,見到維多利亞的傷,可幸只是皮外傷罷了。
 
  輸了。維多利亞已經輸了。已經完了嗎?她已經很累了,剛才一連串複雜的回避,已經用盡她的體力了,再這樣下去,會一槍弊命的。
 
  「嗄……」維多利亞喘著氣說。
 
  「怎了?完了嗎?」別西卜問。
 
  「沒錯。我已經沒氣了。」
 
  「那你不要躲,好好硬吃我一槍吧!」別西卜提著長槍,指向她說。
 
  「我啊,會把全力傾盡在這一擊上,只好用最後一擊來打倒你了。」
 
  「那你試試吧!」別西卜已經好好的描準著維多利亞。
 
  「好……那開始吧!」維多利亞已經張開羽翼……
 
  維多利亞……
 
  「不要!」我大喊。
 
  「Honi soit qui mal y pense.心懷邪念者蒙羞」
 
  劍發出耀目的光芒,刺著我的眼,刺著別西卜的眼,阻礙著他的描準!
 
  「Unicorn.獨角獸」
 
  「呯!」
 
  ……
 
  發生什麼事了……剛才的光太強,我什麼都看不到。慢慢地,我開始重拾視覺。
 
  一片濛瀧之中,我看到了──
 
  別西卜站在地上,槍管上冒著一縷白煙……
 
  維多利亞也站在地上,劍指向著別西卜的心臟……
 
  但是……
 
  但是……
 
  但是……

  微雨已化為傾盆大雨,一一傾瀉在眾人身上。
 
  維多利亞……
 
  失去了頭顱,然後──
 
  倒下了。
 
  ……
 
  維多利亞……
 
  死了。
 
  她,確實──
 
  死了。
 
  我最愛的人──
 
  死了。
 
  死了。她死了。她真的死了。
 
  維多利亞已經死了。
 
  「嗚哇哇哇哇哇!」我不斷尖叫!
 
  一片羽毛飄了下來……
 
  是維多利亞嗎?我抬頭一看──
 
  布倫希爾德,她強忍著眼淚,飛了下來。
 
  維多利亞真的死了。
 
  「貞德,抱歉,我照顧不到維多利亞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高文跪在地上痛哭。
 
  「維多利亞!」我尖叫……
 
  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
 
  為什麼?
 
  我,又一次失去所愛的人了。
 
  維多利亞她死於我的眼前……我卻什麼也做不到……維多利亞……維多利亞……
 
  「維多利亞!維多利亞!維多利亞!維多利亞!……」我斷大叫,但是維多利亞卻不會回到我的身邊。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為什麼我身邊所愛的人總是得到這個下場……是我的宿命嗎?
 
  維多利亞,那個名叫維多利亞的少女確實死了。
 
  我很想……再一次看到她的笑容……
 
  為什麼……
 
  她的微笑,也伴隨著她……離開了……
 
  「我會幫你找到你妹妹的,所以請你來幫助我吧!」記憶之中,回想起我和維多利亞的初次見面,第一次見面,我已經被她那溫暖的微笑治癒了……
 
  「那個人是誰……我不告訴你!」維多利亞最後一次的微笑又再浮現於我的腦海之中,明明剛才還在微笑,為什麼現在只餘下冷冰冰的屍體?
 
  因為這種痛,我忘記了手上的痛,手上的痛根本算不上什麼。我一步一步的走,走向維多利亞──那沒有頭顱的維多利亞。
 
  「亞瑟……你傻了嗎?危險啊!快回來!」布倫在後大叫。
 
  別西卜沒有攻擊我,在他面前,我抱起了維多利亞。
 
  「你又奪去了……我所愛的人呢……」
 
  「……又?」
 
  「我……為什麼你們惡魔總是要這樣呢?」
 
  「……」
 
  「我憎恨著你們。我憎恨著惡魔,我要把你們這些惡魔,全都殺死!」
 
  拋下了這句話,我抱著維多利亞,背向著別西卜,走到布倫面前。
 
  「布倫……維多利亞,她就交給你了……」我說。
 
  「亞瑟……?」
 
  「我,要殺死那隻惡魔。」
 
  「沒錯,我……雖然現在才……但是……嗯……沒錯,我要……別西卜!」高文吞吞吐吐的,最後大聲一句破罵著別西卜。
 
  「我要殺死你!」我和高文異口同聲的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