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的刀刃於我眼前擦過,差點割破我的雙眼。正當我忙著閃避時,潘朵拉左手的劍又揮了過來,我只可以以劍擋下她的殺意。
 
  她很強,她的實力甚至可能在我之上。
 
  她以雙劍不斷亂舞,在這黑色的風暴之下我只能進行防守,找不到半點可以讓我進攻的空間。黑色的劍又再襲來,輕輕的割穿了我臉上的皮膚,留下了一個淺淺的傷口。我可沒有保留實力,剛才要是稍有不慎的話,或許我已經人頭落了。
 
  潘朵拉的劍上沒有半點憎恨之情,也沒有任何的感情流露,似是機械一般,單純的執行自己的任務。
 
  正當我與潘朵拉死戰的時候,卡珊德拉的軍隊沒有理會我們,直接攻往城去。可惡……我真的沒有辦法阻止他們嗎?
 


  我趕忙退後兩步,脫離了和潘朵拉的戰鬥,站在一眾敵軍的面前。
 
  「先打倒我吧……」話口未完,潘朵拉已經把雙劍投擲過來,我只好舉劍擋格,下一秒潘朵拉張開翅膀,黑羽化作銀針刺了過來。
 
  正當我想跳起時,才發覺雙腳被污泥抓著,那是什麼?是卡珊德拉的魔法?
 
  「God is with me.我的神,與我同在」城池之上,伊莉莎白替我張開結界,擋下銀針。
 
  「謝了。」我說,但下一秒,數個大漢走到我面前,提著巨劍,巨錘揮了下來。
 


  「不要小看我!Cailburn.石中劍」黃金之劍閃耀著光芒,巨大的光束彷如洪流般斬斷一切,把大漢吞噬下去,巨大的斬擊把眼前的一切都夷為平地。
 
  然而,隨著光芒的流逝,潘朵拉躍了過來,雙劍那恐怖的殺氣似是要把我吞噬一樣。
 
  貞德:露西!
 
  下一瞬間,天空出現了那個半翼天使,天使張開羽翼,放出銀針,逼使潘朵拉後退。要是遲了半秒,大概我已經被那黑劍刺穿了。
 
  「嘖!你為何會在這裡,露西……」
 


  「有什麼問題!」露西打斷了她的說話。
 
  貞德:露西!潘朵拉便交給你了!
 
  擒賊先擒王!我跳了過去,無視潘朵拉,直取卡珊德拉。保護著於珊德拉的是幾個巨人,提著重型武器往我揮了過來。我以劍擋著,一時三刻絕對無法擊倒那幾個巨人的,石中劍還未冷卻,可惡!
 
  貞德:吉爾!
 
  蒼藍的光束從城上狙擊過去,目標是卡珊德拉,沒錯了,把卡珊德拉打倒的話便可以了!
 
  疾風吹過,光束只燒掉卡珊德拉的頭髮。狙擊的機會只有一次,錯過了便沒有另一次機會了。
 
  「好險啊!要是那狙擊手箭法再強一點,那勝利便是屬於你們的了。」
 
  保護著卡珊德拉的數個保鑣都在圍著我,我笑了。


 
  「嗯……哼哼……」我笑著說。
 
  「你笑什麼?」她說。
 
  敵軍已經攻到來城下,和我軍交戰著。
 
  「我說,勝利已經是屬於我們的了。」
 
  「你傻了嗎?」
 
  我笑著,沒有回答。
 
  「看來你一定是傻了,那你下地獄下吧!騎士王!」卡珊德拉舉起她的左手。
 


  「下地獄的人是你!」我說。
 
  下一秒鐘,卡珊德拉的身體便刺穿了。
 
  「……怎會……」她吐著血說。
 
  於她的身後,突然出現了一個男人,那是柏修斯。突如其來的、毫無先兆的站在卡珊德拉的身後。
 
  「κυνέη.冥王的頭盔」柏修斯說。
 
  「是隱形的能力嗎?怎會……」卡珊德拉舉起左手,巨大的衝擊波散了開去。
 
  「pteroeis pedila.信使的飛鞋」柏修斯的鞋上展開了巨大的翅膀,飛上空中,避開了衝擊波。
 
  「嗄……」卡珊德拉還沒有倒下,笑著說:「可惜了呢!我還沒有死。不過你那些武器,是高級品來的吧,居然完全偵測不到你的存在。」


 
  「當然了,那是諸神贈給柏修斯的武器,不過你也不差,還沒死。」我抹去劍上,那本屬於惡魔們的血,走往卡珊德拉:「你已經死了。」
 
  殺氣……是殺氣嗎?
 
