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刀又再砍來,破開的只有空氣,我輕輕的用劍架開。
 
  她雖然沒有說話,但是眼神卻是如此的堅毅不屈,對著我就算沒有半分勝算,她仍向著我努力的揮出她的刀。
 
  武士刀又再砍過來,我輕微往左一移,避開了她的砍擊,再拉近距離,接近零距離下放出我的劍,黃金之劍停留於眼前少女的臉頰前,幾乎破開了少女那冰清玉潔的皮膚。
 
  整次攻擊大概不到一秒,或者不到半秒,但在這半秒之間已經分出勝負了。
 
  我收起了劍,眼望著這個少女。
 


  經,是這個少女的名字。義是她的哥哥,二人作為武士互相配合,由經來壓制其他人,義來作出最後的一擊,兩人互相配合,可以說是無敵的組合,但是你們為什麼分開了呢?我沒有問她,大概她也沒有打算告訴我。
 
  她又再站立起來,提著武士刀,彷彿在告訴我,再來一次。
 
  好吧。我右手握著劍,等待著她的攻勢。
 
  來了!經雙手握著刀,直線衝了過來。是正面對決嗎?我亦走了上前,右手握著的劍用力一揮,於空氣之中斬出一道黃金的光芒,經低頭,迴避那道黃金的風,用刀往上一揮。
 
  我雙手握著劍,由上而下斬了下去,迎接著那刀鋒的攻勢,刀與劍之間互相磨擦出火花,下一瞬間劍與刀已經分開,再來的是一次,兩次,三次四次的交鋒。每一刀經都傾盡全力,渴望打倒我似的。
 


  儘管她的刀法凌厲,但是……
 
  我用力揮出一劍,經的武士刀便被擊開了。
 
  「你的刀法十分之強,但是缺少了一些東西,你缺少的是力量,或者說是攻擊的覺悟。你的防守十分強,但是缺少了必殺的攻擊。」我說。
 
  畢竟那個少女從來都沒有直接殺過人,就連攻擊其他人的次數也很少,大多來說都是她負責防守,義負責攻擊的。
 
  記得第一次看見他們時,他們的刀法已經非常之厲害了。
 


  記得當時,他們受盡聖騎士的欺侮,被分開的兩兄妹戰鬥力根本不如那些聖騎士。
 
  而我,那時向義伸出了援手。
 
  「你不是聖騎士來的嗎?為什麼幫助我?我可是惡魔的後裔來的。」回憶中傳來義的聲音。
 
  「我呢,可不是聖騎士,反正也不是什麼大人物。我喜歡幫你便幫你了,幫你難道要什麼理由?」
 
  那時候我幫著義直接闖進聖騎士那裡,幫他打敗了那些聖騎士,救出了他的妹妹。
 
  「真的很感謝你……還未開閣下專姓大名……」
 
  我笑了笑:「舉手之勞,不足掛齒。」
 
  「但是我們很感謝你……你的劍法那麼厲害,你究竟是何許人也?」


 
  「你要感謝我的話,便去救其他落難而失散的親人吧。其實,我也只不過是想找人罷了。」
 
  「……什麼?啊……即使如此,我們還想得知你的大名。」
 
  「貞德。」我拋下我的名字便離開了。
 
  經再來的斬擊把我從過去的回憶之中拉了回來,我提著劍迎擊……
 
  柏修斯:發生事故了!卡珊德拉帶著大軍來襲!
 
  貞德:什麼?
 
  「練習終止。」我說,轉身而出,奪門離開了訓練場,走上城堡上的寮望台。
 


  彩虹橋已被塵土染上了灰黃色,霧氣之中已經看到大軍來襲,大概敵人快要攻到來了。
 
  居然派那麼多的軍隊?他們傻了嗎?要迎擊……沒錯要迎擊。
 
  柏修斯:大人,請下命令!
 
  沒錯,要派遣軍隊迎擊,等等,明天我們不是要進攻過去嗎?要保留我們的實力,不對不對,人家都已經攻到來了,我們還不迎擊?
 
  柏修斯:貞德大人?
 
  敵人彷如龍般從雲霧之中走了出來,每個士兵都提著巨劍,直奔向城池。
 
  柏修斯:貞德大人?不管了!
 
