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門外,看見是绰言拿起了小提琴,準備坐在的士的時候,幸好我跟凱晴跑得不算慢,否則。。。這些荒山野嶺,想要一輛的士也很因難。

[等等!]我道。

[算你跑得快吧。]她向我們顯出了首次真誠的微笑。

隨即我們坐上的士上,綽言坐在的士前面,而我跟凱晴坐在後面。。。還有在小提琴琴盒裏的嘉蕾。

到了屯門的工作室裏,綽言帶我們到她的工作房裏。



她的房間裏很整齊,以天藍色作主調,以及最特別的是。。。有一個電梯。而電梯的盡頭好像是。。。無窮無盡的。

更古怪的是。。。綽言自己走上了電梯,還叫我們快上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