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一個快樂但充滿血腥的組織-天殺。
無論怎看都會猜不到他們的行動,部署,只因—他們不會一起行動。
「嘿,馬可?」我問?
「是,有新任務!」馬可回答。
「什麼任務?」我問?
「是一個A級的,對方是一個富商。」馬可回答。
「好,等我回來再談。」我爽快回應。
馬可是我的經理人,咳咳.....,我們的總部就是沙田第一城中一間不顯眼的店。
掛線後就收到殺手朋友的電話,哈,沒錯,殺手都有朋友。


「樂神?」他問?
「什麼事,神打?」我問。
「我收到消息說組織想辨一個殺手排名賽,用不同的方式來計算分數後排名,每個月會有獎金收,好好的。」神打說。
「不錯呀,我們的收入都不多,用這種方法可以增加我地的收入,又可以增加我地的工作。」我說。
「是的,有電話,遲點再談,再見。」神打說。
「好。」我說。
樂神,其實只是我的殺手代號,我的真名?
你會害怕的,就是「趙李天」。
都不知道是不是父母想玩我,改一個這樣的名字。
回到店內,客都沒多個...接著馬可在身旁說:「這個任務很好,獎金豐厚。」


「不錯不錯,就計劃下吧!」我說。
「OK。」神打說。
 
<<一個殺手不能像一個殺手>>--孤泣-<殺手系列>
 
2
馬可計劃了殺人的流程,那我也準備我的武器—一個改裝了的背心。
沒錯,這個就是我其中一個殺人的武器,哈,這就是我的作風,很特別吧!
話說我為何會入這行?,就只因為夠特別!
其實都是一個特別的報紙招聘廣告,說無需有特別的技能,只需有勇氣就可以,所以我決定一試,豈知入職竟是殺掉一個人!!


到了那個時候,我不得不孤注一擲,殺一個人其實並不易,因為我入職到現在只是殺了不足十個人,所以收入並不豐厚。
如果你問我本身的職業?其實我只是一個音樂教師,哈,你說好不好笑,一個平平無奇的音樂教師為何要兼職做殺手呢,只因一個字—錢。
因為我本身的職業並不能滿足我的慾望,所以就找一份能賺很多很多錢的職業,而且這份職業要保密,並不能對外宣揚,一看就知這份工作就適合我的。
回到正題,馬可的計劃真是十分順利,不過在到目標的地點,他已被殺,重新一次,是我到的時候已經死亡,是誰殺了他?!!!!!
我環顧周遭,被我發現了一張便條,上面寫著:「surprise,驚喜陸續有來,先來一份,遲點我們一定會見面。天神字!」
幹,這個天神竟殺了我的目標,俗語說有仇不報非君子,我一定要報這個仇。
鈴鈴鈴鈴鈴,「成功完成任務?」馬可問。
「幹,目標已經被殺,快快幫我查天神的底細!」我憤怒地說。
「好,回來再談。」馬可說。
「ok,一會見。」我說。
那我現在唯有回沙田的大本營,構思下一步的行動,還有要報這一敗之仇,天神,我一定會令你死無葬身之地。
回到沙田的大本營,馬可將大門關掉,貼上店舖大洗,提早關門的字樣,這樣也好的,因為這事比人知道的一定會令人驚慌。
誰知一進去,就叫到另外兩位的殺手朋友,嘻,殺手的朋友其實都是一個冷酷的殺手,只不過添上一份恐怖感。
這兩位殺手朋友,其中一位大家都熟悉—就是神打,而另一位,大家知道她的年齡一定會驚訝,因為只是一位小學六年級的小妹妹,她—的代號叫詩。
在這裡的,都是我的朋友,而他們兩個的經理人,分別為倉庫管理員的小倉和為秘書的利嘉。


「是呀,馬可你查到天神是何方神聖嗎?」我問。
「已經查到啦,他是一個叫殺青的殺手組織的核心成員。」馬可說。
「殺青,何時多了個這樣的殺手組織?」我問。
「這個組織都活躍多時,不好再在這個問題上爭論啦。快點討論下繼續的部署吧。」馬可說。
我們將找到的數據加以分折,得出一個結論,就是要用龐大的資源才可抗之。
此時收到總部的通知,要所有天殺的殺手及經理人到總部開大會。
天殺的總部,第一次來,因為我們無論在任何時間和有任何的事都不得到總部尋求幫助,看來這次非同小可。
總部竟然設在人多的尖沙咀,那真的是強大的組織。
到來的殺手,原來都素未謀面,而我們都沒有開始聯天,因已經開始會議。
在平板電腦傳來一把熟悉的聲音,但就曾未見過他的樣子。
「大家好,我相信各位都認識我,不過也要介紹一下自己,因為我們有新加入的成員,我叫壯士。這次叫大家來,只有一件事,但此事非同小可,因為涉及組織各成員的安危,希望各位能夠通力合作,為組織出一份力,以為大家帶來一個安穩的工作及穩定的收入。」
大家都聽到為止一振,因為已經想到會發生一件大事,而且會影響到自己的收入。
平板再傳出聲音:「大家不要害怕,因為我已經與對方的高層聯絡,雙方同意舉辦一場大型的比賽,以決定合併後的路向由誰決定,希望各位一起參與,已令我們組織有一個決策權。」
大家已經在討論日後的事,但在內有一名經理人與殺手則沉思一會說:「那我們會有什麼的對抗以決定決策權誰屬?」
「蟲不知,你問得好,我宣佈一下我們的對抗賽細節,在場的殺手都要參加,而且將分為三組作比賽,兩個為一隊,每組有兩隊,比賽將由淺入深,到最後會以生存的人數決勝負。」


