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莎白,你究竟是什麼意思?」我用劍指著她,那個替別西卜擋下攻擊的少女。
 
  「連貴為『聖處女』的你,也要背叛王國嗎?」我大喝道,有點把她震懾住。
 
  「那……我……你才是。我問你,維多利亞,究竟是什麼人?你,真的是『騎士王』嗎?」
 
  「廢話,你以為是任何人也舉得起這柄聖劍嗎?可笑,這就是『騎士王』的證明!」
 
  「……那……維多利亞,究竟又是誰?」
 


  「可笑,她就不過是一個普通的聖騎士罷了,她也是我的朋友。」
 
  「可笑的人是你才對!你才不是『騎士王』!你沒有王的氣質,沒有王的風範!你沒有關心著這個世界,你所關心的,就只有你的哥哥罷了。」
 
  「是嗎?那只是你片面之詞!要不是我的話,王軍現在能反攻?能夠打到去這裡?」
 
  「但是……」
 
  「但是什麼?你包庇著惡魔,這又是怎樣一回事?」
 


  「我……我……你的存在,比起惡魔還要可怕。你不是真正的『騎士王』,你……我不知道你是誰,但是我知道你將會影響這個世界,比起惡魔,你的存在還要可怕!」
 
  「所以你就要成為惡魔的同伴了嗎?荒謬至極,難道你就不能信任身為王的我嗎?」
 
  「不。我不會相信你的。我聽到你和別西卜的對話,比起他,你才像是惡的存在。」
 
  「……」
 
  「真的『騎士王』是維多利亞,而不是你,貞德!」
 


  「……」
 
  「雖然我不知道祖母她為什麼會出現……但是……直覺告訴我你不是王……所以,別西卜是吧,和我定下契約,成為我的騎士吧!」
 
  「什麼?」
 
  別西卜愣了一愣,負著傷的他望著伊莉莎白,大概是因為望見她的眼神而去相信她。
 
  糟了!
 
  閃光,他們中間出現了閃光,使得我不禁後退幾步。
 
  閃光過後,只見伊莉莎白站在地上,別西卜不見了身影。只是,伊莉莎白本來銀白色的頭髮中,某幾條髮絲變成了黑色,臉上佈滿了黑筋,雙手拿著那兩把槍,背上出現了黑翅。
 
  聖騎士嗎?原來她也有聖騎士的資格嗎?聖騎士可以和自己的屬下合體,暫時地發揮出越級的實力。但是,我壓根沒有想到,居然會和惡魔合體。


 
  這下麻煩了。
 
  「去死吧,貞德。」
 
  是別西卜的聲音,因為人格太強,所以奪取了伊莉莎白的意識嗎?
 
  「這就是聖騎士的力量嗎?感覺上力量從身體不知何處中湧出來……」
 
  我沒有說話,編織了一把槍攻擊過去。
 
  「I fear nothing‧我無所畏懼」
 
  「什麼?被擋下了?」
 


  在長槍快要攻擊的瞬間,伊莉莎白,不對,是別西卜張開了力場,擋下了攻擊。
 
  「可惡。」我連忙跳開,其後使長槍爆炸。
 
  「成功了嗎?」
 
  別西卜沒有絲毫受傷,他張開了翅膀,飛上天上,其後,雙槍同時射擊。
 
  可惡……不過現在的我可不會再輸給他了。只要去到蒼蠅的死角的話,便無法打中我了。
 
  我是這樣想的,但是別西卜的短槍還是命中我的腳跟。
 
  「嗚……」
 
  我立刻倒在地上,別西卜沒有放過機會,同時開槍轟炸,我立刻用魔力凝聚成了魔彈向著地面攻擊,反作用力推開了我,避過這次攻勢。


 
  「是叫伊莉莎白嗎?不錯,她在幫我觀察著你的行動模式,我不但有蒼蠅了解整個空間架構,又有兩雙眼睛追蹤你的行動,你覺得你還有勝算嗎?好了,這次,下地獄是你吧,惡人。」
 
