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凱晴戰戰兢兢地踏上電梯。

看回前面,綽言已經不見了。。。

這刻,我真的被嚇透了。

電挮突然加快了速度。

隨後,電梯的外牆從我們黑色茫茫一片變成了我們能看見外面天藍色天空的玻璃。



咦,為甚麼電梯還沒停下來?

我感覺到有一個人抱着我。。。

是凱晴。嘩,她身子多柔軟。

[冠禧,我有畏高症。。。]她神色慌張地好像害怕得連腳也軟,竟然在我面前跪了下來,緊緊地抱著我。

(我再望後,發現了我們再看不見後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