  我跳開,才發覺兩把黑色的劍投擲了過來,插在卡珊德拉的身上。要是我沒有避開,那劍便是插在我身上了。
 
  是潘朵拉嗎?
 
  潘朵拉走了過來,說:「嘖……居然是如此的沒用。西部的德古拉是這樣,北部的卡珊德拉也是這樣。」
 
  「你想怎樣?還要繼續嗎?」我說。
 
  「嘖!士氣太低落,先撤退吧。」潘朵拉舉起手,示意軍隊撤退。
 


  「是嗎?你們終於撤退了嗎?」
 
  「嘖。」
 
  「但是……Cailburn.石中劍」我拿著聖劍,化作無比熾熱的黃金光芒,巨大的斬擊,往潘朵拉衝了過去。
 
  「受死吧!潘朵拉!給我下地獄吧!」我衝了過去,還有三步,兩步,一步……
 
  「πίθος.盒子」她說。
 
  無盡的災厄從她的身上散發出來,那是惡魔,是真正的惡魔,是恐怖的存在,我雙腳停了下來,簡直就似是一切的絕望似的。黑暗,死亡,醜陋,絕望,恐怖,一切都不能形容那種感覺……很噁心……
 
  我……在害怕……
 
  於那黑暗之中,我彷似看見了別西卜……很恐怖……為什麼……我不想再看見……恐怖……我……
 
  不對……我……究竟……
 
  我沒有砍過去。
 
  我……
 
  「貞德?」說話的是吉爾,他在我臉前揮手。
 
  「啊……」當我意識到的時候,敵人已經全部撤退了。
 
  我……
 
  沒有錯,那種黑暗,讓我感受到三年前的那種絕望。
 
  潘朵拉……
 
  「發生什麼事了?」吉爾問。
 
  「沒有,只是想到不想勾起的回憶罷了。」
 
  「貞德……」
 
  「我沒事。」我報以他一個微笑。
 
  「抱歉……我又再次保護不了你。」
 
  「沒事。你三年前已經保護了我,不是嗎?」
 
  「不對,保護你的人不是我。」
 
  「不對,要是沒有你的話,三年前我和他都死了。」我笑著說。
 
  我沒有再說,轉身走回城內。 
----------------------------------------------------------- 
  這次我軍損耗不大,反而敵軍士氣減弱,明天,就是決戰之日。
 
  我走進馬糟內,想作最後的準備。
 
  眼看著獨角獸,我的坐騎,我不禁想到我這樣真的好嗎?我真是一個合適的騎士王嗎?
 
  我不知道歷代任何一任騎士王的政績,我只不過是一個村姑罷了,真的有能力拯救眾人?
 
  我不知道,我拔出聖劍來看,我真的是被神選中的人?被神所選中的,是不是另有其人?
 
  突然之間,獨角獸咬著聖劍,強行走了進去。
 
  「啊……啊!」我被嚇倒了,連退幾步,一屁股的坐在地上。
 
  「發生什麼事了?」外面傳來一把聲音,是柏修斯。
 
  「牠突然搶了我的劍,衝了出去,不知去了哪裡。」
 
  「真是的,就算是神獸級,也還只是畜牲啊!連牠的主人都不管,直接衝了出去!」
 
  我笑了笑,或許牠,可能感到了牠真正主人有危險,去救那真正的主人了。
 
  而我,這個所謂的主人,也許只是借來的名號。
 
  柏修斯衝了過來:「要追嗎?」
 
  「不必了。」
 
  「那明天……?」
 
  「我大不了便騎普通的馬,沒有所謂。」
 
  「但是聖劍……」
 
  「我也想看看,沒有聖劍的我,究竟還是不是一個,合格的人。」我笑著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