  「……是嗎?你以為你能擊倒我嗎?太天真了。」我用魔法暫時處理好傷口,麻醉著自己的痛楚,好,勉強能走路。那麼,就速戰速決吧。
 
  「我的力量也許不如你,但是配合她的力量,擊倒你也不是什麼難事,來吧,『騎士王』,傾盡全力而上吧,我再會把你擊潰你。」
 
  「口出狂言,你以為你能打倒我嗎?」
 
  我同時擲出幾把長槍,別西卜以短槍連射紛紛把它擊落,好,計劃之內!長槍發生爆炸,產生了巨大的煙霧。
 
  「呀?只會用小招式,你還真的是『騎士王』嗎?」
 
  我沒有回話。這是我參考著傑克而開發的戰術,在霧中突襲,出奇制勝。
 


  機會!
 
  「Rhongomyniad‧聖槍倫戈米尼亞德」
 
  我用盡全身的魔力,編成最強的聖槍,聖槍的螺旋直取別西卜的身體,黃金之光快要貫穿他的身體同時──
 
  「I fear nothing‧我無所畏懼」
 
  別西卜張開了力場,擋下了聖槍。
 
  「什……什麼?」
 
  「哼,魔力不足了嗎?如果你是用聖劍的話也許傷到我的,但是,沒有魔力的你,注定要死在這裡了。」
 
  別西卜一腳踢中我的胸口,把我擊至數十米外。
 
  「終結吧,為著你的無能而哭吧。惡魔有著不能輸的理由,而你只是個不稱職,不,不是『騎士王』的人。」
 
  可惡……我勉強爬了起來,只叫別西卜施展他的奧義。
 
  「Gala‧暴食」
 
  大殿之中,那些極為細小的蒼蠅組合起來,成為了風暴,再化為一隻巨大的蒼蠅,攻擊過來。
 
  會死在這裡。
 
  沒有魔力了。現在的我不要說聖槍了,最用只能編織幾把長槍罷了。用聖劍沒有魔力的情況下可以砍死那隻怪物嗎?不可能的。那是不可能的。
 
  我握著聖劍,等待著蒼蠅的襲來。
 
  來了,巨大的血盤大口張開,我一劍斬過去,想把牠一分為二時,牠卻自動分為兩半,躲過我的斬擊,其後再化為無數的蒼蠅包圍著我,同時進行攻擊。
 
  「呀呀……」
 
  蒼蠅攻擊力極弱,但是組合起上來卻是無比的可怕。
 
  我用盡全力揮劍,卻無法砍下半隻蒼蠅。
 
  一隻又一隻的蒼蠅往我身上爬,很噁心,但是我又做不了什麼。
 
  突然之間,蒼蠅結成了數隻大蒼蠅,咬著我的四肢,把我壓至牆上。明明是蒼蠅,卻長著牙齒,牢牢的咬著我,其後別西卜用長槍瞄準著我。
 
  躲不了。
 
  「來吧,要結束了。」
 
  「哼,是嗎?真的會是那樣的嗎?」突然之間,出現了一把女人聲音。
 
  「是誰?」
 
  「哼……」
 
  長槍扣下了板機,巨大的紫色光束射了過來,要打中我的頭顱了。
 
  似曾相識的感覺。
 
  「Gram‧樹中劍」
 
  黃金的光束斬了過來,擋下了光束,又斬開了蒼蠅。
 
  「什麼……是你們?」別西卜驚訝道。
 
  沒事了,站在我眼前的騎士說。
 
  「呀……我記得你是……」
 
  「閉嘴吧齊格,現在可不是耍帥的時候。」那把女聲音又再出現,不知何時開始,一個粉紅色頭髮的天使坐在十字架之上。
 
  「布倫……你給我下來,你給我認真點。」那個叫齊格的人說。
 
  「哦……想不到連那個薩麥爾也幹得掉,是你幹的嗎?妹妹大人?」布倫笑著說。
 
  ……
 
  「你們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別西卜說道。
 
  「怎麼了?害怕了嗎?別西卜,你以為他只會出現和你打一次嗎?不要那麼天真了。維多利亞的仇,現在由我們來報!」布倫說道。
 
  「那麼,我們也要開始反擊了,妹妹大人~」布倫飛了下來,用手托著我的下巴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