  我方軍隊亦於城上作好準備,等待著迎擊之時。


 
  反擊……嗯,沒錯。
 
  「放箭!」柏修斯一聲令下,我軍從城上放出成千上萬的傾盤箭雨,化作銳利的殺氣,直取敵軍。
 
  卡珊德拉沒有命令軍隊停下,反之形成了巨大的魔力障壁,擋下了箭雨,又舉左手,城門突然強行被打開了。
 
  糟了,要攻進來了!我回頭一看,我軍尚未做好準備,有的士兵連盔甲也沒穿好,是我的錯嗎?因為我一瞬間的猶豫……
 
  沒錯,這裡是戰場,一瞬間的猶豫可以令一個國家消失。
 
  亡國就是如此的簡單。
 
  都是……我的錯?
 


  敵軍已經攻到來樓下了,我們已經輸了嗎?
 
  維多利亞……要是你,你會怎樣做?
 
  沒有回答。這是當然的。
 
  我已經……
 
  不對,不可以放棄!
 
  敵軍彷如巨龍盤勢不可擋,來勢洶湧下,準備把眼前擋著牠的一切都吞噬下去,然而──
 
  從天而降的劍,使牠打亂了陣腳,不敢輕舉妄動。
 
  那是黃金之劍,世界最強的證明。
 
  我從城上躍了下來,深呼吸了一下,拔出那插在大地上的劍,說:「想要過去的話,便先擊倒我吧。」
 
  「貞德嗎?」卡珊德拉說。
 
  「怎了?你們有信心可以打敗我,世界最強的騎士王嗎?」我虛張聲勢道。然而,即使是我,也不可能一個人把整個軍隊都收拾掉。目測敵軍總數約數萬人,我軍總數約二萬,實力上已經差太多了。
 
  敵人數量比我想像之中還要多,我們真的有可能回收北部地區嗎?
 
  「我看見了,你們跟本沒有辦法打得贏我們。你們的士兵數量也未免太少了吧。」
 
  「又是你那些所謂的預言嗎?不巧,我們士兵的數量起碼是你們的兩倍哦。」
 
  「是嗎?反正其他人不相信我的預言,不是什麼新鮮的事了。」
 
  「那你們還要來嗎?」
 
  「當然了,讓我看看你們士兵數量是不是我軍的兩倍。」
 
  「哼……那麼首先要打倒我。你覺得要和我戰鬥的話,你的軍隊還餘下多人?餘下五成左右吧,那麼到時我軍被是你軍的四倍了。」
 
  「不要緊,打倒你已經是最好的大獎了。」
 
  「我怕你們犧牲了一半的兵力,還是殺不了我。」
 
  柏修斯:貞德……
 
  貞德:吉爾,你於城上,我給你下指令時你幫我狙擊一下;伊莉莎白,必要時才替我回復;露西,你先待機;柏修斯,你先過來。
 
  「我們不會用士兵直接和你對抗的。」卡珊德拉說。
 
  「什麼?」
 
  「哼……進攻。」她的一聲令下,大軍開始展開了猛烈的攻勢。
 
  什麼?來真的?那麼……
 
  我把所有的魔力凝聚於劍上,黃金之劍在閃耀著,來吧!看看我這一劍能殺掉你們多少人!
 
  「Cali……」當我準備迎擊的時候,從天而降的是黑色的羽毛。
 
  是黑色羽毛。
 
  「別西卜?」我憤怒的說道,邊退後兩步,舉頭一看。
 
  「嘖!別把我和那家伙相提並論。」
 
  那是銀色頭髮的少女,黑色的斗蓬,黑色的頸巾,擁有三對黑翼的浮於天空之上。
 
  「我見過你。」我說。
 
  她沒有回答。
 
  「你是別西卜的同伴吧。你是那四隻惡魔之一?」
 
  她沒有回答,提著雙劍,兩把漆黑的,似是要把其他人吞噬的劍,站在地上。
 
  「我來介紹,她是潘朵拉大人。你的對手是她。」卡珊德拉說。
 
  「潘朵拉……」我咬牙切齒道,除了別西卜外,我另一個要殺掉的人,便是潘朵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