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流逝,大約過了十來分鐘,電梯還沒停下來,應該在說,還沒到目的地。(當然,凱睛她仍然還是在抱着我,嘿)

沒多久。。。電梯簡直是衝上雲霄。

媽的,我的腳開始軟了。

不用說,而凱晴她已經害怕得面青口唇白。

。。。



咦,那個不是綽言嗎?

為甚麼她站在雲端上?

望下,凱晴跟我躺着雲上。

這裏到底是那裏?!?!

但其實這裏是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