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不疑遲,我看了看紙條:

明晚十二時在將軍澳醫院門囗等。
記緊來!

同事约我也不用那麼。。。神祕吧。

奇怪,我們醫院有西裝男子的同事嗎?他好像是飄過來的。。。他是鬼嗎?到底明天要不要去赴约?

我心裏有了接二連三的疑問。



晩上,過了一個輾轉反側的晚上,我在想,我應該走去赴约,還是這個是某人的惡作劇?

想着想着,想得累就沉睡了。

明天,將算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日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