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朵拉!」高文怒吼著,用巨劍砍向那黑色的少女,即使少女不再是那團巨大的肉塊,巨大的怪物,但她依然是怪物般的存在,單手接下了巨劍。
 
  「嘖……」潘朵拉眼中閃爍著紅光,真紅的光芒隨即射了過去,正中高文的胸膛。
 
  「咳……」高文吐了幾口血的同時,潘朵拉右手一揮,黑劍隨之而下,要把他的首級砍下來。
 
  是撕殺。於吉爾眼中,高文和潘朵拉之間的不再是單純的戰鬥了,而是你死我亡的撕殺,他們之間,大概一定要其中一個人倒下,否則他們不會住手了吧。
 
  面前那血肉橫飛的戰鬥,吉爾感到十分之害怕。是恐懼,恐懼感一直蠶食他的內心。
 


  究竟他們之間打了有多久呢?吉爾可不知道答案,他只知道兩個人也快要死了,隨時下一刻便斷氣了。究竟兩人的執念是如何的強大才會這樣的撕殺呢?為什麼一定要鬥過你死我亡呢?他們之間,是吉爾無法踏入的神域,是他無法理解的地帶。
 
  一道熱血從他們之間飛了出來,是潘朵拉的,還是高文的呢?那道鮮血直接灑落在吉爾的臉上,吉爾沒有閃避,也沒有吃驚,他只是聚精會神於他們之間的戰鬥,他們的戰鬥使他沉迷於其中,他從來沒有轉開過自己的眼睛,生怕錯過了什麼似的。
 
  自己也可以像他們一樣戰鬥嗎?
 
  不可能的,那個叫吉爾的人只會跟隨著貞德的步伐,一切都交由貞德去做就可以了。
 
  可笑,明明自己絕對不想這樣。
 


  為什麼要把那樣大的包袱加諸於那個十多歲的少女身上呢?難道自己就不能稍微幫一幫她嗎?
 
  高文整身已化為血人,但他好像沒有痛覺似的,就只懂得提著劍,一直猛砍潘朵拉。沒錯,在那戰鬥之中,他好像忘了痛楚,就連那失去了的左手也沒有半點感覺,血一直流著,但劍一直揮著。
 
  他是在燃燒自己的性命,把一切都交付於劍之上。
 
  不概是稱為「劍聖」的男人。
 
  絕不會怕事、怕麻煩、把責任推至一個少女身上。
 


  和自己也差太遠了吧,吉爾不禁笑著。
 
  可笑至極,高文還說什麼自己和他很像,那根本就是笑話。
 
  高文又揮出一劍,把潘朵拉砍至重傷,潘朵拉也不甘示弱,又斬傷了高文的眼睛。
 
  「喝……」高文無視痛楚,就算血水阻礙了他的視線,他也不斷舉劍進攻,一步之下,把潘朵拉的左手砍傷,但潘朵拉隨即反應過來反擊,把他的巨劍打開了,插落在吉爾的眼前。
 
  仔細看那把巨劍,那不過是普通貨式的劍,稱不上是什麼名劍、寶劍,只是淡淡的一把銀色巨劍,沒有奢華的裝飾。那劍也許是因為歲月的痕跡,也可能是因為剛才的戰鬥,使得劍上出現了裂紋,潘朵拉或是高文自身的血滲入其中,把銀色的劍染得帶有紅色。
 
  高文即使失去了劍,他仍沒有放棄進攻,他已經豁出去了,一直跑過去,熊抱著潘朵拉,是想要把潘朵拉纖幼的身軀捏碎還是在想什麼,都已經無從稽考了。即使潘朵拉一直用劍猛插高文的後背,高文也沒有絲毫放手的跡象。
 
