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早上回醫生的事大概就不説了。

今天整日都心不在焉似的,思想了大半天,腦也決定不了是去還是不去才好。

放工回家後, 突然心血來潮想看看舊時的照片,開了床下櫃,把照片都抄起來了。

我仔细看着那些在兒時的照片,彷彿整個人生都像一瞬間就過去了。

其實,人生只是一瞬間,轉眼間就過去了。



如果人生是那麼短暫的時候,怎麼不去嘗試,按着纸條的意思,去改變我的一生呢?

就算這張纸條是惡作劇,反正我損失的也就只是車費吧。

十一時,我作了一個改變了人生的決定—往將軍澳醫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