接著又有殺手問:「由淺入深,即是以探索至到殺人都會包括在內?,那之前說的殺手排名又會怎分呢?」
平板一再回答:「迪,你說得沒錯,而殺手排名將會由殺手對抗賽第一場開始後排名,各位要盡力比賽,以爭取更高的排名,再補充一點,排名的高低,將會以大家的對象級數,殺人後被發現的時間,殺人的藝術來定奪,希望各位注意。」
各人已經明白,就開始討論對此事的看法及部署。
到最後,各人都交換電話以建立對話群組,而經理人們都建立另一群組,作對抗賽交換情報之用。
 
<<真正代表殺手的,並不是代號,而是一份代表作----屍體。>>
 
3
九龍塘一座豪宅內
「這裡是我的物業,大家放心在這裡談作戰策略!」蟲不知說。
「勁呀,這裡竟然是你的物業,那你做殺手豈不是為錢?」詩問。
「當然啦,為的只是一陣快感。」蟲不知回答。
「回來吧,大家覺得我們應該怎做呢?」神打說。
「唉,他們的實力都不知是怎樣,可以部署嗎?」我說。
在這個時間,門鈴響了。


郵差送來了一個大包裹,入面放了一個屏幕。
一拿出,就彈出了字幕,上面寫著
「殺手對抗賽資料,分組名單如下:樂神,神打,腓特烈,大佬官詩,蟲不知,雷霆,血洗阿修羅迪,克善,金剛狼,阿道夫。各位將會在稍後的時間收到比賽地點及時間,敬請準時及遵守比賽規則。」
「幹,雖然不知道他們的實力,但他們的名字都夠嚇人了。」我說。
「算吧,既然知道分組名單,快快定出作戰策略吧」利嘉說。
經過一番的討論後,我們得出了一個結論,就是速戰速決,因為不知他們的實力,難以打持久戰。
嘟嘟嘟嘟,門鐘響??
再聽真少少,原來係每人的電話都在響。
我的電話顯示了我們的比賽地點和方式:
地點:觀塘APM商場 時間:10月9日凌晨3時
比賽方法:爭奪商場內比收藏的寶箱(對日後的比賽會有幫助的,比賽前會收到準確資料)
備註:比賽期間可以用武器,請各位準時參加比賽。
「噢,有了比賽時間和地點,現在可以制定策略了。」我說。
「沒錯,小倉,快快查他們的資料,制定對戰的策略。」神打。
相信大家都很奇怪,為什麼不同組織,但是可以查到對方的資料呢?


只因,我們組織後面的還有一個世界性的組織—神行天下。
大部分的資料,都可以在這個組織內查到,因為入面有大量專業級的技術人員。
「他媽的!」小倉爆出了這句說話。
「查到了嗎?」我說。
「對,他們的職業都很特別,加上他們殺的人都太強了。」小倉說。
「這很好,殺了他們就可以大幅度提升自己在第一次的排名。」神打說。
啊,說了這麼久,還沒說我們的酬金在什麼地方得到的—就是全港最大的集團—星雲集團。
好了,下星期就是第一場對抗賽了,要努力。
呀,忘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要趕去朋友的婚禮。  
尖沙咀文化中心
陳可塋和王良天的婚禮。
「天,你終於都結婚了。」我說。
「是呀,何時才到你呢?」良天說。
「哈,我都不知道。」我傻傻地回答。
在此時,有一下槍聲,之後—有一個女的倒地…….
這個場面也有殺手,幹!!!!
「發生什麼事?」可瑩問?
「沒事,等我去查一下。」我說。
「好,快點回來。」良天說。
我走到一旁撥了一通電話給我的經理人—馬可。
「神打,發生了大事。」我快速地說。
「我知道,你那裡出現了殺青的殺手,他們以一般人做警告,要我們作出行動。」馬可說。
「幹,他們那麼可惡,那比賽更加不可以輸。」我說。
「那好啦,我先去觀禮,回來再說,再見。」我接著說。
「好,再見」馬可說。
回到婚禮,豈料…
.
「瑩,你不要有事呀!!!」良天大喊。
「良天,發生了什麼事?」我急問。
「剛剛有槍聲,接著連續都有槍聲,可瑩她…誤中流彈。」良天哭訴。
「那快快送院吧!!」我急說。
幹你媽,竟然不止殺一人,那這次的對抗賽非勝不可了。

<<殺手—不僅要殺人,還要懂得保護自己珍惜的人或事物>>