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吧,讓我們把嘉蕾的屍體拿走吧。]

[甚麼?]

隨後,綽言從她的背後中取出一個小提琴琴盒出來。

難道。。。她想把。。。?

然後,她把嘉蕾的屍體拿起,把它擠進小提琴琴盒裏,再把拉鏈拉上。



[你在幹甚麼?]李減除呆呆地問。

[沒有甚麼,只是打算把屍體帶回工作室,要做一些你們不需要知道的步驟而已。]綽言冷冷地道。

?!?!

甚麼步驟?為甚麼我不知道的?

接著,綽言拿起了小提琴琴盒,說要離開,便頭也不回地走到大門離開豪宅。我們倆也紛紛跟著她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