  「嘖……」
 
  又一劍插落去,高文口吐鮮血。


 
  「……吉……吉爾……你給我聽著……用我那把劍……一劍殺死她吧……」
 
  吉爾懷疑著自己的耳朵,那個高文居然要自己幫忙,要那個沒用的自己去殺死這個連高文也殺不掉的怪物。
 
  「快!」高文用盡全力猛呼,傷口爆裂,口中又吐了血。
 
  要……要去殺死她。這個是命令,也是請求,要去殺死眼前的怪物。
 
  吉爾知道,不管自己懦不懦弱,也要去執行那個命令的。機會只有一次,錯過了,大家都會死在這裡的。但是,他雙腳發軟,花了半天功夫,好不容易才站起來扶著那劍,卻又拔不起劍來。
 
  巨劍的確的很重,但又未至於吉爾完全拔不起來的程度,他只是在害怕罷了。
 
  究竟在怕什麼……吉爾不知道。明明只是走過去,砍一刀便解決了,但為什麼這麼簡單的事,自己居然做不到?
 


 「快點……你真的……真的是那麼沒用的人嗎?」
 
  當然了……吧?
 
  「上呀,不要忘了……不要忘了為什麼自己會踏在這裡……你不是有一個人……有一個一定要守護的人嗎?」
 
  ……
 
  「三年前……你……你可以站出來……為什麼現在不可以?」
 
  ……沒錯……為什麼,為什麼現在會變得那麼沒用呢?明明三年前的時候,自己曾經走過出來,在別西卜面前守護著貞德,現在的自己為什麼只能守在貞德之後呢?
 
  「即使貞德變了那麼強……不代表你要變弱……無論如何,都要守在你喜歡的人……的人的臉前……我……我雖然做不到……但是……未來……可以改變……不……但……」
 
  他在說什麼呢?是瀕死階段所以胡言亂語了嗎?吉爾吸了一口氣,把巨劍拔了出來。


 
  「你……上吧……『劍聖』的……繼承者……你……你有這個能力,你有成為『劍聖』的能力……只是你不肯走上前……罷了……所……所以……上吧!」
 
  沒錯,現在不能退縮,不對,是以後也不能退縮,吉爾舉著巨劍,一口氣衝上前──
 
  「嘖……少……少放肆!」潘朵拉把所有的魔力都放了出來,把高文壓後了,之後趁機衝了上前,用劍斬向吉爾。
 
  「潘朵拉!去下獄吧!下地獄你才會得到幸福的!」高文伸出他的手,用力拉著潘朵拉──
 
  吉爾一劍由上而下斬殺潘朵拉。
 
  血從潘朵拉的身體之中灑了出來,她的絕望伴隨著血都消失了。
 
  死了呢。終於死了,潘朵拉。吉爾心中想到。
 


  做到了……自己終於做到了。
 
  成功了……他望向自己雙手,沾滿鮮血的雙手,但他在傻笑著。
 
  他斬殺了絕望。
 
  「成……成功了……我成功了!高文!」
 
  但是,沒有人回應他。
 
  高文靠著牆邊而坐,笑著,動也不動了。
 
  他不能回應吉爾了。
 
  「高……高文……」
 
  吉爾雙腳無力,跌在地上。
 
  潘朵拉的屍體現於吉爾的眼前。
 
  是黑色的,充滿絕望的屍體。
 
  但是黑暗之中,卻又有點光芒。
 
  黑暗漸漸溶化,一個普普通通的女孩坐在地上,呆呆的望著吉爾。
 
  「可笑的人生呀,一直以為絕望包圍著自己,殊不知道希望一直在絕望之內。」
 
  「是誰?」吉爾驚呼道。
 
  「好了,差不多要開始了,天使長的講座。」她笑著說。 
------------------------------------------------------------------------------- 

  「完了嗎?」
 
  高文坐在地上,望著血肉模糊的潘朵拉。
 
  「是嗎……不成材的他也成材了。那我的任務已經完成了。」
 
  「命運,終於連接了呢。」
 
  「你來接我了嗎?維多利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